青春期的情緒管理:SEL教學的3大關鍵

青春期的孩子受荷爾蒙牽引,身心劇烈改變,容易陷入情緒風暴,也常有人際困擾。《未來Family》採訪台北市蘭雅、新民、實踐這幾所將SEL納入課程、也已做出成效的國中,梳理出SEL教學的關鍵。

國中階段的孩子,正式進入青春期,受荷爾蒙牽引,身心劇烈改變,容易陷入情緒風暴,也常有人際困擾。台北市已有學校開始關注社會/情緒智能的學習(social and emotional learning,SEL),嘗試用課程與活動營造多元的學習場景,拼上這塊全人教育中很重要、卻長期被遺落的拼圖。

走進北市蘭雅國中,一組同學正在教室玩「神祕箱」,把手伸進看不到的箱內,猜猜會摸到什麼。幾個人試過後,七嘴八舌討論起剛剛心中浮現了哪些情緒,例如緊張、焦慮、興奮、噁心等。另一組同學則用打氣筒為氣球充氣,要隨時留意、避免氣球爆掉,如同觀察情緒的累積。還有小組正在玩「情緒臉譜」,仔細辨認焦慮跟緊張有什麼差別……。

這是蘭雅國中八年級「情緒課」的場景。課程內容從認識、管理情緒,到抒發、轉化情緒,乃至於衝突管理、溝通與表達,很有系統性。

另一頭的電子飛鏢教室,孩子們正在練鏢,屏氣凝神出手,結果有好有壞。幾回合後,教練開始引導孩子覺察過程中的感受,討論如何調整心態。這,也是蘭雅SEL計畫的一部分。

 

身心愈安定,學習狀態也愈好

「讀國中,最重要的是什麼?傳統的答案一定是升學,但,情緒沒搞定,學習成就也很難好!」蘭雅國中校長李芝安說,近年來,國外重視SEL,台灣也跟上,推動的槓桿點,正是「孩子身心愈安定,學習狀態也愈好」。

目前台北市將SEL納入課程、也已做出成效的國中,包含蘭雅、新民、實踐等,《未來Family》採訪這幾所學校的做法,梳理出SEL教學在台北落地的關鍵。

關鍵1. 回到孩子的需求,「客製化」教學內容。

SEL的核心能力如自我覺察、情緒管理、人際關係等等,固然是教學的「骨幹」,但教學的「血肉」,卻得回應孩子的真實需求,細膩規劃和操作。

比方說,新民雖以「正向人際及生活能力訓練」當課程架構,「但我們特別重視孩子的表達與互動,因為學區內弱勢家庭較多,這些孩子從小疏於照顧、沒有機會學習好好說話,」新民國中校長施俞旭直言。

因此,新民在課堂上安排大量的模擬情境,讓同學試著說出自身感受,也練習跟同學互動。「例如,想約別人看電影,怎麼說比較好?問別人『為什麼line已讀不回』,又該怎麼問?社交技巧的細微之處,有沒有大人帶著練,是差很多的,」新民國中輔導老師許保惠說。

又比方說,蘭雅位於天母,學區內的家庭普遍經濟狀況較優、獨生子女多,怎麼讓孩子更有同理心、更有挫折忍受力、更願意突破舒適圈,就成為關注焦點。

關鍵2. 要「包圍」孩子,課程、活動、社團等等,都是施力點。

四堂到六堂不等的情緒課,固然能系統化的學習,但有正確認知後,還要透過實踐來內化與練習。「所以我們辦很多活動,例如前陣子帶大家去登山,在爬的過程中,踩到爛泥怎麼調適心情?你自己的水快要喝完了,同學還來跟你要水喝,要給嗎?」蘭雅童軍老師張榕庭觀察,現在的孩子舒適圈很窄,光是心愛的球鞋弄髒就是很大的挫折,平日也少有機會跟他人深刻互動,學校能做的,就是盡可能為孩子創造多元的經驗。

蘭雅生教組長林鼎淵進一步說明,SEL要透過不同的生活經驗、多樣的人際互動來累積。比方說,「練電子飛鏢」乍聽之下跟SEL完全無關,「但其實電子飛鏢每一回合只有3枝鏢,要把握每一次出手的機會,也需要不斷覺察情緒、處理壓力,才能好好完成下一次出鏢,還要跟同隊夥伴或敵對對手互動。又比方說,交通服務隊要能忍受他人的『白眼』,也要能居中協調,」林鼎淵說。

新民國中也很善於運用社團。施俞旭舉例,只要察覺到孩子是「容易火山爆發型」,老師就會鼓勵孩子參加運動類社團,例如柔道社、飛盤社等,既能宣洩精力、讓孩子身心穩定下來,也能在教練的引導下學習人際互動,更能在運動技能不斷變好的過程中,增強自信心,有人甚至因而去了日本遊學交流,這對新民的孩子來說是很難得的機會。

關鍵3. 最後也最重要的,是要觸發孩子的動機,讓學校教育成為改變的起點。

施俞旭說,SEL不是教完就算了,而是要讓孩子真正有動機,才能有長期且深層的影響,而其中的關鍵,就是要讓孩子覺得「我能」。「當孩子發現,自己其實可以更好、而且感覺還挺不賴的,他就會願意改變。而學校大人能做的,就是溫暖陪伴、教孩子具體而且可行的方法,」施俞旭說。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48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