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我想被記警告!

來吧,和孩子一起小小嘗試越線受罰的滋味吧!

媽媽,我想被記警告!

是的,寒假一開始,我家那個被我同學說是公認最乖小孩的大女兒是這樣跟我說的⋯⋯

學期最後一天,孩子把老師發下來的獎懲明細給我看,告訴我她有N支嘉獎和M支小功,原因為何等等。

說完,國二的她補了一句:「媽媽,其實我一直很想被記警告!」


 

我這大女兒從小就是很溫和,甚至有些時候是相當膽小內向的,在師長的眼中她更是標準乖寶寶。但青春期的乖寶寶內心也有住著一個叛逆小子,想衝撞父母、衝撞師長、衝撞體制⋯⋯最想衝撞應該是當慣了好孩子的自己!

記得小五暑假她隨著高中同學到西安long stay一個月,其中有一週左右的時間自己一個人住到一個西安家庭中。當時西安家庭念國中的姐姐正面臨青春期的燥動,不只完全把大女兒當隱形人般地視而不見,也完全不和家人說話,甚至還甩門、丟東西⋯⋯。

當時的她在晚上LINE我,告訴我她好怕姐姐喔~但回到台灣,一晚在和她閒聊西安經驗時,她告訴我:「媽咪,其實我雖然怕姐姐但是我也好崇拜姐姐喔!」「嗯,妳崇拜姐姐什麼呢?」

「妳不覺得她敢把不爽爆出來很酷嗎?要我,我才不敢咧~」

「妳要不要試看看啊?妳也把不爽爆出來呀!試試不一樣的自己?」

「我不要,我不敢啦!我就是自己做不到才會崇拜姐姐嘛!」
 

青春正盛的叛逆期

記得國一下時,十分要求公平正義的她有段時間對師導小有微詞,回家的話題不斷繞著班導如何不公平,如何說話不算話,如何沒有原則⋯⋯說到生氣處還會念著自己真倒楣被分到這一班,或是為什麼不能換老師之類的氣話。

聽了她斷斷續續說了一個月後,我和爸爸都明顯感覺到她的抱怨能量正與日俱增中,但問她是否我們能和班導談談,她表示說也沒用啦!和她分析班導的好與不足時,青春正盛且小叛逆火苗正在燃燒的她根本聽不下去,既然小孩聽不下去,當爸媽的就別再續續說不停,要當個識相的父母。

於是,某天回家她又叨叨念著的時候,我耐心聽完她的抱怨後,我說:「聽起來妳們老師真的相當不公平又沒原則,但公平和原則是妳非常在意的事,否則妳不會這一個月來三天兩頭提這件事,對吧?」

「當然啊,一個老師管理二三十個學生如果不公平又沒原則,那誰會服氣啊?公平和原則本來就很重要,我當然非常在意啊!」

「那就轉學吧!妳覺得老師無法溝通,而老師的行為又嚴重影響妳的心情,為了妳的身心健康,我和爸爸都想幫妳轉學。」

話一出口,女兒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我。

「我才不要轉學咧,我去上學又不是為了老師,我為什麼要為了老師的不公平轉學,而且⋯她也不全然不好啦!」

這天起,女兒終於能好好地和我們用較客觀的方式來談班導,有一種「清醒」的感覺。她在和我們一起討論分析過後,自己也發現,其實班導是很不錯的老師。而且不只是班導,每個人都有其優缺點。

只是,當我們一直放大別人的缺點,他人的小缺點在自己想像的放大鏡下會被渲染成邪惡魔鬼;相對的,當我們過度美化別人的優點,他人的小優點也會被自己催化成蓋世英雄啊!

女兒說完「媽媽,其實我一直很想被記警告!」後,我們討論起做什麼能剛好是記警告而不是小過,萬一不小心失控不是被記警告而是小過,自己能接受嗎?我們從不交作業,講髒話,上課玩手機,到去燙頭髮都聊了⋯⋯

聊完,女兒說:「媽媽,其實我只是想送功過相抵的單子給老師簽,想知道我做不好的事時老師會怎樣?不過,剛剛和妳講完,感覺自己已經冒險過了,好像也沒那麼想被記警告了。」

「這麼快就不想被記警告了喔?!媽媽不在意你去冒險一下,只要不傷害到自己和別人,偶爾突破自己,做些瘋狂的事,在妳的生命中是好的也有可能是重要的喔!如果記一支警告能讓妳長出勇氣去嘗試一些妳原本不敢做的事,不再輕易畫地自限的話,媽媽個人覺得是值得的。」

女兒笑笑說:「媽妳真的怪怪的耶,還真的覺得沒關係。可惜,我還是不敢啦!」


青少年想突破,想犯規

自己從小是個無俚頭的小孩,是標準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國中畢旅自以為厲害就帶一群同學晚上去台北市逛街,結果完全不認識路回旅館,最後還是到警察局,請警察杯杯帶我們回旅館的⋯⋯而我的大女兒卻是個超保守的乖乖牌孩子。

但是我相信不管孩子外顯出來的樣子有多乖,青春年少的孩子心中一定想突破,想犯規,想測試大人的底線看看極限到底在哪裡?或許,這是證明自己長大的方式之一。

如果,您的孩子也告訴您他想做些不合教條的事時,請先別阻止他甚至責駡他,先聽聽他的感受,問問他為什麼想做這件事,再和他討論可行性及支持他。

也許,中年的我們心中也是很想做些脫離舒適圈的小冒險,只是礙於工作、礙於生活、礙於自己把自己綁住的父母形象,以至如此日復一日。來吧,和孩子一起小小嘗試越線受罰的滋味吧!

 

Photo:shutterstock/達志

執行編輯:許資旻、王信惠、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