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兒童文學導師 林良:一生謙虛低調,不在乎升遷名利,只在乎用最純真的心為孩子織夢

許多台灣囝仔都是看林良爺爺的故事書長大,今年高齡96歲的林良,至今仍持續創作書寫,台灣有「兒童文學作家」這個行業,就是從他開始的。

沏好了一壺熱茶,在電腦上打開編輯軟體,設定好版面格式,面對著窗外樹影幢幢的颱風之夜,我以輕鬆平靜的的心情,談談我認識四十多年的林良老師。

談林老師,是可以很輕鬆的,不必掉書袋引經據典,不必炫學的動用所謂的學術術語,也不必矯情的使用崇高偉大神聖的形容詞。可以用林老師倡導的淺白語言,但是不必奢求自己要經營出「淺語的藝術」;可以用「純真」的原則,但是不敢強求要達到林老師的「純真的境界」。

認識林老師是在民國62~64年的年代,那時我在台北師專念書,正是一個猛浪慘綠的文藝青年,林老師的扛鼎之作陸續出來,像《小太陽》、《陌生的引力》、《和諧人生》、《在月光下織錦》,看了之後,才知道創作界也有這號人物,在我心高氣傲的青春年代,有了很大的衝擊。原來一個成功的作家,可以這樣謙卑,甘於成為「寫家的男人」;林老師的作品開始馴服我:「追求和諧而迴避衝突的男人,可以這麼溫婉動人」、「寫作的人可以不必血盆大口,更重要的是錦心繡口」,對當時一個不甘於終身作為小學老師的師專生,開始慢慢的發生激烈作用。

民國64年,因為《北師青年》的編務工作,訪問了林老師,有機會跟作者討論他在《陌生的引力》裡的現代文學觀念,體察一個前輩怎樣看待當時現在主義和鄉土文學的論戰,怎樣把文學思潮風起雲湧的西餐牛排吸收,轉化成營養創作的家常小菜。後來,林老師出版了《淺語的藝術》一書,才知道林老師無心插柳的微言大意,竟雄心勃勃的建造了自己的文學論述,這論述同時也豐富了台灣本土的文學田野,讓那些生吞活剝的外國文學移植論者,自我淪陷在他們足不出戶的學術宮殿。林老師用他廣博的閱讀、創作的實踐、智慧的思考,燕子啣泥一般的為文學築巢,成就了台灣文學的風貌,讓我深深的感到震撼。


台灣兒童文學的開創者

師專畢業以後,我開始把自己從現代文學的關注轉移到兒童文學的創作,除了因為自己在學校接觸孩子,也因為深受林老師的為人和作品影響,讓我完全的臣服了,並且把生命投入建造台灣兒童文學的隊伍。

民國72年,兒童文學學會成立;77年,我加入國立編譯館的國語課本編委;86年,加入農委會《田園之春》的繪本編委,有很長的時間跟林老師一起開會,一起編書,一起寫書,一起評審,有機會近身觀察聆聽林老師或主持會議,或討論發言,或修改一篇文章,或調動一個字、一個標點符號,或是他的文章被討論修改,處處都可以看到前輩從容、謙和和幽默的一面,四兩撥千斤的化解許多爭議,處理了許多尷尬而難堪的局面。

林老師從不批評人,不批評朝政。有很多機會私下跟林老師,或是幾位文友吃飯喝茶,難免有人批評某些人,討論政治,林老師好像沒聽見似的,從不加入批評的行列。我曾經電話長聊,請教他一些敏感的統獨問題、政黨取向和派系問題,林老師對左右兩方的立場都能各自表述,表示尊重,一點都不做任何價值批判,也不憂心,只是期待這樣的衝突能夠盡早結束,以免浪費太多的時間和資源。在他的作品中,看不到他的政治立場,不得罪誰,也不討好誰。

我們曾經一起去大陸訪問,一起去南部農村踏查,他都隨遇而安,與人為善,一心只想多聽多看多學習,欣賞新的觀念和景物,專注於眼前美好的事物。


做人謙虛低調,一生筆耕不輟

民國83年,我們文友為林老師做70歲大壽,蒐集出版林老師為人出書寫的序,結果竟然可以結集成兩本書。我們請林老師為自己的書《林良的序》寫序,他也很驚訝自己為人寫了這麼多序,可見他是真的是童叟無欺的慷慨大方,有求必應。

林老師交代活動不要聲張,特別是不要驚動國語日報的長官,那時我們也才發現林老師的職務是「出版部經理」,而他這個經理已經當了20多年,都沒有調整過。他就是這樣從來不會去計較升遷,在乎的只是可以好好寫作。

就在那年,國語日報改革派的朋友正在籌備「兵變事件」,我被詢及兵變後誰來當家,建議他們應該有「德重士林之士」來承擔,他們果然擁護林老師出任社長,後來榮任董事長,以至於全身而退,都是福德具足,半點不求人。

今年老師已經96歲高齡了,依然創作不輟,每星期寫數個專欄。台灣有「兒童文學作家」這個行業,就是從林老師開始,他是台灣兒童文學的締造者,從創作到理論,都做了非常美好的開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