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戶外教育家:只坐在教室裡學習,就像讀食譜書卻無法烹煮品嚐食物一樣

瑞典人重視戶外活動,享受親近大自然這個廣大無垠的教室,尊重地球萬物的生存平等|教養好文就在未來親子

住家辦公在市郊的我們,送孩子們進城上課後體育活動課後,鄰近的超市賣場便是番薯媽我在全職工作家庭之中,善用等待孩子們一個小時課程的零碎時間,一週一次大採購的好去處。今天在賣場又看到一位爸爸,手裡抱著看起來是出生沒幾天的小嬰兒一邊採買中。一張不比葡萄柚大的臉龐上,視力不及幾公尺的可愛眼珠兒依然轉呀閃的,就怕少看了賣場架上五顏六色的各式蔬果。

瑞典人對孩子們不輸在起跑點上的定義,因為森林寬廣又親近的便利,潛移默化之間在很多親子教養價值觀念上是比較回歸人類動物屬性的,和都市叢林的台灣孩子偏向人類社會屬性的不輸在起跑點的概念可以說是大相逕庭。在瑞典,不管氣候是零上或零下30度,出生幾天幾週的嬰兒,父母親都理所當然的帶出門徜徉天地之間,嬰幼兒一歲以前得以到戶外接觸外界與否,攸關人體的各項官能發展至鉅,這個起跑點或許也是瑞典孩子獨立早熟的緣故之一。

我們家的海盜爸只有個大他九歲的姊姊,因此他的童年時光放學後大部分時間是獨自在家門外的遊樂區和球場,寒暑假則是在湖邊森林裡玩耍度過的。有一次在我們兩人的早餐時間中,看著當年市場上剛推出不久的自動割草機在院子裡辛勤工作時,聽見兩隻停在枝頭上的鵲鳥嘰哩咕嚕的,互相你來我去地吱喳不完,海盜爸神色自若地對我說:「那兩隻鵲鳥八成在討論著我們的割草機,牠們對這新玩意兒很好奇地在交談研究著呢!」

番薯媽我有一點小震撼地心裡OS:「不會吧,要是說老夫老妻的沒話好聊,也不用這樣硬掰擬人化敘述文句呀!」,然而當我觀察他兩人四目相望兩三秒後,發現,年近五十的海盜爸自然地脫口而出對鳥叫聲的反應,是認真地等著我回應的註解!大姑和她先生更是能夠光聽鳥叫聲就能分辨出鳥名來。平常番薯媽若是聽到鳥叫聲,頂多反應「啊,好聽!」然後抬頭看不到唱歌的鳥也就作罷。

海盜爸除了擬人化鳥叫聲之外,我們帶狗踏青時,遇到鳥叫聲急促又頻繁地,他竟說:「鳥兒們在互相告誡有狗靠近,我們這不速之客激怒了牠們!咱們快走吧。」通常海盜爸說的話我從不照單全收,但是次數多了,番薯媽我不由自主地回顧比較,大自然萬物在我生命中的比例跟海盜爸的相比,我不禁自問:What have I missed?

晚餐桌上,我們一如平常地傾聽孩子們搶著訴說他們的一天。「我們今天上戶外數學課!」二年級的弟弟說。因為老大三歲幼幼園時就有戶外數學課的照片,是孩子們每個都穿著厚厚的連身羽絨衣,圍著一棵大樹,思考著老師提問問到要如何比較出一棵棵圓圓的大樹,哪一棵樹幹比較粗。番薯媽我印象還很深刻,所以不訝異地要弟弟描述他的戶外數學課玩了甚麼好玩,他老弟又學到了些甚麼。

再另外一天,老師在學校教學部落格裡波了幾張孩子們上美術圖畫課,而照片裡是一個樂高小人有的站在石頭上,有的掛吊在樹枝上。弟弟回家後轉述了他們那天上課主題是戶外攝影,老師出題要小二生們拍出〝樂高社會〞。我們這村莊裡的唯一一間小學,校舍後方是一整片的綠地和森林,前幾年去接孩子們放學時,仔細觀察就可以看到樹林間好幾處孩子們蓋的小樹屋,而學校每堂下課時間不管寒暑,都強制學生必須到戶外去。

過沒幾天晚餐間,換六年級的二姊說,他們也上戶外數學課。六年級的數學,這就讓我有些好奇瑞典戶外教學如何帶動12歲的孩子們上森林進階數學了。老二稍不耐煩地敘述,老師如何出題要他們撿樹枝和毬果,排列幾何圖形,並分組創意呈現分數值等。


瑞典幼幼園、國小和課後輔導教學大綱這麼寫著:學校規章法令(2010:800)明定,學校教育主旨在幫助學生獲得和發展知識及其價值。 學校教育更是促進所有學生的發展和學習,以及終身學習的好學求知素養。

 瑞典在80年代初啟動了來自英美的戶外教育風潮,第一間野外教學學校成立於1982年,隨後在1985年野外教學學校協會第一屆年會在哥登堡市的自然歷史博物館召開,這個協會 (註一) 通常隸屬於所在地行政轄區的政府單位之下,扮演著輔助該轄區內各級學校,引導宣揚並激發在傳統教育體制學校內的老師和學生們,如何實踐協會的格言口號〝在戶外自然吸收學習〞(Att lära in ute)

該協會強調透過人類感官在大自然中的反應,親身觀察周遭的植物昆蟲互動的現象,領會人體透過視覺聽覺和觸覺等在所處環境的當下,反觀自身存在並建立與大自然生態永續相互學習的價值觀。協會中倡導戶外教學的學者之一在其出版的書籍中說道:「坐在學校教室裡學習校園外的一切,就好像讀食譜書卻無從著手烹煮和品嚐食物一樣。」(註三)

此協會自1986年以來,目前有全國各城鎮95所野外教學學校為會員,並且接受個人加入,會員每年享有協會出版的季刊,另有出版品提供教師們針對學校各科目,設計戶外教學計畫等。

番薯媽記憶猶新,孩子們回家來述說學期中的某一天,野外教學學校的某老師帶著全班師生到校園旁的森林裡介紹各類樹種花卉的名稱及其生長特色,辨識觀察野生昆蟲並趣味問答關於樹啊花草小蟲子的一切,當然他們也可能看到了小鳥甲蟲屍體等。

相較於坐在四面混凝土牆內的教室,透過學習大地之母提供給我們的戶外環境,孩子們除了自然而然的活動筋骨,也因為認識學習與人類並存的各種生植物,無形中滋養關切愛護環境的價值觀,而藉由在戶外環境中的發現與探索,孩子們得以自發性的提問和解決完成教學習題,這樣的良性循環更容易激發出人類創新發展在地球環境上與萬物永續共存的未來。

我永遠記得自己生老大出院時在醫院看到的一景(註二)。我們一家三口在等電梯下樓時,電梯前一位瑞典媽媽獨自揹著媽媽袋,一手提著汽車座椅提籃裡她的新生寶寶,一手按電梯獨自產後出院的景象。瑞典媽媽們對於生產這件事,比較獨立勇敢是怎麼一回事?在瑞典生活18年來,加上觀察我孩子們的學前和國小教育,我相信瑞典媽媽看過各種生植物生死循環的次數,絕對是比番薯媽我自身在台灣的成長經驗多上幾十倍的,這包括了我自己住瑞典之後也才體驗到的家貓野獵獻寶 – 家門口常常出現剩沒幾口氣息的小老鼠或小鳥,甚至被吞食後只剩下貓不吃的腎臟器官,番薯媽和海盜爸就不只一次地,和孩子們在院子裡為尚留全屍的小動物舉行葬禮儀式。

瑞典媽媽除了接受一般學術教育,親眼看過母貓分娩、騎馬、抓蚯蚓釣魚、划船滑雪海泳等水上及戶外活動,還有親近牛羊馬兔子和雞啊鴨的等等,是很大比例的瑞典孩子從零歲開始的成長過程中很司空見慣的日常生活,因此思辨自然萬物存在的因果循環,也絕對是比番薯媽而立之年以前來的多體悟與經驗的。差異無他,正是瑞典2/3的國土面積是森林地的自然環境之賜,人們得以習以為常地看到聽到觸碰到地感受周遭萬物,反而人類,除了上班上學之必要,其他時間是可以不會天天有接觸交集的。

而瑞典人重視戶外活動,享受親近大自然這個廣大無垠的教室,尊重地球萬物的生存平等,是否也間接地促進了瑞典人開放心胸重視人權,發展男女平權的社會的很大背景素養呢?! 我們都耳熟能詳的格言說道:「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這句話,是否也可以如此衍伸說明:傳統課室內黑板書本講義的教導都不如走出教室外,讓人體五官感知甚至第六感都透過取材自戶外環境以反映設計教學主題,進而激發師生共同創造求知的學習力和素養呢?!

*****

註一:瑞典野外教學協會簡章:
www.naturskola.se/wp-content/uploads/2018/04/naturskolan_folder_2012_03.pdf

註二 :瑞典醫院產房部門在生產後,50%以上的產婦選擇在兩天內回家不住第二晚。(http://www.regionhalland.se/vard-halsa/hitta-din-vard/kvinnokliniken/forlossningsavdelningen-och-bb/tid-att-foda113/)。

註三: Lättman - Masch & Wejdmark (2007)此書中之原文: ”Att sitta inne i ett klassrum och läsa om livet utanför är som att läsa en kokbok utan att få möjlighet till att tillaga och äta maten” (s. 11).

 

Photo By:番薯媽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