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人父母應該很像職場上當經理人一樣,差別在多那麼一點耐心傾聽和無私分享

鼓舞孩子轉念的一句話,如果不是自身閱讀所得,就在成長階段中我們不經意說出的一句話或是一個故事裡了。

十八年前,和外子兩個人的財務經濟都是紅字的時間點,憑著他研發的產品、銀行買單的營運企劃,和之前幾年建立算是良好的行銷通路,我們就這麼開啟了同時經營公司與家庭的夥伴模式。辦公室內,外子設計研發包業務和聯繫上游廠商,我負責網站設計行銷和會計兼業務,家庭中我主廚他跑腿,我安排孩子們的教具禮物活動計畫,他陪讀陪玩之外活動中主要扮演掌控時程要角。十五年間,三個寶貝禮物加入我們的生活,因為他們,我們把舊房原址變新屋,銀行存款由紅轉黑,瑞典台灣兩地情牽意長總相連。如果把每個家庭的組成和每個公司的營運相比擬,孩子來報到的那一天就是雙親驗證家庭營運企劃的時刻,正如公司產品之於經營者,父母也必須具有基礎技能智識,多方了解孩子個性,好比經營者之於產品特性,才好行銷發展該產品到市場上,而孩子有父母的引導開發,較能生存適應於社會上一樣。

 

痛恨與愛意等情緒都是因為在乎才會有所感受

都說孩子小的時候問題小,長大以後問題大,進入青春期的兩姊妹自從前不久對同學間人際關係的小抱怨,到最近表達情緒顯現多出厭惡、憎恨與打抱不平的闡述,番薯媽我感受孩子從小跟進跟出的只是加減處理孩子們一些哭鬧小事,到現在變成蠻常需要引用儒佛思想,甚至孔孟老莊哲學的輔導大孩子和維持自己為人父母心境的平衡。

前幾天已經聽讀國一的老大說到一位疑似霸凌其他同學的M同學時,敘述的口氣已經到紅眼加冒火花的神情,一邊開車的我讓她盡情說個痛快之後,嘗試著告訴她,痛恨與愛意好比一根棍子的兩個極端,因為在乎,你才會感應到這兩個極端,如果不在乎,那就只是一根棍子無意間左右揮舞在你視線所及之處罷了。這讓我想起那次準備晚餐前,和二女兒走路到村裡的商店採買洋蔥的事件...

傍晚下班後和二女兒帶著家犬散步五分鐘能到的小商店,女兒和狗狗在商店外等候,我則快速選購缺少的蔬果。結帳時和點頭之交的收銀員問候之外,排隊結帳在我之後一位我不認識的婦人,讓收銀員沒給我收據前就繼續結帳她的採買。當我裝收我的貨品的同時,收銀員才伸出手問我要不要收據,也沒聽到我說不用的還一邊結帳著,給我收據的手也直通通的不收回。我放進最後一樣物品進購物袋時,索性就從收銀員的手收下收據,沒想到該婦人丟出一句話說:「拿個收據你也需要想這麼久啊?」當下我也很自然笑笑的回答說:「讓她手伸這麼久我不妨收下無所謂的。」出口自動門就在我身後,轉頭說了一聲再見,沒理會那婦人還機哩咕嚕說甚麼的,我會合了女兒就一起走回家了。這一幕直到晚餐後安頓孩子們上床睡覺,我和外子聊起來,落腳異鄉身為第二公民的現實,無形的種族強勢突然排山倒海的擊潰第三世界島國小民的自尊。只是,自己分析了我可能做的不同反應,最後確認自己當下其實做了不在乎的最佳境界反應–--無為,好像我家把拔安慰我的話,「當晚不幸遇到了一個瘋婆子。」

 

父母給孩子的愛和信念,就在傾聽與分享中

其實多數瑞典人都是寡言少語的,這也是為什麼我會跟阿逗仔老公提起這件事,而習慣了當地人多數避免衝突的慣性,我當下因此完全沒有不ok的感覺。然而自尊受挫時,還懷疑自己難道像瘋婆子婦人說的,我連生氣都像恐龍要等過一個晚餐後才會反應。這事件隔天剛好在送老大去課後活動的車行中,在她怒罵她的M同學之後,我決定與她分享。當我講述完時,我問女兒:『妳覺得我當下應該變臉反問那婦人「啥?妳說啥?」的挑釁,在商店當場跟那婦人起爭執嗎?』女兒想了三五秒後說:「要是我我可能會,可是我是青少年,馬麻妳不是,妳的做法是對的,妳又不認識她,白白浪費時間吵架,不值得。」

慶幸孩子們在學業上到目前為止都很自律地算是名列前茅,但是人際關係反而是煩惱他們比重上明顯偏多的議題。番薯媽我少年喪母,青年失父,自己跌跌撞撞的青春歲月幸虧有親姊姊五位相互扶持,有好朋友在人生旅程中上車下車的短程或長程相伴,為人父母後跟異國文化伴侶不管在貿易事業或是家庭生活上,面對孩子好像討論我們的產品一樣,只是孩子們需要感受更多父母的在乎傾聽和生活分享,因為孩子們一生需要的愛和信念與自尊心的建立,可不像收到訂單出貨收帳之後就功成圓滿。

人的一生不管身處何地,都會遇到意料之外揮舞面前的棍子,你永遠不知道一個靈魂在脆弱的時刻,鼓舞孩子轉念的一句話,如果不是自身閱讀所得,就在成長階段中我們不經意說出的一句話或是一個故事裡了。

照片提供:番薯媽文瑄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