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幸福家庭

幸福的樣貌是什麼?儘管每個人的詮釋和定義都不同,但是,「追求幸福的家庭生活」卻是人人都想達成的目標。根據主計處調查,過去10年間,台灣的核心家庭數量占比已掉到歷史低點,同期,非典型的折衷家庭、單親家庭、頂客家庭、隔代教養家庭等,反而都呈現增加的趨勢,也就是說,台灣目前的家庭型態已變得十分多元,家人之間的互動模式也與傳統社會大相逕庭。然而,不論是哪一種家庭型態,只要有心耕耘,幸福其實唾手可得。在創刊一週年之際,《未來Family》特別企劃一系列〈新幸福家庭〉報導,實地邀訪各種不同類型的家庭,聽他們分享打造幸福生活的祕訣心法;同時也找來不同領域的專家達人,請他們傳授如何把各別的專業技能運用在家庭經營上。有時候,幸福感受度的高低,也和社會總體環境息息相關,企業福利配套、政府相關政策亦影響至鉅,本期同步訪問了新政府社家署署長的說法,並蒐集關心員工家庭的幸福企業實際措施。家,是人生的起點,也是最重要的避風港,只要家人同心,相信任何人都能將幸福緊緊握在手中。

幸福的樣貌是什麼?儘管每個人的詮釋和定義都不同,但是,「追求幸福的家庭生活」卻是人人都想達成的目標。根據主計處調查,過去10年間,台灣的核心家庭數量占比已掉到歷史低點,同期,非典型的折衷家庭、單親家庭、頂客家庭、隔代教養家庭等,反而都呈現增加的趨勢,也就是說,台灣目前的家庭型態已變得十分多元,家人之間的互動模式也與傳統社會大相逕庭。然而,不論是哪一種家庭型態,只要有心耕耘,幸福其實唾手可得。在創刊一週年之際,《未來Family》特別企劃一系列〈新幸福家庭〉報導,實地邀訪各種不同類型的家庭,聽他們分享打造幸福生活的祕訣心法;同時也找來不同領域的專家達人,請他們傳授如何把各別的專業技能運用在家庭經營上。有時候,幸福感受度的高低,也和社會總體環境息息相關,企業福利配套、政府相關政策亦影響至鉅,本期同步訪問了新政府社家署署長的說法,並蒐集關心員工家庭的幸福企業實際措施。家,是人生的起點,也是最重要的避風港,只要家人同心,相信任何人都能將幸福緊緊握在手中。

 

大家都說台灣社會有躁鬱症,媒體盡報些讓人不愉快的事,所以小確幸流行,無力改變大環境,那就追求短暫明確的小快樂。

如果把台灣放在世界的尺度來看,到底台灣民眾有多幸福或多不幸福?

答案可能讓你驚訝,根據OECD(世界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2015年美好生活指數(well-being)排名,台灣排第18名(表),亞洲國家中最佳,贏過日(第21)、韓(第28)。

美好生活指數有11項指標,其中「主觀幸福感」這項,台灣排第25,比起總排名差7名,是僅次於「環境品質」、表現第二差的指標,表示其他客觀條件如工作及生活平衡、所得及財富、社會聯繫等加總的表現,台灣比總排名好。

結論是,關於美好生活,台灣「客觀條件不差,但主觀感受沒這麼好」。


繁雜家務壓縮了幸福感受
從家庭端來看美好生活,護理師馬婉瑛的經歷和心情,多少可以說明為什麼台灣人的主觀感受沒這麼好:夫妻雙薪,家中經濟條件過得去,女兒一個小六、一個國三,經營一個家「說不辛苦也很辛苦,說很辛苦也不辛苦,」馬婉瑛說法不是矛盾,小孩還在國小時,她換了工作,要適應新環境壓力大,要充電、學習,壓縮了時間,她要處理醫院的評鑑行政業務,無法調整時間,不得不減少分給家庭的時間。


「但時間花在哪裡,回收就在哪裡,」她表示,家庭是大家一起經營的,先生如果同心,就比較不會感到辛苦,她先生幫了不少忙,但經營家庭偶爾還是有無力感,有時也想放棄,會有挫折,很累很煩的時候。

照顧兩個孩子事情繁雜,常是她「很累很煩」的原因,但孩子及先生同時給予她踏實溫暖的幸福感。幸福感,支持馬婉瑛度過不少挫折與煩躁。

幸福感,這個詞大家都熟悉,但細究之下,意涵有些微妙。英文沒有單一的詞能翻譯為「幸福感」,happiness,「快樂」這個詞不完全準確,要加上well-being「安康」及 bliss「極樂至喜」,才比較接近幸福感的意涵。

「『成就感』通常用於形容工作上的表現,我今天自己放假去吃一頓好的叫『快樂』,『幸福感』一般用來指稱與家人在一起的快樂,」Lisa如此解讀這三個詞的差異,這也是一般台灣民眾的認知。


亞馬遜網路書店家庭教養類年度暢銷書第一名《意想不到的幸福家庭祕訣》,作者布魯斯.法勒(Bruce Feiler)求教美國各種專家找幸福家庭祕訣,他詮釋幸福的這句話發人深省:「幸福與別人有關,而我們最常相處的別人就是家人。」也就是說,一個單身的人可以「快樂」,但或許較難「幸福」。


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可說是大多數人生活上的「第一志願」,只是這個志願的樣貌近十年來急遽改變。不婚、晚婚、不育、少子化加老化,台灣的狀況比起其他國家都鮮明,改變因此更加劇烈,呈現出特定的家庭現象。


新家庭現象1:核心家庭占比掉到新低,非典型家庭增加
根據主計處調查,10年間,做為社會永續基石的核心家庭,也就是父母與未成年子女同住的,只增加7萬戶;同期,折衷家庭(祖父母、父母加未婚子女)增加17萬戶,單親家庭增加21萬戶,頂客家庭增加35萬戶,隔代教養家庭增加3萬戶。

整體上,核心家庭占比一路掉到36%,是歷史低點。傳統的家庭型態、家庭定義,台灣需要重新探討。

東海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巫麗雪,研究多項家庭議題,她個人的經驗正好反應某種台灣現象,「台灣家庭結構轉變很快,我從來無法把我的家庭歸類在任何一種範疇,我一直是個遠距家庭,也不是折衷家庭,先生有4天要陪公公,陪我3天,我和我母親組成折衷家庭,」巫麗雪表示。

她分析自己目前的狀況,是無法定義的「流動家庭、候鳥家庭」,家庭功能不完整,是不及格的,要克服只能犧牲,夫妻有一方要辭職,但現在沒有兩份薪水,撐不了一個家。
 

新家庭現象2:家庭資源多寡左右家庭運作方式

「整體社會結構改變,比任何個人遭遇的事衝擊都大,沒有人可以倖免,早晚都會面臨,」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伊慶春發現,從前研究台灣家庭變遷,以為跟全球化有關,沒想到深入了解後發現,跟「家庭資源」較相關,也就是家庭主要經濟來源者的學歷、收入,有沒有辦法支撐家庭所期待的運作方式。

過去的社會,數代同堂大家族為多,家務、老小照顧彼此分工互補,每人都是「彈性工時、彈性工作」。但現在的社會,雙薪小家庭為多,固定工時、工作,逼不得已,家務可以放棄,但老小不能不照顧,成為小家庭最大的負擔。

這如果沒有家族的支援系統很難為,現代社會因此發展出特殊的方法來解決,在送托兒托嬰機構之外,如果不能在白天把孩子送到鄰近的(外)祖父母家、或做假日爸媽「通勤」,那乾脆住在一起。台灣婦女就業率偏高,三代同堂的比率在東亞因此最高,歐洲只剩個位數。

東西方凝聚家庭的主要元素有所不同。伊慶春指出,在歐洲,家庭關係剩下愛,非以義務為出發點,沒有華人世界談的責任、威權、孝道。

華人家庭有文化上的潛規則。伊慶春說明,台灣三代同堂是特殊的文化現象,關於家庭的權利義務,規矩是這樣的:父母情感歸女兒管,家庭勞務歸媳婦或女兒管,錢的問題歸兒子管。

「孝道倫理應是男女平等的,但實際上不然,」她觀察,三代同住的家庭裡,有1/5的阿公會幫忙帶孩子,有1/2的阿嬤會幫忙,女兒孝順,某種程度是因為上一輩「有功能」,會幫忙照顧下一代;但跟兒子同住的母親,不必「有功能」也沒關係。


新家庭現象3:嬰兒潮世代生活選擇,退休前走東方路線,退休後走西方路線
文化潛規則、大環境條件、觀念變遷,在嬰兒潮世代身上最能夠看出「時代精神分裂」的現況。

五年級生朱益賢家庭的經歷和觀念改變,屬嬰兒潮世代典型。朱益賢小時候家裡辛苦,父母都上班,養大四個孩子,沒大人盯著的孩子就「自由發展」,他父親那輩,親子關係很傳統東方:「我一回家,父親會指揮母親說,兒子回來了,你去盛飯。」講究父權、孝道。

後來朱益賢有了自己的家庭,生育三個小孩,他讓太太全職在家照顧孩子,但孩子長大後,他的人生選擇傾向西方路線:大女兒大學畢業薪水4萬元加老公4萬元,「養自己的小孩都快餓死了,我不期待她來照顧我們,」他說如果到了55歲不想做了,夫妻倆會搬到花蓮去,快樂過日子,「叫小孩別來吵我,小孩在身邊有什麼好的?還要幫他們洗衣服、借錢給他們花?」

可以預期,新生代父母的觀念,未來只會愈來愈往西方傾斜。家庭關係、幸福、愛,正隨著時代持續變化中。

不同世代,幸福感受的強度是一樣的,但讓他們感到幸福的元素卻有不同,新的家庭幸福祕訣是什麼?《未來Family》在發刊一週年之際,以「新幸福家庭」為主題,遍訪多個幸福家庭,發掘他們的祕訣,同時也找來非典型教育教養的不同領域專家出奇招,暢談現代家庭可以如何增加全家人的幸福感。

另外,現代家庭是否能幸福,不完全是夫妻倆可以關起門來自己解決的,企業、政府制度性的作為影響至鉅,本期同步訪問政府方面的說法、蒐集關心員工家庭的幸福企業實際措施。

19世紀俄羅斯小說家托爾斯泰在名著《安娜卡列尼娜》中說:「所有的幸福家庭都是相似的,每個不幸家庭都有它自己的不幸。」聚焦看現代台灣,所有幸福家庭都很相似嗎?這是個有趣的問題。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