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你的痛苦、接受他人的慈悲

如果你對自己沒有好感,認為自己不配遇上好事的話,受到讚美或收到禮物可能會讓你感到不舒服。自我慈悲的一個重要面向,就是讓你自由地去經驗、處理和接納你的情緒。

文│貝芙莉.英格爾 

你若發現一條毫無障礙的道路,

這條路很可能不通往任何地方。

─法蘭克.克拉克(Frank A. Clark)

 

領受慈悲的障礙

許多受虐受害者拒絕接受他人的慈悲,因為他們認為自己不需要或不值得,或純粹認為自己不適用。譬如說,每當我試圖對曾經受虐的新個案表達同情,他們往往會輕描淡寫地說一些諸如「這虐待其實沒有為我的生活帶來太多問題」或「過去就過去了,我已經不放心上了」之類的話。這些話聽來實在令人玩味,因為他們都是生活遇上了難關才來找我治療的。

 

生活在否認的文化裡

我們的文化並不認可那些承認自己正在受苦的人。事實上,我們的文化稱許的是「克服」逆境,「繼續向前走」的人。我們屢屢看到洪水、森林大火和龍捲風等天災的受害者在電視上接受採訪。記者問受害人:「你有什麼感覺?」很多人會對著攝影機微笑,並說出:「我很高興自己逃過一劫,我們會重建家園。」或者「我失去的都是身外之物。」之類的話。這些都是觀眾想聽到的話,觀眾們不想聽到:「我嚇壞了,我什麼都沒有了,我不知道日子要怎麼過下去。」而這才是很多受害者在這種情況下的真實感受。不管處境多麼悽慘都要擺出笑臉,成了我們司空見慣的事,所以一旦有人坦承了他們受苦多深,就會令人震驚。

如果你周遭充滿了認為你應該要「撐過去」的人,請你了解,你有權利去感覺你所感覺到的,也有權利去做可以幫助你從受虐的傷痛中復原的任何事,包括向會給予你同情的人伸出手,並學會如何對自己慈悲。

 

難以接受好事

受虐受害者覺得自己不配接受他人慈悲的另一個理由,是他們很難接受好事─不管是讚美、感謝、禮物、成功,甚至是愛。這是因受虐而感到羞恥的另一個後果。如果你被羞恥感壓垮了,你不會相信好事的降臨,所以你會用某種方式把好事推開。

你是否難以接受讚美?當有人稱讚你的衣著時,你會說:「喔,這是舊衣服,穿了好幾年。」這類的話嗎?當有人讚美你的外表,你會說:「哦,謝謝你,但我覺得我看起來很憔悴」嗎?

接受禮物對你來說也很困難嗎?有些人會迅速地道謝然後就把禮物放在一邊,不會真的花時間仔細瞧瞧禮物。

如果你對自己沒有好感,認為自己不配遇上好事的話,受到讚美或收到禮物可能會讓你感到不舒服。因此,當別人對你表達同情,你也會有同樣的反應。但是你可以學會接受好事降臨。

 

練習:學習接受讚美

1. 別馬上回話。

2. 先深吸一口氣,想像隨著那一口氣,你把讚美帶進內心。

3. 留意你有什麼感覺。如果你覺得不舒服,試著去感覺那個不舒服,不要批判它。

4. 吐氣,看著對方的眼睛說:「謝謝你。」如果你想說一些正面或中性的話,像是「這是我最愛的襯衫」,那就這麼說。如果你想說一些比較負面的話,像是「這看起來好老氣,想不到你喜歡這種樣式」,留意這個想說的衝動,但要抗拒它、不要說出來。你需要的表達,僅僅是說出「謝謝你」,加上片刻的眼神接觸,或許再加一個微笑。

5. 花點時間思索你對於這個練習的體會,會很有幫助(譬如說,接受讚美有多麼令你不舒服),並且寫下你內心湧出的任何感覺、記憶或聯想。

有些人很難接受他人的同情,原因在於這會讓他們感覺自己太脆弱。當你允許自己接受同情,你可能會感受到悲傷或憤怒的湧現。

儘管允許自己去感受這些情緒。

 

允許自己感覺痛苦

自我慈悲的一個重要面向,就是讓你自由地去經驗、處理和接納你的情緒。有時候,我們理智上知道自己在某些方面受過虐待,但是我們和這個覺察保持距離,從未真正去接納和感受自己傷得有多重。或者,我們終於發現了自己受到比原本所知更多面向的虐待。深入地覺察自己因受虐而經歷的苦,其正面的結果之一就是因受虐而來的羞恥感轉換成了憤怒和悲傷。這個歷程是療癒內心的羞恥感所不可或缺的。

 

面對你的痛苦

直接面對另一個人傷害你的事實很痛苦,意識到你非常在乎的人竟會如此冷酷、殘忍或自私,是很痛苦的事。要回想起你有多麼傷痛,被背叛多深,以及當時有多害怕,也是痛苦的事。

常見的情況是,你能以合乎邏輯或不帶情感的方式去認知自己的處境有多艱難,卻對自己所受的苦沒有太多同理心,或是無法對自己的這些經驗感到憐憫。情況也許是,童年的痛苦、受虐時的驚恐或受虐經驗帶來的艱辛,並沒有真正打動你。

 

隔絕情緒的後果

逃離痛苦是人的天性,而逃離痛苦會使得我們和自己的情緒隔絕。除非去面對情緒、處理情緒,否則我們不是在情緒突然爆發時成了它的奴隸,就是全面與它脫節。迴避情緒的其他結果還包括:

-你會很不了解自己。因為你搞不懂自己何以在某種情境下做出某種反應,也不知道「你以為你想要的」和「你真正需要的」之間的差別。

-當你隔絕了憤怒、恐懼和悲傷等情緒,你也隔絕了感受喜悅與愛的能力

-努力要迴避感受的人,最後往往會把感受投射到他人身上,或是把怒氣發洩到無辜的人身上

-你要花很大的精力去壓制情緒,而耗費這麼大的力氣會讓你壓力重重又倍感虛脫。

-當你和你的感覺隔得越遠,你和他人的距離也就越大

 

我們為什麼會抗拒悲傷和哀慟的感受

就像你所愛的人過世時你需要哀悼一樣;當你失去了純真、愛與信任,而且施虐者在你心目中的形象破滅時,你也需要哀悼。你需要去感受你的遭遇所帶來的傷痛。

我們之所以抗拒表達悲傷和哀慟是有充分理由的。有些人擔心,一旦自己開始哀悼,就會沒有止盡。有些人則擔憂,如果感受到內心的傷痛,自己會變得憂鬱。也有人感覺到自己的內心不夠堅強,不足以承受那些痛苦。也有人害怕,允許自己哀傷會把自己帶回童年時的慘況,而無法自拔。這些恐懼都是合理的。

所幸,有個方法可以面對痛苦而不會被壓垮。那就是正念(mindfulness)的練習。正念賦予我們能力,能以平衡的方式來接受令人痛苦的念頭與感受。這對你來說也許是個更健康的新方法,去處理受虐的事在過去所造成的痛苦及其後果在目前所帶來的壓力和苦惱。

 

練習正念如何幫助你哀悼

你要如何練習正念?首先,正念牽涉到安住於當下。

當下是我們所僅有的,過去已經過去,未來則尚未到來。但是,我們可能迷失在對於明日的想望與恐懼裡,或是對於昨日的懊悔之中,而錯過當下。除了學習專注於此時此刻,我們也要學習如何不帶評斷或批判地這麼做。我們需要把注意力導向觀察,且僅只觀察。因此,正念是在觀察我們意識領域內的動靜─就在此時此刻。

接受是正念的另一個面向。當我們接受情緒上的痛苦,而不是試圖忽略或擺脫它,改變就會自然發生。在這個脈絡下,「接受」和聽天由命、無力無助或粉飾太平不一樣。相反的,接受指的是清醒地選擇去經驗我們的感知、感受和想法。當我們以這種方式練習接受,亦即不去掌控或操縱我們的經驗,我們就是敞開心門迎向改變。

有個詞彙叫做「挺身而進(lean in) 」,在為受虐經驗療傷止痛的這個脈絡裡,「挺身而進」意味著不去防衛或對抗我們所認為的負面情緒,而是向這些情緒「挺身而進」,面對它、邀請它入內。這是正念和自我慈悲能夠教導我們的。

當我們緊抓著情緒或是把情緒推開,它會變得具有破壞力,在我們的精神或身體上造成更大的痛苦。而且當我們越是與之對抗,這些情緒似乎就越強悍。面對難受的情緒,比較健康的方式是以開放、洞察、自我慈悲的方式包容它。

別對於自己有某種情緒而感到沮喪。你可以告訴自己「我現在會有悲傷的感覺是可以理解的」或是「我有權感到憤怒」,用自我慈悲的態度來接納自己的情緒。

總而言之,正念是關於:

-安住於當下。

-更加覺察─留意你周遭的細節。

-專注在你的體驗─感知、思維、感受。

-辨識你內在每一刻的動靜。

-接納一切,不加批判或評斷。

摘自 貝芙莉.英格爾 《這不是你的錯:對自己慈悲,撫慰受傷的童年》/ 心靈工坊  

 

Photo:Cliff Johnso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