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是品性養成的搖籃》從打雜阿弟仔躍上五星主廚,是阿爸教我,大家攏係『呷一怨一』 你要記得『呷一惜一』

一輩子只做廚師這一種工作,雖然也曾經迷惘過,起念是否要轉行,但至今沒有再做過其他行業,就是踏踏實實的把廚師工作做到好、做到極致。我想,這跟爸爸有很大的關係。

人生走入的第一個餐廳廚房,從此成為我一輩子工作的地方。 

要去餐廳上班前一晚,爸爸對我說, 「阿榮,呷頭路,大家攏係『呷一怨一』。 你要記得『呷一惜一』。」 

一輩子只做廚師這一種工作,雖然也曾經迷惘過,起念是否要轉行,但至今沒有再做過其他行業,就是踏踏實實的把廚師工作做到好、做到極致。我想,這跟爸爸有很大的關係。 

簡單四個字「呷一惜一」,珍惜每一個工作機會,是爸爸一輩子的工作體會,也成為我不管在哪工作,不管再辛苦,也會繼續堅持的座右銘;猶如踏實、勤懇,也是爸爸給我最好的遺傳。 

 

爸爸教我「聽師傅的話」

還記得上班第一天,充滿期待又提心吊膽的走進餐廳,三十幾坪的廚房,只有我和其他兩位師傅共三人。一進廚房第一件事,師傅交代先「換制服」。反正我年紀最小又最菜,所以師傅都叫我「阿弟仔」。 

「阿弟仔!」一聽到師傅呼叫,我趕緊跑過去,他交代了第一天的廚房工作,先把廠商送來的菜和食材搬進廚房、接著洗乾淨後備用。本來覺得工作還可以,我就慢慢處理,沒想到,用餐時間一到,師傅們忙得跟打仗一樣,廚房像戰場,一點都不假,只是我什麼忙都幫不上,光是幫忙拿個菜、洗鍋子,把這些工作「做完」,就已經手忙腳亂,根本還想不到「做好」。 

不過,廚房工作跟我想的根本不一樣! 

九點就開始搬食材、整理,十一點開始準備營業,時間一到,大火一開,師傅們一直在「出菜」,料理很多,並沒有充滿菜飯香,而是令人難受的油煙味與悶熱,還有此起彼落的「點菜」、「叫罵聲」。 

每個人都汗流浹背,但是廚房工作實在太多,反正師傅負責燒菜,其他就是學徒―我的工作。等到能喘一口氣時,已經下午兩點多,又餓又累,這時還不能休息,因為流理台滿滿用過的鍋碗瓢盆、鍋杓煎鏟,還在等著。 

說穿了,「毫無經驗」的學徒剛進廚房就是打雜,我上班第一天就體會到「人少事多離家近」,早上九點不到就出門,晚上十一點才到家,像是一場震撼教育,就連回家後媽媽問道:「今天上班怎樣?」我都快說不出話,直說:「工作好多,真的很累。」 

媽媽還是提醒我:「要好好認真做,聽師傅的話。」已經下工的爸爸也只說:「要勤勞、認真一點,不要怕吃苦。」 

 

呷一惜一的工作態度

想起當時的懵懵懂懂,還有兵荒馬亂的廚房,要談有什麼工作態度,真的還說不上,只是一想起爸爸工地的環境,每天風吹日曬雨淋,就覺得自己這點苦算什麼,反正「做,就對了。」到了隔天早上,我還是乖乖去上班。 

剛開始當學徒的日子,只要動作太慢、拖拖拉拉,或沒聽清楚請師傅再說一次,或問為什麼?那就完蛋了。師傅會先回敬三字經當發語詞,接著大吼,「我叫你怎麼做就怎麼做!」然後「一整天」飆罵不完的三字經,問候了所有人的親戚長輩。 

被罵幾次後,當然就學乖。不想被罵,就是把自己事情做好;做不完,就早點來、晚點走。另一個方法就是,機伶點,不要被罵還回嘴。只要是師傅交代的工作,就只要回答,「好」,然後「閉嘴」工作。也因此,我開始養成超快動作,吃飯快一點、動作快一點,在廚房走路都是「咻咻咻」。 

時時眼觀四面、耳聽八方,處於完全警戒的狀態。除了出菜要跟時間賽跑、還要時時面對師傅的教導,無形中也訓練出我的抗壓性。就像外國節目《地獄廚房》中,名廚戈登罵人毫不留情,就像是我在阿弟仔時代的工作寫照,原來東西方都一樣,學徒都是被罵出師的。 

壓力大、常被罵,常有撐不下去的念頭。有一天,看到爸爸正在客廳看電視,我馬上蹭到旁邊撒嬌,「爸~師傅好兇,每次都要我做好多事,學徒就我一個真的很累,我不想工作了……」 

話才說完,爸爸就回我,「我自己沒讀什麼書,人家給你工作是給機會,不要只是抱怨,要呷一惜一。」 

爸爸沒有生氣,也沒有怨嘆,依舊看著電視,淡淡的說完話,就像沒事一樣。原本我只是想要取暖、發發牢騷而已,卻被當場打槍,只好摸摸鼻子走開,但心裡的OS是,「哼,那以後再也不要跟你講了!」 

原本期待的「父子親情談話」,卻演變成一場「Men's Talk」。從此我開始練習自己思考問題,接下來該怎麼做,也養成習慣,以後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學會不要抱怨,自己先去調適化解。 

 

摘自 謝宜榮《那些廚房教我的事》/ 商周出版


謝宜榮

曾在國內非常多家知名飯店任職,從海霸王餐飲集團、喜來登飯店、晶華酒店、君悅飯店、華國洲際飯店……都曾有過謝宜榮主廚的足跡。

 

Photo by zhang kaiyv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