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人神鼓創辦人 劉若瑀 《77個擁抱》化解親子衝突

當「優人神鼓」創辦人劉若瑀開始參與彰化監獄的鼓藝培育計畫後,就註定了一段不平凡的經歷與內在衝突的產生;《77個擁抱》分享了她如何給予愛、如何遇到挫折、到原諒理解的故事,然而看似眼熟的情節竟與她的親子關係相似,原來許多人生的經歷,都是為了度化自己的心。

當「優人神鼓」創辦人劉若瑀開始參與彰化監獄的鼓藝培育計畫後,就註定了一段不平凡的經歷與內在衝突的產生;《77個擁抱》分享了她如何給予愛、如何遇到挫折、到原諒理解的故事,然而看似眼熟的情節竟與她的親子關係相似,原來許多人生的經歷,都是為了度化自己的心。

 

「祝妳生日快樂,祝妳生日快樂⋯⋯」颱風來臨這天剛好是「優人神鼓」創辦人劉若瑀(蘭姐)60歲生日,劉若瑀丈夫,同時是劇團音樂總監黃誌群聚集了77個團員,大夥你一言、我一語起鬨,要兩人來個「熱吻+新娘抱」,開心的為劉若瑀慶生。


為什麼是77位?因為劉若瑀出版的新書《77個擁抱》,記錄了她帶著更生人完成雲腳計畫的過程與感觸。「《77個擁抱》來自聖經裡的『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劉若瑀表示:「其中的『恩慈』代表著原諒,聖經裡說要原諒70個7次,這只是個數字,其實是無限大,就是要永遠有不斷原諒他人的心,道理很簡單,但是很難做到。」


改變從監獄推動培育計畫開始
「蘭姐以前不是這樣的,」黃誌群說:「她個性嚴厲,罵人凶狠,只要有人犯錯或動作不對,立刻當場發飆大聲指責,甚至會摔東西,所有人都嚇得不敢動。」這樣的轉變是從何而來?一切要從7年前開始說起。


2009年,劉若瑀帶著團員進彰化監獄推動「鼓藝傳承人才培育計畫」,教受刑人打鼓。她在小黎等受刑人身上看見藝術天分與特質,從擊鼓節拍到動作次序,都表現得讓人驚豔。「他們的爆發力很強,打鼓比一般人更多力道,精力非常旺盛,如果導往正確的方向,會成為很好的藝術家。」


於是他們的關係從監獄延伸出來,變成長遠的計畫。他們鼓勵出獄後的更生人加入劇團,在混沌的未來,讓迷惘的他們拾起鼓棒,擊出明確的人生發展與方向。而如何與有黑道背景的更生人相處,帶領他們拋棄舊習成為藝術家,就成為殘酷的人性試煉及考驗。


為更生人成立金石優人劇團
為了讓他們有更好的訓練,2014年1月,劉若瑀把出獄的10位更生人組織起來,成立「金石優人」劇團,讓他們住進家裡一起生活,照料日常起居,他們喚劉若瑀「老媽」,建立起母子般的親密關係,而吃素的劉若瑀不但為了他們開葷買肉,甚至連入獄前積欠的卡債貸款也幫忙還清。


但是江湖習性難改,在封閉的監獄訓練受刑人容易,一旦離開了監獄就又是另一種狀況,只懂藝術與修行的劉若瑀並不了解箇中複雜。「有次小黎說:『老媽,我們的話不要完全相信。』但是要我對他們始終抱持著懷疑態度,這樣不會太累嗎?了不起被他們騙,我還有什麼能被騙的呢?」


「他們都是聰明的孩子,熱愛表演,鼓打得好,體能訓練也很認真,但最後仍然抵擋不住外面世界的各種誘惑。」團員們喝酒玩樂、夜不歸營、桀驁不遜,經常出現管理衝突,令她心疼又頭疼,滿懷愛心的她只能忍耐,當成是種修練。痛苦糾纏了半年,終於讓她喘不過氣而決定放棄,忍痛宣告全數解散。


「本來以為優人神鼓可以幫助這些誤入歧途的年輕人,改變對生命與生活的態度,但他們一再打破劇團的規定,而造成山優團員的排斥。」這群血氣方剛的更生人愛恨直接分明,警覺度非常高,與山優清心嚴謹、自動自發的生活習性大不相同,而他們卻在她的保護下不斷犯規,一再的被原諒。


「明明在同一個世界,為什麼守規矩與不守規矩的人,一定要涇渭分明的對立與衝突?我開始思考、反省,根本問題到底出在哪裡?」他們大多在國高中階段犯錯,容易受到誘惑而誤入歧途,將來未必能有真正重生的機會。「要叛逆的他們轉變向善,還需要更多真正的關懷與包容。其實每個叛逆孩子的心靈,需要的也許只是一個擁抱,一個有掌聲的舞台。」


她不認為這次經歷是挫敗,而感到這段相處的過程,對大家都是場磨練。「我們並非在培訓過程獲得新的東西,而是不斷在碰撞中學習,並從中發現問題。」她坦承,碰到這群年輕人是人生中最大的冒險,然而,也是這段經歷讓自己愈來愈完整。「我不後悔這半年帶著他們,感謝這些更生人,也感謝山優團員與我的兒女,給我修正的機會。」


經歷的目的是為了修正
這些拓荒的歷程也成為劉若瑀思考的來源與力量,讓她開始面對自己的內在。「具有慈悲心,要先對自己慈悲。我每天都在反省,重新認識自己,看到自己智慧的成長與轉變。」她表示,人是需要學習的,只有親身經歷,才能體驗。「經歷的目的是為了修正。在經歷中修正,達到了解,得到經驗。」


「內觀就是看見事情的真相。」她反思以往自己愛人與相處的模式,學習讓自己的內心與行為變得柔軟,面對問題時發揮「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的精神。「最真誠的愛就是『空』,空是內在全然的敞開,放下原有的價值觀,才是真正對他們好。」


小黎曾對她說:「老媽,我們知道你愛我們、想保護我們,可是那些行為讓人覺得是控制、是壓迫。」這段話直指她的愛讓人窒息,更點出了劉若瑀與更生人,與先生、兒女、團員之間緊張的關係。「我常反省,是不是對待他們的方式錯了?我們急著想去愛人,但方式不一定對。」她突然明白,跟這幾個大男孩相處的時候,其實不是在幫助更生人,而是在尋找那個從小就失去的兒子。


母親與兒子的衝突和體諒
「父母親對孩子有所期待、關心與擔憂,把夢想寄託在孩子身上,反而最後變成孩子的反叛與逃離,」她坦言,會不自覺將媽媽的愛變成對孩子的干涉與窺探,親子間的對話常常變成單向的階級式命令。「好像我的心中一直在期待,出現一個自己心目中完美的兒子。」


「以前我們母子說話超過3分鐘就會起衝突。」劉若瑀對子女管教嚴格,說話的態度與口氣強硬,是非常控制型的母親,兒子黃宏濬念高中後,母子常為了雞毛蒜皮的小事爆發激烈衝突,甚至長達半年不說話。 「你不了解我,只想控制我,你一直在窺視我的一舉一動,」宏濬怒吼著。


「我發現自己從一個可以嚴厲控制兒子行為的母親,變得束手無策。只有一個方法:等待。他是我兒子,我不能放棄他。」直到宏濬考上大學,才敞開心房說:「我發現過去交女朋友都很困難,因為我不是在交女朋友,我一直都在找我媽。」


前段時間母子倆單獨到泰國閉關,「你知道我都在躲你嗎?每天你一進門我就躲起來,因為我看見你的時候,就會被指責,」宏濬說了許多過去不敢告訴媽媽的事。


姊弟倆小時候去上鋼琴課,姊姊先過馬路,他追上去時卻被計程車撞倒,雖然沒有嚴重外傷,但他在路邊哭得很厲害,讓司機與姊姊非常自責。路人冷靜的問他要不要打電話給媽媽?他邊哭邊說一點都不痛,只要不要找媽媽就好。「所以當我被車撞的時候,讓我哭不停的不是傷痛,而是來自母親指責的恐懼。現在我可以不用再躲你了!」


「禪坐時,腦中忽然出現亮光,一個跟思想無關的空間,有人說那是『第五向度』。一種當下的狀態,沒有時間、過去與未來,只有存在,不會死亡。」劉若瑀閉關時突然一切豁然開朗,覺得想什麼、做什麼、每一個念頭都是多餘。


「我以前都不知道我兒子這麼怕媽媽,」不再與宏濬正面衝撞後,宏濬也調整了應對方式,碰到事情還會主動詢問媽媽的意見。「現在有衝突時,我就靜靜的看著他,不說話。」劉若瑀笑著說:「如果說我從更生人培訓的旅程中獲得什麼,大概就是脾氣變好了。我兒子後來開玩笑說,是這些人把媽媽變得比較沒那麼討厭。」


不同於宏濬的叛逆反抗,26歲的女兒陳紫綸(小ㄈ)則是一個順從吞忍型的人,劉若瑀嚴厲的訓練與要求,造成她自制又隱藏自我,長期壓抑負面情緒,不會向外表達出來。「從小我一切聽從媽媽的安排,相信她都是為我好。」13歲時,小ㄈ發現表演好有趣,告訴劉若瑀她決定念戲劇時,卻被媽媽劈頭大罵:「妳白癡啊!」讓她嚎啕大哭。


「直到高中,我都還要靠外在的東西才能肯定自己,」撐到大三的小ㄈ終於受夠了,便毅然決然的休學。「我想正視自己。」休學後的小ㄈ遠赴義大利理查茲團隊,在靜謐純然的葡萄園放空獨處的兩年,她像塊海綿般恣意吸收世界精華,透過不斷的自我對話與外界交流,重新認識生命的本質。


坦然、寬恕、度自己
去年,宏濬也到義大利參加小ㄈ正在接受培訓的工作坊,小ㄈ說:「媽咪,弟弟有一顆溫柔善良的心,只是不被人理解,但他對世界充滿了愛。他很有創造力,這裡的老師們都很稱讚他。」原來每個叛逆的孩子,內在都有一種不想被約束的自由,這正是他的創造能量。


隨著時間的流逝,驚心動魄的衝擊也淡了,劉若瑀難忘那半年的際遇,許多團員也想念老媽。小黎在臉書的留言讓她感觸萬分:「可愛的媽媽,妳的話一直放在心上,但天不從人願,很多事情回不去了,唯一不變的是兒子依然愛你。」


每個生命都有自己的因緣業力,修行的觀照存著度人的善念,也是人在這個世界可以真正學會的方法。從傷痛中超脫的最好解藥,便是坦然面對自己,劉若瑀用文字完成了這段驚心動魄的生命歷程,最後度的不是別人,而是她自己。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