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孟昌》和青春期兒女對話:我的結論是,各退一步吧!不要要求他們成為你眼中的「好」孩子

她既然還不確定自己的形狀,我們就退後一步觀察,看她如何「捏塑」自己,但也不要離她太遠,因為她總會試探性地詢問父母是否認可,我們就耐著性子聆聽她的說法,也適時表達我們的想法(不是評斷),讓她可以在與我們的互動過程裡,順利地「轉大人」。

給「不確定自己的形狀」的青春期孩子,多點理解、聆聽與等待

歌手劉若英的〈給十五歲的自己〉中,有一句歌詞這麼形容青春期的少年:「不確定自己的形狀,動不動就和世界碰撞」,把人在進入青春期時的徬徨無助,但又奮力想在外界給的框架下,為自己定位、塑型的傻勁,刻畫得相當生動。

 

最近,我就在小六的女兒身上,看到了這樣的影子。跟家人說話,冷不防的就劍拔弩張,一副既攻擊又防衛的樣子,讓人有點不知如何靠近。但哪天不知怎的心情突然大好,又主動跑來談天說地,直問我喜不喜歡某部動漫?欣不欣賞某種穿搭?好像期待從我的回應中尋求認可與贊同,又讓人陷入了某種尷尬的情境。

一個比較具體的實例是,最近我在她的聯絡簿上,發現老師針對她和同學之間的對話有一些提點。老師希望她講話不要那麼直接,因為那樣很可能會無意間傷害到對方。我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她娓娓道來事件的經過,並且強調那只是她和同學之間開玩笑的話語,老師把它想得太嚴重了。

我在她的聯絡簿上簽名,並隨口說:「老師應該是善意提醒,我們就注意一下。」沒想到,她馬上認為我跟老師站在同一陣線評斷她,立刻擺出了防衛的姿態:「你剛剛都聽不懂嗎?我以後都不跟你講了啦!」還好我的心臟夠強,否則被這突然一擊,玻璃心就碎滿地了。

我清楚知道,進入青春期的孩子,會急著長成自己想要的樣子,但又會頻頻回首,看看父母怎麼解讀她。正是在這種急著往前衝,但又不時回頭看的狀態下,有時會讓自己進退失據,情緒就特別多。因此,我也就開始練習,不要針對她的言行太快給評斷,因為她的內在本身就是個糾結、紊亂的毛線球,她需要時間自我釐清,而我要做的則是更耐心地理解與聆聽。

 

父母眼中的「好」孩子

最近,她在課後美語班常常被留下來補考,我和太太都有點擔心她的學習狀況,不斷在觀察問題癥結究竟何在。「是每次都太晚進教室,以致試題寫不完?」、「還是每次都臨時抱佛腳,以致複習都不確實?」、「或者根本就是教材太難,她很難跟上老師的教學進度?」……。各種臆測在腦中盤旋,但詢問她卻又被全盤否認,真的不知道如何幫她。

她看我最近都在教室外頭等她很久,總會面帶愧色的說:「你等很久了齁!以後可以晚點再來接我,就不會浪費時間了」。有一次,可能是怕我等太久而生氣,一出來就笑咪咪的說:「爸爸,我今天『補考』考九十五分喔!」我當下其實沒有生氣,只覺得好笑又心疼,因為,她是多麼擔心我會對她失望,她是多麼害怕沒有成為父母眼中的「好」孩子啊!

所以,在確認她並非因為怠惰而導致學習成效不佳之後,我也就把焦慮轉換成默默支持、陪伴,心情不再隨她的分數高低而起伏。昨晚,她「照例」又因補考而晚下課了,我只問她:「你還好嗎?」只見她煞有介事地對我說:「爸爸,我終於知道我為什麼最近每次都要補考的原因了,原來我的準備方向錯誤,每次都只注意背單字,卻忽略要留意每個單字在使用時的例句,老師都會從那裡出題」。

我笑著說:「這樣啊!那下次準備的時候,可以換個方法試試看」。這可是她摸索了好久,在學習的歷程中不斷「鬼打牆」而得到的結論,我不再評斷,就只是理解、聆聽並等待。還記得騎車回家的路上,她在後座迎著晚風,輕輕地哼著歌,突然發現,青春期的孩子其實也很可愛。

很多人在回想青春期的自己時,常會用「青澀」二字來形容。青澀的果實,不再是稚嫩的種子,需要全心的呵護,但又尚未成熟,因此也不能全然置之不理。如何拿捏與青春期的孩子的距離,對父母真的是個考驗。就我和女兒的互動經驗,我的結論是,就「退一步」吧!

她既然還不確定自己的形狀,我們就退後一步觀察,看她如何「捏塑」自己,但也不要離她太遠,因為她總會試探性地詢問父母是否認可,我們就耐著性子聆聽她的說法,也適時表達我們的想法(不是評斷),讓她可以在與我們的互動過程裡,順利地「轉大人」。

如果能在親子之間拉出這樣的彈性空間,或許,那個動不動就和世界碰撞的孩子,某天在你眼中,就突然變可愛了。


作者簡介│吳孟昌

六年級生,現為大學教師。在學習親子對話、與人溝通的過程中,深覺安頓自我的內在,比鑽研外在的形式、技巧更為重要。深信唯有關顧好自己的心,才能與他人及世界產生美好的連結。

 

Photo By:shutterstock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