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孟昌》為人父母是一個不斷自我更新的過程!談教養,到頭來你會發現,最終要搞定的人其實是自己

成為「新手爸爸」,已經是十四年前的事了,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最大的衝擊,應該是「沒想到養小孩會占據我的生活這麼多時間」!

亞洲大學心理研究所研究生約訪,問了我一個問題:「您在成為『新手爸爸』時,面對的最大挑戰是什麼?」我發現自己成為「新手爸爸」,已經是十四年前的事了,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最大的衝擊,應該是「沒想到養小孩會占據我的生活這麼多時間」!

 

我努力適應讓一個新生命跟我的生命重疊在一起,因為他的到來,我不可能再像從前那樣「自由」了,嬰幼兒階段的他,需要百分百的關注。等到我好不容易跟孩子建立了「同體感」之後,一晃眼,現在的他進入了青春期,我卻發現他對這個「同體感」似乎開始產生抗拒。面對他的轉變,我突然覺得「陪伴」二字需要重新定義,這對於已經習慣某種親子互動模式的我來說,又是一波新的衝擊。

採訪的研究生聽完我叨叨絮絮的故事,有點驚訝地說:「我突然發現必須修改原本的研究大綱耶!因為我一直以為『初為人父』的階段,才會對男性在家庭與職業之間造成壓力,沒想到隨著孩子不斷的成長,要面對的挑戰其實不同。」


 

父母要面對事

回首當時毅然選擇離開高教的職場,成為一個自由工作者,其中一個心願就是希望在陪伴孩子上多投注一些時間和心力。這幾年下來,確實也發現在選擇「工作少一點,家庭多一些」的生活模式後,經歷了一段在「自我實踐」和「社會期待」間調適和掙扎的過程。

當這段路走得似乎越來越平穩,跟家人間的連結也越來越緊密時,我忘了孩子的成長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進入了不再與我「同體」的階段。回首當時那個義無反顧辭掉工作、奔向家庭/孩子的我,突然發現,我又得重新面對一次自我的「更新」,才能夠在這條路上陪孩子繼續往前走。

究竟是什麼樣的情境,讓我意識到孩子不再是那個跟我「黏」在一起的小跟班了呢?話說,有一回兒子和太太之間,因為「使用手機而影響課業學習」的問題引發了衝突,我在開車載兒子前往學校的路上,想聽聽他對這件事情的想法,也試圖讓他理解媽媽的擔憂。沒想到,兒子劈頭便說:「說來說去,你就是在幫她說話,而且,我的課業都是我自己在努力,你又沒有幫什麼忙,你憑什麼說我課業如何、如何?!」

被他這麼一嗆,我一時語塞,彼此靜默了好長的時間。直到快抵達校門時,我才對他說:「我相信你並非不重視課業,也不希望再因為手機的問題,跟媽媽起衝突,所以,請你想一想,這個問題以後該如何解決,好嗎?因為,我好像束手無策,而且,你會覺得我跟她同一國。」我把問題丟回給兒子,在他仍有情緒的當下,選擇不主動介入。

在回程的車上,我感覺有點失落,但卻又覺得兒子在某方面說得並沒有錯。我並沒有方方面面的去關顧他的課業學習,憑什麼對他的成績說三道四呢?表面上,我好像想聆聽他的心聲,但實質上,我確實私心挺了太太多一點。我赫然發現,兒子已經不再是跟在我身後的那個小小孩了,他直挺挺的站在我的對面,身高甚至超越了我,我必須重新學習跟他互動、對話的方式。

有了這個覺察與認知,我才能超越我們之間的「同體感」不再那麼強烈的失落,進而重新定義「陪伴」的意涵。隨著孩子的成長,他對生命主導權的掌控力道必定越來越強,如何在先前彼此緊密、「同體」的關係中,所累積的信任與愛的基礎上,再陪他往前走?我想,這是他帶給我的新功課,也將開啟我在經營親子關係上的新視野。

話說回來,伴隨著孩子的成長而來的,如果是不斷的變化與轉換,那麼,身為父母所要面對的,就是不斷的自我更新與調適。若從這個角度來談「教養」,你就會發現當中的核心對象或許不是孩子,而是我們自己。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