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歲守寡還照顧五個孩子,她考取台灣第一位女中醫執照

有時候,孤兒寡母總會遇到親戚的欺侮,或遭到鄰居的冷言冷語嘲諷,阿娘總是咬緊牙關,忍耐下來,身為一個母親,無論吃多少苦,都更想要把孩子拉拔長大。

文/莊壽美

阿爸離世時,阿娘才二十六歲

阿娘17歲的時候,在阿公明快的決定下,1個月內就相親結婚了。婚後第一年就生下大姊安繡,一直生到阿爸病逝,爸媽的婚姻生活只有短短的9年,她偶爾在心情沮喪時,才會嘮叨念上兩句:「結婚9年,頭尾算算月經只來過五、六次,其他的時間幾乎都在懷孕、生孩子當中過的。」難怪她會埋怨,9年就生了5個小孩,但是她回憶起來,還是會說那是一段甜蜜的家庭生活,他們算是婚後才正式談戀愛,這種愛讓她日思夜想、難以忘懷。

阿娘才20多歲,生得多又生得密集,每個孩子都很年幼不好帶,可想而知她的壓力與負擔是很大的。當她懷最小的弟弟時,阿爸的健康開始出現狀況,時常對她說他感覺很疲累,感冒、咳嗽、肩膀疼痛接踵而來,去檢查也查不出病症。1945 年,她在無意間用手摸到阿爸脖子上有一個淋巴腫的顆粒,那時阿娘並不知道是什麼毛病,等做完病理檢查,報告還沒有出來前,阿爸最後因為肺癌離開人世。那一年,他才30歲,而阿娘也才26歲,都很年輕。

 

媽媽堅忍奮鬥的背影,讓我們更感念她的用心良苦

每回提及阿爸病逝的事,阿娘就會想起她那段不想獨活,也沒有希望可以活下去的日子,那時候她一直有悲觀想自殺的念頭,但為了生活、兒女,又不得不勉強辛苦的接下很多工作來維生。除了4個幼小的孩子,又懷了一個僅有3個月大的遺腹子,一些親朋好友勸她把孩子打掉,另外再找對象嫁人。

不過,她都含著淚水婉拒,她是一位中國傳統的三從四德女性,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在婚姻歲月裡都在生子、照顧先生,加上孩子多,男性對象可能會有意見或有私心不會真心相待,所以她對婚姻不再有憧憬。有時候,孤兒寡母總會遇到親戚的欺侮,或遭到鄰居的冷言冷語嘲諷,阿娘總是咬緊牙關,忍耐下來,好幾次心情低落,快熬不下去了,看到清晨的小草沾上的露珠,迎風而立,她當下感受到:上天都有好生之德,連一枝草上都有一點露,何況身為一個母親,無論吃多少苦,都更想要把孩子拉拔長大,這才積極的去面對眼前的種種難題。

就像她為了改變生活,想考中醫,每天忙完了,就抓緊時間看書,一手照顧坐在腿上的弟弟,一手將書本用電線綁在豎起的洗衣板上,隨時隨地只要有一點點時間,就用心地看書,不曾有機會好好地坐在書桌前看書。那種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決心,在我的人生閱歷中,未曾見過第二人呢!

 

守寡還照顧五個孩子,她考取台灣第一位女中醫執照

1950 年有一天下午3時左右,一位家中長輩蘇錦全來關切她,因為那時候她新寡,又帶著5個嗷嗷待哺的小孩,長輩都會來探望問好,這位蘇先生就順口說:「政府在舉辦中醫師考試,妳有沒有報名呢?」阿娘隨口回應:「沒有呀,我每天都在忙,根本沒有注意到有這個訊息。」而那時已經是報名截止的最後一天下午三點鐘,什麼報考資料及開業5年的證明文件,都沒有準備,如果要準備可能要花1天的時間,但是為了不放棄報考的機會,她只好親自到現場,先試試看能否通融給一個機會,幸好皇天不負有心人,辦理報名的先生聽完阿娘的說明後,就發一張號碼牌給她,囑咐她將其他資料隔天補件繳來,並允許由鄰居、保正、介紹人、區長出具證明。

那一年只錄取了兩名中醫師,一位就是我阿娘,台灣第一位女中醫師,這一場考試改變了我她的人生,也讓我感受到「當機會敲門時,就要緊緊抓住」及有志者事竟成的名言深意,在我日後讀書、就業、創業上都起了很大的作用。


摘自 莊壽美《我的阿娘,莊淑旂傳 第一位女中醫師的國寶級養生智慧》/時報出版

Photo:Takashi .M,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