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盡人生故事,法醫楊敏昇:「下一代要超越我們很難,不要給子女太多壓力,平安快樂就好!」

人生,沒辦法按表操課,只能夠隨順因緣。人生在世,真的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所以要珍惜每一次相聚的機會。父母不必要求孩子追求世俗的功成名就,只要實實在在的生活,時間到了自然會找到一片天。

在新竹地檢署擔任法醫20多年的楊敏昇,曾經手國華空難、921大地震等大型災難,接觸很多非自然死亡的遺體,同時身兼「遺體修復師」,協助大體縫補、傷口處理、化妝等,讓他更能夠用平常心看待無常與死亡,從中獲得有關生命的領悟及體會。

自殺、車禍或其他意外,不外乎幾種常見的方式,看起來是同樣的事情,卻帶給我不一樣的體會。」楊敏昇分享曾看過孤獨死的情景,一位男性長者猝死於新竹電子遊樂場的外面、手上還握著一把錢,他的兒子穿西裝、打領帶,從香港趕回台灣,在驗屍時問了一堆問題,想要清楚了解死因。

經過交談,楊敏昇才知道這個兒子在過去20年其實很少見到父親,他的爸爸有鐵工手藝、嗜賭成性,寧可選擇拋妻棄子,自由自在過著「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對方詢問完後,突然站起來道謝:「因為我爸爸活著的時候渾渾噩噩的,我希望他最後能夠清清白白的走。」

每個看似簡單平凡的故事,都蘊藏了人生的智慧。楊敏昇談到,當了法醫後會看到很多不一樣的人生,他在20年前跟隨老師參與殯葬改革,最近出版新書《眼淚的重量》,也是由多位送行者分享他們不同的人生故事。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很難論斷對錯,但重要的是學會更珍惜人與人之間的相處。

 

看太多生離死別,更懂得珍惜當下

楊敏昇說,不管從事法醫或遺體修復,自己始終抱持「不相信鬼神,比較相信緣分」的態度。但萬萬沒想到的是,有一天躺在驗屍台上的竟然是自己的父親。

楊敏昇的父親曾任新竹監獄教誨師長達40多年,退休後的10年仍持續擔任志工,帶領一群人幫忙接待受刑人的家屬,包括一些不識字的阿公和阿嬤。直到有一次騎車外出,不幸被貨車撞上,從此天人永隔。

在40歲前,我認為人定勝天,但我現在更相信的是天命不可違。」這是楊敏昇驟然失去父親後最深刻的體悟。

楊敏昇回想自己小時候曾和一個典獄長的兒子一起玩,因為對方罵自己和家人,因而發生爭吵、甚至打架打到流鼻血,結果不但被爸爸教訓一頓,還被拉著去跟典獄長道歉,當時覺得自己沒有錯,心裡十分不服氣。

楊敏昇不諱言:「我那時候很討厭爸爸,覺得他很窩囊」,但隨著自己年紀增長、慢慢體會到人生的酸甜苦辣,才明白當年父親隱忍的心情,其實是因為有更重要的家人要照顧,「如果換成現在的我,應該也會跟爸爸做同樣的事情吧!」

他笑稱自己年少時很叛逆,「我爸爸曾告訴朋友,他這輩子教化過無數的受刑人,但唯獨對一個『犯人』沒辦法,就是他的兒子。」父子之間曾發生最大的衝突,就是楊敏昇原本答應父親先就近「窩」在五專準備重考,卻因為太投入社團和各種球類活動,完全「忘了」報名參加高中聯考。

「我那時做錯事,當然感到心虛,但第一次被爸爸狠狠打一頓之後,就會覺得不欠你了。」楊敏昇曾違逆父親的心意,彼此相處的時候話也不多,但在突然失去至親的那一刻,仍忍不住大哭一場。

父子相處50年的緣分,對他來說,真的太短了。人生在世,真的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所以要珍惜每一次相聚的機會。

楊敏昇自承以前看不慣很多的人事物,經常會直接批評,但接觸愈來愈多的案子,就更加發現很多時候就像剝洋蔥一樣,剝開一層還有一層,在故事的表象後面還有更多的故事。

尤其在父親意外過世後,他更加體會到很多事情不是自己能夠控制的,「隨順因緣」反而會是更好的做法。

「爸爸過世後,留給我的大禮物就是失智的媽媽,」楊敏昇即使工作再忙,每天一定會抽空去看看失智的母親,陪她吃飯、聊天。

楊敏昇聊到,現在陪伴媽媽的心情,就好像以前爸媽陪伴他們一樣,有時母子倆也會吵架,比方說家裡局部施工改裝,媽媽會以為兒子要趕她走、鬧脾氣,但能夠與家人相聚都是幸福的事。

有人認為,失智其實比癌症還可怕,楊敏昇卻很樂觀地說:「照顧失智病患是辛苦的,媽媽有時會不高興,但至少不會有煩惱。」

 

有專業就有活路,不過度限制孩子

楊敏昇說:「我每年都會驗到至少一件清大、交大等名校學生自殺的案例」,大部分是因為課業壓力的關係。

「有些孩子的表現其實很優秀,但是自我要求高,總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楊敏昇有感而發,有的人一發現走錯路就急著要跳火車,趕緊回到原點,但有時繞個遠路,順道喝咖啡、買特產、看風景,也是一種人生的樂趣。

楊敏昇自身的求學歷程並非是搭特快直達車,國中時期憑著不錯的資質被編到升學班,但比起乖乖念書,他更喜歡打球、彈吉他、唱歌、交朋友;高中聯考失利,選擇先念五專放射科,當兵時決定繼續唸書、插班考大學,由原本的放射轉入醫技系。

因此,他不會逼小孩要讀書、考第一名、念名校,但鼓勵他們要學一技之長,因為「有專業就不會餓死」。

楊敏昇認為,如果小孩不會念書,就乾脆去念技職學校,「那些很多人批評卻又前仆後繼的工作,其實都是不錯的出路」。他堅持讓兒子去念醫專、女兒也同樣是學護理專長,儘管兒子很多科都被當掉、重修,後來仍順利畢業,同時考取護理師執照及科技大學。

有一回,楊敏昇連續好幾天載兒子到醫院工作,起初感到很納悶,擔心他是不是連實習都被當掉了;細問之後,才知道是有八仙塵暴的患者送到新竹醫院,依規定實習生不能照顧重症患者,於是兒子自願擔任志工,到加護病房幫病人抽痰。

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人生進度,時間到了,自然會找到一片天。」楊敏昇看到兒子的改變,內心非常的感動。

不過,楊敏昇形容為晴天霹靂的是兒子大學畢業的第一天,就告訴他:「我不想做護士,想跟舅舅去做直銷。」他從小生長在公務人員之家,習慣一步一腳印的生活,但仍答應讓兒子去闖闖看。就像他經常和學生分享的想法,大學畢業不用急著找工作、常常換工作也沒關係,30歲前只要沒有借貸,都可以勇敢去追夢。

這位開明的老爸沒有反對兒子摸索人生,但建議他用自己的專長去賺錢,負擔自己的生活開銷。他到安養中心做兼職,一個月平均工作8天、收入2萬多元;在疫情期間協助做快篩、打疫苗,一天收入也有數千元。

我們這一代要超越父母很容易,但下一代要超越我們很難。」楊敏昇坦言,以前只要比別人多讀點書,就可以有不錯的工作和成就,但現在的孩子要面對更多的挑戰,「父母不要再給子女太多壓力」。

他看到很多孩子拚命上課、補習,有的還用遊覽車接小學生去上安親班,每天爸媽有做不完的工作、孩子也有做不完的功課,忙到身心俱疲,很難在臉上看到笑容。

「小孩平安快樂就好,只要實實在在的生活,不一定要追求世俗的功成名就。」楊敏昇相信,凡事不需要強求,每個生命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

 

照片提供:楊敏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