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犯了最差勁的錯誤》資深高中老師:「讓學生丟臉的體罰,一點用也沒有!」

當我們看到一個拒學的孩子,卻只用了「以上對下」的威嚴來要求孩子配合,而忽略他的內在需求時,對於一個正在反抗的孩子來說,這樣的方式真的是起不了什麼作用。

常常會有老師問我:「什麼時候開始接觸魔術還有活化教學?」

一個很重要的轉捩點是在我教書的第二年。

 

我是85級公費生,畢業後分發到台北縣立福營國中,第一年我堅持不打學生,因為教授跟我們說:「如果你可以堅持一年不打學生,你才會去嘗試各種的方法豐富你的教學。」

第二年有個學生令我印象深刻,她上學期很乖巧,但下學期變了個人似的,不聽課、不交作業,無論我怎麼鼓勵勸告都無法改變。

我請教80級學長:「如果學生怎麼鼓勵都沒反應怎麼辦?」

學長只笑著說:「不可能,我會打到她有反應。」

我當時聽到沒有特別的想法,後來上課檢查作業她沒有交、考試還作弊,我問她:「為什麼作弊?」她就擺出一副「就作弊啊,要不然要怎麼樣」的態度。

就在那個瞬間,學長那句「打到她有反應」突然衝進我的腦海中,我把她叫到全班面前,跟全班說:「我最討厭的兩件事,一作弊、二不交作業,當兩件事情都犯了,我讓你們看看會是什麼結果!」

 

我不記得我到底打了她幾下,我只記得她背著書包衝出去說:「我不要念了!」

 

隔天,她帶著她姊姊要來理論。剛好她的姊姊是80級學長的學生,學長幫我把事情都處理好了,學生也繼續回來上課。小女生個子不高,一直坐在前面,但她永遠都是側坐。

我安慰自己:「班上很多同學都很認真聽課。」

可是我沒有辦法欺騙自己,當我的眼睛瞄到她側坐的身影,我的心裡就一陣的難過。

於是我下定決心告訴自己:「好,妳不聽課,我就要把課上的很精彩,讓妳覺得只有妳不聽課是很奇怪的事情!」

我開始瘋狂的參加研習、瘋狂的看書收集資料,期待自己的課堂上可以不再看到側坐的身影。

但有次跟同學聊天,我才知道,那位學生其實是因為爸爸生重病了,所以才會性情大變。

 

我頓時覺得自己好糟糕

 

我那時候的心情非常的沮喪,我覺得「體罰」應該是第一年教書才會犯的錯,而我都教第二年了,為什麼還在犯這種錯誤。我生氣到底是因為「她的自我放棄」,還是因為「對我的鼓勵不理不睬」。

我當時的情緒是因為我把自己當作一個「拯救者」,把學生當作一個「受害者」,可是因為冷漠的回應,我就把學生當成一個「加害者」,把自己變成了一個「受害者」,而用了最差的方式來懲罰孩子。

 

其實孩子不是真的想使壞

 

當我們看到一個拒學的孩子,卻只用了「以上對下」的威嚴來要求孩子配合,而忽略他的內在需求時,對於一個正在反抗的孩子來說,這樣的方式真的是起不了什麼作用。如果時間能重來一次,我想我會先想想孩子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我該如何修復師生間的關係。

不知為什麼,最近常想起這個學生,如果有機會,我真的很想跟她好好說聲:「對不起。」

 

 

全文獲《台南家齊女中─黃光文老師》授權刊登

 

Photo:Shutterstock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