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誤解:資優生與過動兒的鑑別

有些孩子的發問常常天馬行空、跳來跳去、非常跳躍。有時,甚至於不知道自己在問什麼問題。但是,你有沒有發現,就算這樣,這個孩子對於老師能夠解答他的問題,保有相當的期待的。

對於有些老師來說,資優生和注意力缺陷過動症(ADHD),往往在課堂上,像是帶來百萬大軍般的壓力,挑戰著老師的班級經營能力。現在,我來談談資優生和ADHD彼此間的關係。當資優生與ADHD狹路相逢,該如何分辨見真章?


拋問題進行鑑別

面對孩子課堂上,看似分心的現象,這時,講台上的你,可以試著將問題拋出。

通常ADHD的孩子會不好意思地請你「能不能再把問題說一遍」,因為剛才實在是沒有仔細在聽。

當然,直接不假思索地回答你「不知道」的也大有人在。不喜歡思考、不願意思考、很難思考,往往是ADHD的招牌菜之一。

但是,面對資優生,當你把他叫起來的時候,你問他,這時資優的孩子大都可以回答你!而且往往講的頭頭是道、組織清晰、條理分明。

有時,他的精明與敏捷反應,往往讓你氣得牙癢癢的,明明他就是沒在聽,為什麼就是考不倒?」

甚至於考試可以考高分,文字組織能力好,作文還可以拿高分。

這一點就和ADHD非常、非常的不一樣。

(附註說明一下:每個資優生所擅長的領域不同,或許語文能力資優的孩子,可能無法順利回應你,他相對弱勢的數學問題。)

 

被打臉的關鍵感受

關於愛講話、愛發問、愛衝動,資優生和ADHD有一個很大的差別。

你知道ADHD的發問常常天馬行空、跳來跳去、非常跳躍。有時,甚至於不知道自己在問什麼問題。但是,你有沒有發現資優生的提問,其實都非常有深度、非常有內涵。甚至於,你會有一種被打臉的感覺。沒錯,讓老師的臉總是感到熱呼呼的。

但是,ADHD所帶來的壓力,是因為他不斷地打斷你,問你一些跟課堂上沒關的事。

然而,資優生給你的壓力是你對他所問的問題,一直沒有辦法理出頭緒。

ADHD的組織能力不好,這是人盡皆知的事。但如果你聽過資優生的說話內容,你看過他寫的文章,對事物所表達的看法。你應該十分肯定與相信,他的組織能力是非常嚴謹的、完美無瑕的。這跟ADHD就很不一樣。單單組織能力這件事情就足以「完封」過動兒。

 

檢視家庭作業與評量

ADHD的另一道招牌菜,往往落入回家作業要寫、很、久。

而且,還不見得可以順利完成。但你會發現資優生可能三兩下就輕易解決眼前的作業或評量。解題作答乾淨俐落,不像ADHD孩子般拖泥帶水。
 
資優生的作業完成度,老師的滿意度往往相當高。但ADHD的回家作業還不一定隔天會帶來教室。你可以看見資優生的作業很快地交給你,面對考試輕而易舉的就拿到高分。這一點很明顯就把ADHD甩到遠遠的後頭。

 

調高難度指標見真章

資優生並非不愛上課,而是他期待能夠上符合他需求的課。
 
或許,你可以試試,把上課內容難度調至符合他的能力。你會發現資優生樂此不疲,眼睛可會閃亮發光,專心致志於其中。

這一點,對於注意力持續性差的ADHD孩子來說,是很難做得到的。
 
面對簡單的事,ADHD孩子分心。面對困難、複雜的事,ADHD孩子很容易不知身在何處

 

化解雙重身分的模糊地帶

在演講場合裡,我常常會拋出一個問題:「當孩子同時具備資優與ADHD的雙重身分,誰是主責老師?是負責『資優』身分的資源班老師?或是負責『情緒行為障礙』身分的資源班老師?」
 
會這麼問,主要在於負責資優的老師,對於身心障礙類型特殊學生的了解程度。例如面對ADHD的特質、因應與處理是否同時具備解決的能力。
 
當然,最完美的組合是相關老師,例如導師、負責資賦優異學生的資源班老師、負責身心障礙學生的資源班老師、科任老師等對於孩子都有相當的概念。

但畢竟這是理想上,最完美的情況。說真的,實務上可遇不可求。
 
但是,如果可以攜手合作,具備雙重身分的孩子將能獲得最佳的學習資源與狀態。一句話,孩子是無法用二分把他區隔成誰只管資賦優異、誰只認ADHD。畢竟孩子是完整的個體,這一點不容否認。


 
變換車道

如同在實務上,常常有家長及老師問到「如果一個孩子同時是ADHD和亞斯伯格症該怎麼辦?」我的回應通常是「現階段孩子的核心問題如果是過動—衝動,那麼就先依ADHD來處裡。如果當下他的核心問題是固執,這時就轉為亞斯伯格症來對待。」
 
同理,當孩子同時具備資優生及ADHD兩種特質與身分時。在日常生活與學習的因應上,也是比照辦理。看當下所呈現的核心議題是什麼?屬於資優的?或是歸ADHD?再適時切換跑道、變換車道因應。

Photo:Eva-Maria Vogtel,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