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為母親的我們,其實沒有失去自我,而是激發了藏在我們內在的真我

當了母親不會丟掉你自己,它激發了藏在我們內在的真我。使人意識到「我原來是這樣的一個人」。在育兒道路上我一直有這樣的體悟,所以一路上,也希望讓孩子成為他真正的自己。
  • 書摘
  • 2018-05-17
  • 瀏覽數2,962

可以說這十二年來,我的心與思滿滿地被孩子的事情以及孩子帶來的生活型態所填滿——填滿滿、滿至每個心思的角落。尤其在我以孩子的學習為主題的專欄中,每週完整的兩篇文章(加上臉書上的雜文),今年我有一個深刻的感覺是——對自己滿意了。已經好好地當了母親的我,這一段歷練扎實地建構了我的生命。

「嗯,足夠了,帶著這份禮物來做別的事吧!」

我心裡似乎有一條蓄勢待發的新道路藏在未來的森林裡,不清楚從哪一個時間點,生命又將展開另一段旅程。但連筋疲力竭、灰頭土臉養小孩的崎嶇之路都可以走到平坦,套句台灣話:「沒有在怕的啦!」被孩子磨練過的心志,沒有更堅強的了。

小福發展成一個不太需要我叨叨念念的孩子,在外與社群團體互動時順暢流利,在內是有穩定性有自尊的男孩。我心裡想,帶著這份開朗和健康一直長大就好,遇到困境時不要被生命的難關卡住就好,媽媽沒有要求更多。

人生的際遇太詭異,有才華者不一定被讚賞,知識高者不見得有良知,富有者經常憂慮,積極追求目標者常感欠缺。所以我通常不要求孩子做社會主流價值下的供品,被制約的生命比較難過日子。我喜歡有彈性的生命,不一定一定要怎樣,也不一定一定不要怎樣,有彈性的生命讓我感覺自由與開心。

或許這只是對我個人帶來意義。(每次都很怕影響別人,因為我不負責別人的生命,所以請斟酌使用我的看法,它對你不見得正確。)

或許是我曾被制約過,而後發現制約下人們的瞎忙,脫除制約後無限輕鬆的感受讓我特別受用。所以我經常喜歡談跳脫主流價值的事情,或是探討習以為常的細節。我並非不清楚眾人所在意的規範和現實的考慮,甚至因為太清楚,所以有時喜歡挑戰,不在意他人意見而去做相反的事。

有一段時間、很長的一段時間,我以為當母親失去了自己,我必須配合小孩、家庭、另一半、另一半的家庭、社會期待⋯⋯

但我發現,如果去掉了另一半的家庭的意見、另一半的習性以及社會對家庭的慣有框架,我竟體驗到「當母親」這件事激發了我,讓我呈現「完全的自己」。我竟然有機會能嘗試到這一步,並體會到這個好處。

我們當了母親並沒有失去自己,只是失去「做喜愛事情的時間」,減少「喜歡過的生活型態」,或者只是失去一個形象,那個你以為是自己但可能是虛構的自我模樣。你失去的只是表面的東西,那些你對自己懷疑的時刻,事實上正在提煉或是引誘真正的我如何出現。

當了母親不會丟掉你自己,它激發了藏在我們內在的真我。使人意識到「我原來是這樣的一個人」。在育兒道路上我一直有這樣的體悟,所以一路上,也希望讓孩子成為他真正的自己。

 

摘自   徐玫怡《沒有學校可以嗎?》/大塊文化

Photo:satyatiwari , CC Licensed.

內文照片提供:大塊文化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