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和青少年孩子的溝通,發現瑞典人對話中「冷場」的優點

負面情緒容易讓我們提高聲量,而提高聲量只有讓家人之間更聽不到彼此的聲音。所以留白,冷場,給自己和孩子們一些反應時間緩衝長智慧;提問,跟孩子一起找答案。

和瑞典人說話時,在你說完一句話之後瑞典人通常繼續直視看你,停頓個三五秒鐘後再接話並不奇怪,因為他除了不確定你是否說完了你要說的話,也是為了消化你說的話。對番薯媽我來說,瑞典文慢慢講正好,非常速配我不總是為瑞典文而敞開的雙耳。殊不知,久而久之,我無意間察覺到「冷場」的好處,尤其適用於現在大孩子講話愛反諷開玩笑的語氣。

前不久,辰辰和同學相約去室內彈跳運動中心玩,回家後跟妹妹對話間,隨口而出的丟了一句酸酸的話,我聽到的部分是「...反正馬麻現在都不幫我出錢了!」當下冷場了幾分鐘,番薯媽我又有氣又對拖延已久沒好方案的零用金問題還攤手中,用開玩笑的口氣回答兩姊妹,「甚麼馬麻不出錢,接送你去運動中心玩不用油錢嗎?媽媽的時間用來接送你一個人去玩耶!」

一般家庭有年紀十六歲以下兒童的,瑞典社會福利按月撥款每個小孩台幣四千元左右給母親(或提出申請給父親或各半)兒童津貼。之前文章《每月政府補助孩子4000元,是愛他還是害了他?》就提到過關於瑞典社會對照護育兒家庭,並培養孩童獨立成長的配套制度。平常在一般商店看到十歲左右的孩子自己用銀行卡買單付款的現象並非稀有,只是親子之間面對孩子理財觀念,家長掌控還是放縱,而孩子是得以早早學習獨立還是濫用得以不負責任的經濟自由,都還需要大人一路陪伴的對話與關懷,相關內容請參考之前文章《語言文化塑造社會成規,但不足以影響父母持續關注孩子的適性發展》。而且不要總以為孩子還小,當孩子開始會損壞物品時,其實就可以開始灌輸愛惜物資的價值觀念。

兩三年前我們就用歷年回台灣過年收到的紅包袋幫孩子們設立了各自的銀行帳戶,在瑞典,11歲可以申請持有提款卡,13歲時銀行也寄通知單告知可以持有線上銀行讀卡機,自主各項網路銀行服務,甚至銀行提供的手機App也都能便利查詢帳戶金額,輕鬆轉帳付款等。

運動中心事件那天,我覺得有必要和女兒聊聊,我說:「辰辰,妳要不要再想想妳今天說馬麻不幫妳出錢了的那句話?當時如果媽媽就說好我幫妳出,那我是不是變成欠沒去玩的弟弟妹妹錢了呢?」辰辰原本直視我的眼睛低垂了下去。「像今天這樣的情況,妳自主決定約了同學,雖然是有問過我們,但是妳是知道妳能支付才約好同學的不是嗎?當姐姐的自己去玩回來,還在弟妹面前講這樣的話,很好嗎?」

看著滿13歲的孩子快要無地自容的樣子了,我抱著她輕聲說:「妳開始學習管理自己的財務慢慢來,妳也知道把拔馬麻都還可以檢視妳的銀行帳戶,將來對自己的選擇決定負責很重要,以後妳和同學朋友相約出門只會有增無減,能夠學會對自己負責最好,再進一步能夠不私心的想到弟弟妹妹,真有困難的時候,把拔馬麻當然永遠都會看情況盡力幫助妳。更何況,看看長這麼大了乖巧又懂事的妳,很快在不久的將來,就換你們來協助把拔馬麻面對未來的世界了,你會嗎?」

台語俗諺說:「生囝師仔,飼囝師傅。」,生孩子不簡單,而教養孩子更是給父母日夜不間斷的考驗。我們或許無法隨時對任何狀況都能在孩子面前當下回應恰當,因為「耳仔生兩葉,家己看袂著。」就算是為人父母之後,自己的缺點,孩子的缺點,都會在一次又一次與孩子們相處的過程中出現然後修正,親情也就在這些對話中點滴積累,手足之情於是乎著痕生根。大姊要當榜樣,老么當小霸王和中間的孩子最能自己獨處,同在一個屋簷下,意見不合是常態,就是夫妻之間也會吵架,更何況和大小孩溝通。

負面情緒容易讓我們提高聲量,而提高聲量只有讓家人之間更聽不到彼此的聲音。所以留白,冷場,給自己和孩子們一些反應時間緩衝長智慧;提問,跟孩子一起找答案。看著身高都比我高了的孩子,當媽的已經不符合高高在上的角度,要讓大孩子願意聊更不需要教訓這樣的姿態,因為讓孩子總是碰壁的對話,不就變成了話不投機半句多,反而成為爸媽們的噩夢!看到前兩天北一女學生輕生的新聞,真讓人扼腕嘆息,親情之間的愛與被愛真的不是那麼想當然爾的容易的呀!

照片提供:番薯媽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