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威斯康辛大學河瀑分校校長范蓋倫:數位翻轉教學,學生主導學習

數位時代從不同面向改變教學樣貌,老師教學或處理學生事務的反應也要更快,老師在教學的過程中,自己也在學習。

2019年9月,《華爾街日報》公布了一份「高CP值美國大學」排行榜,有趣的是,前五名的大學沒有一所是常春藤盟校。

和耶魯大學並列第8名的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河瀑分校(UW-River Falls,公立大學)校長范蓋倫(Dean Van Galen)從事教育工作超過20年,2019年9月來台參訪,接受《未來Family》的訪問。

他認為,河瀑分校能夠成為學生心目中的「高CP值」大學,除了學費和私立大學相比便宜很多之外,更重要的是,學生可以獲得的資源和嘗試的機會不比名校來得少。

 

重視團隊合作,不要以自我為中心

河瀑分校非常重視國際學生,會安排各種融入美國社會與校園的活動,展現校園一家人氣氛,並重視少數人、照顧到每位學生的特別需求。

和美國所有大學一樣,河瀑分校的校園活動非常多元。尤其學校位處小鎮,和周邊社區的連結很緊密,學生將所學直接回饋社區,「人」的互動更多。這也是現在普遍大學看中的學生特質之一。

「除了基本學術背景之外,學生的工作道德和態度也很重要,絕對不要覺得自己應該要得到什麼,」范蓋倫強調,在團隊合作中,學生能不能有彈性的調整做事方式、與同儕相處,共同完成一件任務,是必備能力。

范蓋倫特別談到數位時代對現代大學教學及學習上的改變:「數位時代從不同面向改變教學樣貌,」即便在美國,師生互動本來就多,他觀察,現在的教學現場氛圍,還是跟過去大不相同。

 

大環境徹底翻轉,老師面臨更多挑戰

「像是翻轉教室」(flipped classroom),范蓋倫舉例,從數位時代延伸出的創新教學理念,強調從學生出發,讓孩子從上課前的線上/非線上多元自學、課堂上的互動,再到課後的延伸學習。學生自己掌握教材內容,提出問題、探索,和同儕腦力激盪,這樣的能力培養很重要。

「以前的學生就像一個空的器皿,坐在教室裡等待老師教他們該學什麼,」范蓋倫表示,但現在的學生需要的是老師擔任「引導」的角色。因為他們比過去更知道如何表達自己,透過各種數位平台,讓自己的聲音被聽見。

而大學老師教學核心思考是:「我能做什麼來幫助孩子學習?也更希望學生擔起主導學習的角色」。數位時代造就學生不同的處事態度和行為模式,范蓋倫認為,這直接影響教育大環境徹底翻轉,老師的確比過去面臨更多挑戰。

學生數位新能力和想法差異帶來驚喜

現在老師傳達訊息給學生,變得比以前複雜很多,因為學生接收資訊的管道多了Instagram、臉書、推特這類社群媒體。「我們還得提醒學生收電子郵件,」范蓋倫提到,新舊世代使用數位工具有落差,差點溝通不良。聽起來雖然誇張,但的確是目前大學現況。

學生的數位新能力和想法差異,常帶給師長新的「驚喜」。范蓋倫特別舉例,有一年威斯康辛州的冬天特別冷,差不多零下30度,他還在思考該不該全校停課時,電腦螢幕突然跳出一封學生聯合簽署的線上請願書,要求校長明天停課。這讓他深刻感受到,現在的學生處事不但更主動積極,也懂得借助群體力量為自己爭取權利。

相對的,老師教學或處理學生事務的反應也要更快,范蓋倫對於這樣的轉變給予肯定,「老師在教學的過程中,自己也在學習。」

 

高CP值美國大學調查

《華爾街日報》「高CP值美國大學」排行榜,除了麻省理工學院排名第三之外,其餘四所分別是兩所軍校、一所宗教大學,和一所公立研究型大學。而這些學校在整體全美排名,卻介於80~270名之間。常春藤盟校像是耶魯大學和哈佛大學,在這份排行榜上分別排名第8名和第13名,賓州大學則是落在排行榜「中段班」之後。

這份排名是《華爾街日報》和合作夥伴《泰晤士報高等教育》在過去兩年內,針對全美17萬4千多名大學生進行調查後獲得的結果。問卷題目包括:「如果可以重來,你還會選擇這所大學嗎?」「你就讀的大學是否讓你覺得身邊充滿可以激發潛能和動力的優秀同儕?」等等。簡單來說,學生是否認為在目前就讀的大學裡學習,可以為將來的工作、薪資、能力等各方面加值。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48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