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教育現場直擊〉行動學習,風潮正湧動

未來世界變化快速,傳統教學法顯然已不足以應付,勢必要加入數位元素、虛實整合,才能為教學帶來新刺激,進而激發學生主動學習動機。行動學習風潮勢不可擋,善用科技能讓教學更有效、更靈活,這在未來不僅是潮流,更會成為常態。

未來世界變化快速,傳統教學法顯然已不足以應付,勢必要加入數位元素、虛實整合,才能為教學帶來新刺激,進而激發學生主動學習動機。行動學習風潮勢不可擋,善用科技能讓教學更有效、更靈活,這在未來不僅是潮流,更會成為常態。

 

 

數位科技的快速進展,讓人類生活有了大改變,孩子的學習也有了新可能。台灣的教育現場,這幾年有愈來愈多老師啟動教學優化,嘗試融入數位元素,讓學校教育從過往的講述式、齊頭型,轉變為體驗式、個別化的學習,甚至讓孩子燃起學習動機,化被動為主動。


而在這波數位學習的浪潮中,又以行動學習最具威力,「行動載具加上無線網路,能讓孩子隨時隨地的吸收新知,教室的界限已被打破,學習可以無所不在,」南投縣延和國中校長林紹湖說,數位的加持,能讓教育的力量更強大、更長遠。


「世界變得太快了,孩子的未來,是我們想像不到的,」台北市仁愛國中校長林美娟表示,孩子要面臨的世界,變化神速,傳統的教學方法已經不足,一定要加入數位的元素,在教學上虛實整合,「除了教課本上有的知識之外,我們還得確保,孩子能成為未來世界的好公民。」


這兩位資深校長,分別在台灣最郊野與最繁華的地方服務,卻觀察到同樣的趨勢:數位學習,勢不可擋,老師善用科技能讓教學更有效,這在未來不僅是潮流,更會成為常態。


跳脫教科書範疇,學海無涯更寬廣
其實,數位學習並不是新概念,台灣師範大學資訊教育研究所所長陳明溥說,從電腦普及之後,第一代的數位學習就已經開始,而今隨著無線寬頻的成熟跟行動載具的普及,數位學習已進展到隨時隨地都能進行,「現在還談手機、平板,不久也許就用穿戴式裝置了。」


教育部日前發布的「2016~2020資訊教育總藍圖」中,也點出了「深度學習、數位公民」是未來願景,並從「學習、教學、環境、組織」四大方面來規劃發展策略。其中,學習端的目標是希望培養孩子的關鍵能力,養成創新實作及自主學習的數位公民。


教學端的作法,是強化培訓機制、支援教師發展及善用深度學習之策略;環境端則是期盼能打破時空限制,提供學生隨時隨地學習的雲端資源;至於組織端,是要健全權責分工,落實資訊專業人力的合理配置與進用。


在這個大浪潮下,台灣已有許多老師在努力中。


熱血教師自費買平板
想做行動學習,第一個面臨的問題,就是行動載具哪裡來。目前教育部跟部分地方政府都有行動學習計畫可供學校申請,也有些企業有捐助專案,例如宏達電的信望愛基金會,就已發送逾15萬台平板到全台各校;甚至有熱血老師如新北市德音國小張原禎、台中市大明國小張崴耑、台東縣大王國小詹凱賀等等,自掏腰包買平板給學生用,而且還有愈來愈多老師跟進。


「自己買比較快!」詹凱賀說,他在兩年前就買了一批平板給學生,用來輔助教學,「現在的孩子,接收太多資訊了,用傳統的教學方式,已經無法吸引他們的注意力,」他直言,老師如果沒有「天天想新梗」,一定會跟孩子有巨大的鴻溝,他將數位導入教學,一來是為了引起學生的學習動機,二來則是讓孩子透過熟悉的網路環境去學習。


有了硬體配備後,軟體與內容從何而來、如何運用,也是另一大關卡。目前的狀況,是政府有在做,例如教育部推教育雲、台北市推酷課雲等等,而第一線的老師也很努力,例如台北市仁愛國中楊昌珣與富安國小高德祥,都積極建置教學用VR影像,但整體來說,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最關鍵的角色,是教科書廠商們,」台北市立教育大學資訊科學系助理教授盧東華說,書商不願意把著作權放出來,讓數位學習最重要的內容,成了難解的關卡;楊昌珣也直言,雖然有很多老師著手自製數位教材,「但靠老師是杯水車薪,還是得要靠廠商。」


儘管整體環境還有待改善,台灣的數位學習在基層老師努力下,仍有許多佳績,行動學習已能落實在所有科目中,並巧妙融合。本期《未來Family》走訪全台多所學校,發現行動學習在教育現場的推動,有以下3大特點:


1.教學的方法兼具創新性與可行性。
尋常的數位工具再加點巧思,就是課堂好幫手。例如Google翻譯,也意想不到的能融入教學。嘉義市精忠國小是典型的偏鄉小校,師資不足,老師蔡長陵在英文課時,讓學生直接對著手機唸單字,如果發音不標準,Google就翻不出來,「大家輪流對著手機說『good morning』,如果Google也說『早上好』,那孩子就很高興,如果Google說了別的詞、例如『黑人』,或者Google無言,那也沒關係,大家反而覺得滿有趣的,」蔡長陵笑說。顯然,數位科技不僅是老師們的教學良伴,更是激發教學創新的好觸媒。


2.老師主動學習新知,導入最新科技。
如今最夯的AR、VR,多為商業應用,但已有老師走得很前面,把它們融入教學中。例如國小自然科中的觀測太陽課程,過往都是用指北針搭配方位表,來觀測竿影,如果天氣不好,只能紙上談兵。而在台北市富安國小老師高德祥的課堂中,可以直接用羅盤AR App,對著太陽一掃,方位角與高度角就跳出來,還能用手機截圖下來再細看結果,不必擔心陽光刺眼;若天氣不好,則用量角器AR App來測量老師事先拍好的照片,同樣能達成觀測目的。


3.偏鄉小校與後段學生,意外受惠。
台灣教育最為人詬病的,就是成為階級再複製的幫兇,然而,數位學習卻能稍稍紓緩此情況。以地域性的資源分配來說,偏鄉小校因為企業捐助多、學生人數少,很容易達成「一生一平板」,甚至有些學校的載具數量比學生數量多出兩、三倍;而且偏鄉學生的家庭功能通常較弱,家長對於老師的創新作法,比較沒有意見,這兩重因素加起來,讓許多偏鄉小校的行動學習表現頗為亮眼,包括南投、台東等,都有不少行動學習績優名校。


學習者中心的世界教育趨勢不可擋,因應教育目標與數位科技的教育改革是迫在眉睫的課題,如何讓數位學習由單點發展轉為全面擴散,值得思考。

 

9項關鍵要素,成功推動數位學習
教育部行動學習計畫主持人、國北教大課程與教學傳播科技研究所教授劉遠楨說,美國曾有研究機構針對全美共997間學校深入瞭解,發現數位學習若要成功,有以下9項關鍵要素:


1、每個領域都要融入科技
2、領導者至少每個月都要提供給教師進行專業學習與合作的時間
3、學生在平日即利用科技去進行線上合作
4、每週或是更頻繁地將科技整合到核心課程裡
5、每週至少進行一次線上評量
6、降低學生載具比
7、虛擬式學習
8、學生經常使用搜尋引擎
9、訓練老師進行最佳的實務、將科技應用於學習


而數位學習推動成功的好處,包括學生的紀律變好、輟學率降低、考試成績變好、老師出席率提升、學校紙張跟影印費用降低、整體文書工作減少等等。


劉遠楨說,數位學習要能真正「發威」,還有另一大關鍵,就是不能只是「一階改變」(First-order change),而是要做到「二階改變」(Second-order change)。比方說,假若教學活動中原本就會用到閃卡,老師用平板來當閃卡、取代紙本閃卡,教學方式並沒有變,只是媒介不同,那就屬於一階改變,效益不大;但如果變成電子閃卡後,教學策略、課程結構、活動安排都有調整的話,那就屬於二階改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