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母親無庸置疑改變了妳,但希望成為一位「好媽媽」也別忘了善待、寬容自己

一到了五點鐘左右,我的壓力就大到不行。該做的事情還沒做完、晚餐還不知道要煮什麼,接著還得想辦法陪女兒度過開心的夜晚,最後哄她上床睡覺。一接近五點鐘,我的壓力就開始上升,反觀我先生,回到家後什麼事情都不必做。

【未來親子想跟你說】成為母親無庸置疑改變了妳,卻也造就一個更懂付出無私的愛、柔軟且堅毅的妳。但也別忘了在揹負母職的同時,定期檢視、重新認識自己,也別因為希望成為一位「好媽媽」而忘了善待、寬容自己。

以下是《你教育孩子?還是孩子教育你》的作者珍妮佛・希尼爾在「幼兒與家庭教育課程」遇到的另一個媽媽安琪,希尼爾私下採訪時觀察到的親子互動。

 

為什麼媽媽總是忙得團團轉,爸爸看起來卻悠哉悠哉?

那天上午稍晚時,艾利還在參加小小探險家,安琪在樓梯上方摺衣服。嬰兒床裡的小薩開始不安分了。安琪起身去看了他後又回來。「我從來沒能好好把衣服摺完過,」她說道,「我已經盡力了,但是最後往往還是直接把乾淨的衣服從籃子裡拿出來穿,穿完後丟到放髒衣服的籃子,」這時小薩哭了。

「好,好,好─聽到了!」她立刻進到小薩的房間。「噓─」 她沒能成功安撫小薩。沒一會兒,我見她把小薩帶出來,擺在她身旁,然後第三次試著要摺衣服,這同時還要陪小薩玩躲貓貓。她把一條毯子丟到小薩的頭上,「小薩在哪裡?」摺一件,丟一件到他頭上。「小薩在哪裡?」摺,丟。「小薩呢?」

這是另一個我們在將時間量化時,不會看到的事:大部分媽媽們的時間都是被切割的;爸爸們的時間則是連貫的。爸爸們在做自己的事時,就只是在做自己的事,在照顧小孩時,就只是在照顧小孩。但是媽媽們在做自己的事時,往往還得顧及孩子,甚至還要一邊和老闆講電話。

二○一一年,兩位社會學家針對這個議題做了詳盡分析,發現媽媽們每個星期內,同時做好幾件事情的時間比爸爸多了十個小時。「在多出來的這些時間中,她們要不是在照顧小孩,就是在做家事。」(相反的,爸爸們待在家裡時,同時得做好幾件事情的時間反而減少了三十%。)總結來說,「多重任務對母親的影響,要比對父親來得深遠。」

 

這個問題的關鍵在於身份認同:女性認定自己是位「母親」比起男性認定自己是父親的比例高

被迫把時間切割再切割的結果,不只是生產力會降低、事情一團混亂而已,還會製造一種急迫感,受影響的人即使當下再怎麼平靜,或是再怎麼沒有壓力,還是會覺得隨時有事情要發生。

但事實確實如此,大部分的媽媽都有一大堆期限要趕,得應付許多具有時間壓力的事情(幫小孩換好衣服、幫他們刷牙、送他們上學、放學時去接他們回家、三點送他們去上鋼琴課、四點上足球課,六點鐘以前準備好晚餐。)

不過,時間使用調查最難衡量、也最無法透露的,是母親花在孩子身上的精神─不管孩子在不在身邊,媽媽們總擔憂個沒完。麥汀利和薩爾提出了一個理論:媽媽們之所以覺得生活很匆忙,或許是因為比較敏感,而且總是負責教養孩子當中比較費勁的事情,像是照料孩子、帶孩子看醫生、跟老師溝通、安排家人的休閒活動、幫小孩約玩伴、規劃暑假等,都落在她們肩上。

「你知道嗎?我上班的時候,只有半個人在那裡。當我在幫病人處理傷口或做其他事的時候,我依舊掛念著『克林特不知道有沒有記得幫他們擦防曬油?』」安琪這樣告訴我。

那麼,只有她和克林特單獨出門的時候呢? 「我還是惦記著孩子,」她說道,「就算我們兩個人在約會,我應該百分百盡到為人妻的本分時,也是這樣。」 安琪用百分比來將情感量化這件事非常有趣。幾年前,卡蘿蘭.柯恩和一群家長聚會後開車回家,她突然想到可以請這些家長們畫一個圓餅圖,然後標示出他們的各種身分(像是為人配偶、父母、員工、信徒,或是某種興趣的從事者等),所佔的比重。

平均來說,女性認定自己是母親的比例,比起男性認定自己是父親的比例高出許多。而且即使是全職的職業婦女,認定自己的身分是母親的比重,也比認定自己的身分是上班族的比重高了五十%。

真正令柯恩夫婦驚訝的是,在他們取樣的一百對左右的夫妻中,這樣的角色認定竟成了一種預警:在孩子六個月大時,父親和母親畫的圓餅圖差異愈大,一年後對婚姻的滿意度就愈低。 

 

意味著:你有多看重自己為人父母的角色也會影響到夫妻和諧

這項發現意味著家事分配帶來的這些爭執,其實有更深遠的含義。也就是夫妻兩人在心理上,有多看重自己為人父母的角色呢?

當兩個人對為人父母的重要性看法不同時,他們之間的爭執勢必會提高到全新的層級:你為什麼毫不關心呢?你這樣當什麼父母?家庭對你來說不重要嗎?陪伴家人對你來說不重要嗎?為什麼你的看法會和我這麼不一樣?

 

還值得一提的是:為人父母的社交孤立

如果夫妻兩人在社交上不是那麼依賴彼此,孩子對婚姻的影響也許就不會那麼大了。但很不幸的,他們非常需要對方支持。我要說的是,當父母的經常是很孤單的,特別是當媽媽的。

二○○九年,一家諮詢公司對一千三百多名媽媽進行調查,發現她們當中有八十%的人覺得自己沒有足夠的朋友,有五十八%的人認為自己是孤單的(其中又以孩子年紀在五歲以下的媽媽最感寂寞)。

聯誼公司(Meetup)發現,媽媽聚會是美國目前人氣最旺的聯誼形式,受歡迎的程度遠超過其他聚會。「這一點讓我很吃驚,」該公司的社區發展專家凱薩琳.芬克(Kathryn Fink)在電話上這麼告訴我。「到這家公司工作之前,我以為全職媽媽往來的,都是原本就認識的人。」 芬克不是唯一對於新手媽媽渴望與他人交流感到吃驚的人,就連媽媽們自己也同感驚訝。

古人的智慧告訴我們,養育小孩不只是夫妻的事,他們的家族、社交網絡,甚至整個社區都得跟著一起動起來。

社會學家檢視了複雜的美國社交生活網絡後發現,家中有小孩的人,比起沒有小孩的人更認識他們的鄰居,也比較常參與社區組織的活動,並透過孩子的活動和交友建立新的人際網絡。只不過這些人際網絡不見得親密,也不一定是他們的精神支持。

 

摘自 珍妮佛.希尼爾(Jennifer Senior)《你教育孩子?還是孩子教育你?》/行路出版

 

※更多您可能感興趣的相關文章...

那些彷彿無人知曉的故事, 成為母親的女人都是懂的

不管妳還在職場奮鬥,還是全職在家,成為母親後,也要努力做回自己

 

Photo:Seika,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吳佩珊(2019.7.19更新)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