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總停不下來、常肚子痛、愛找手足麻煩等,或許是不知如何表達而「拐彎」情緒的徵兆,關鍵在父母的引導

情緒沒表達出來,會藏在精神與身體中。情緒不會真的消失,而只是「拐彎」或間接出現,表現為身體狀況與行為問題。以身體狀況而言,年幼男孩的情緒常以肚子痛與疾病出現,較大的青少年則可能表現為憂鬱、高風險行為、藥物濫用,有時還會自殘。

三歲的傑西看完電影《獅子王》之後,成天在家裡像頭獅子邊爬邊吼,沒完沒了,爸爸怎麼叫都停不下來。直到父子倆一起看了第二遍,爸爸才明白:刀疤和木法沙之間的爭鬥和木法沙的死亡,讓小傑西嚇壞了。 

• • • • • 

麥可整個二年級天天肚子痛。他個性非常害羞,班上非常吵鬧,常有出其不意的各種狀況,學年將盡時情況愈演愈烈,終於超出麥可所能負荷。他極度焦慮擔心,卻無法將這些感受訴諸言語,所以肚子幫他表達了。 

• • • • • 

十歲的賈柯在足球聯賽踢偏了一球,造成他們這隊錯失冠軍盃。他滿心懊惱,外表卻完全看不出來,只是那整個禮拜他一直找妹妹麻煩。 

• • • • • 

大衛的女友在他大三那年的十二月跟他分手。兩人從高一開始約會,她是他唯一的朋友跟知己。這是他在第五次家庭諮商時透露的,當時他已嘗試過自殺。 

 

以上幾則(真實)故事都是情緒表達的例子。情緒表達是指一人正面或負面情緒的外顯,包括聲音與姿勢的表達和各種舉止,像是「高興地蹦蹦跳跳」、重踩階梯、用力摔門。

 

男孩情緒「拐彎」 

練習情緒的一種方式是透過表達,這種情緒技巧涉及發展層面。口語表達最方便有效,但孩童首先得知道情緒的名稱,才有辦法說得出來。缺乏詞彙,情緒就會透過舉止表達出來。而若男孩在這當中學到不該表達情緒,他們就會一直採取這種「年幼」的行為模式來表達感受。如果男孩(與他人)持續漠視其感受,最終他們的情緒會幾乎「消失」。 

情緒沒表達出來,會藏在精神與身體中。情緒不會真的消失,而只是「拐彎」或間接出現,表現為身體狀況與行為問題。以身體狀況而言,年幼男孩的情緒常以肚子痛與疾病出現,較大的青少年則可能表現為憂鬱、高風險行為、藥物濫用,有時還會自殘。 

本章開頭的四則例子,描繪了拐彎表現的情緒。他們當中沒有一人運用直接的口語表達,那是滿足所需很有效的方式。為什麼他們卻辦不到?在這現象背後,有許多文化上與發展上的因素,「兄弟規範」(如:男人不能哭)無疑是其中之一,男孩的語言發展也是一個。 

必須牢記的是,當情緒沒有透過口語有意識地傳遞,情緒能量並沒有消失,它必須另找去處。當它無法直接出來,就得另覓他法,好比散熱器透過溫控閥散熱來解除壓力。這種拐了彎的情緒表達,包括種種偏差行為,像是:侵略、憂鬱、大鬧、自毀等,以及身體症狀如:肚子疼、頭痛、恐慌等。所幸,情緒表達的技巧很容易教。 

 

引導年幼男孩的拐彎情緒 

假如傑西在看電影時能夠說:「我好怕。」(或把臉遮住說:「我不想看這一段。」)他爸爸就會知道去安撫兒子的恐懼。直接溝通這類情緒的好處是,傑西能學到自己的情緒真實不虛,很重要;憑藉一些幫助,恐懼感是可以克服的。對一個三歲小孩來說,這世界感覺安全多了。恐懼一旦遠離,他就不必藉著爬行躲避危害。 

麥可的肚子痛顯然是在傳遞他的不知所措(記住:胃裡有很多接收大腦傳遞的情緒訊息的受體)。我們假設在這情況,無法避免麥可會肚子疼,也假設他有那種容易受不了的激發系統(arousal system),這在害羞小孩身上很常發現。所以,與其認為麥可能藉著說出來而防止肚子疼,不如想,他找人說出這些狀況而能讓肚子疼消失。情況正是如此,麥可與爸媽談了他的感受。爸媽告訴麥可,向他們講出他的感覺,肚子痛的情形會好轉,然後爸媽製作了一張小咒語讓他隨身攜帶,上面寫著:「我覺得有點怕,但我會沒事,肚子痛啊肚子痛,你可以走開了!」 

那一年,麥可每天上學前都把那張紙放進褲子口袋。果然有用!小紙片上的字眼經過精心挑選,這裡必須解釋理由。麥可堅持要用「我會沒事」,而不是這咒語原本的「事情會過去」。他知道必須安撫他自己,兒童其實是感覺專家。 

這段介入也靠著一些行為管理:家裡冰箱上的貼紙表。只要麥可跟爸媽分享他那天的感受……每當他讓肚子痛消失,爸媽就給他一張貼紙。第一週過去,肚子完全不痛了(這類表格在第一週或第二週效果最好)。但他們仍讓貼紙圖擺在那裡一陣子,好提醒全家人繼續分享彼此感受。 

 

處理較大男孩的拐彎情緒 

賈柯若能告訴爸媽和教練:「沒踢進致勝球,我實在好失望好羞愧。」他就能展開解除那些生理化學物質的必要過程。結果,賈柯卻以肢體拐彎處理他的情緒,惡整他妹妹。在心理諮商與危機會報中,「處理」(processing)指的是:談論與某種強烈情緒相關的事件;事件大至恐怖創傷,小至日常一切。情緒處理往往需要不只一次,歷經一段時間;面對創傷尤其如此。一般說來,小孩大人都能從事後隨即說出來的過程而好過許多,然後他們會繼續談,直到那情緒完全被處理好。 

沒有例外,首要目標是讓男孩體驗或感受自身的情緒,第二個目標,則是透過談話來掌握情緒,而非藉著偏差行為或任其消失。如果賈柯能講出自己沒踢進球的失望,應該就不會讓這情緒脫離自覺,拐彎表現為傷害妹妹。他把自己情緒藏得很好,爸媽完全不知道在這攻擊行為下是他對自己的強烈不滿。結果,賈柯沒學會妥善面對輸掉比賽─沒有贏─與失望之情。很多男孩一直掩埋失望,沒有處理,結果變成恥辱,長久背負恥辱絕對不利身心。 

第四則故事是個極端例子,顯示情緒以自殺企圖拐彎溢出。大衛比較年長,家裡從來不談感受,所以他早已學會漠視自己的情緒。有一次家庭諮商裡,大衛承認自己也想傷害前女友,至於為何沒那麼做,他也說不上來。他也不能保證不會再傷害自己(所以他還沒出院)。在醫院時,諮商的進展十分緩慢。他不記得有過任何情緒。但在持續的個人與家庭諮商之下,他的家人確實展開漫長緩慢的「化解」過程,設法解開大衛從小學到漠視感受的這個結。 

 

「鍛鍊」男孩的情緒表達:學習平衡情緒

男孩若漠視情緒,恐怕也將失去體驗、感覺情緒的能力。一個辦法就是防患於未然,另一個辦法則是挺身介入,時時鍛鍊他們的情緒表達。鍛鍊手法視情況而定。總地來說,情緒鍛鍊能幫助男孩發展和維持各種情緒技巧。 


交織:一項重要技能 

交織情緒與思考的例子包括:

㈠對可靠的人口頭確認、表達感受;

㈡自我對話(在內心與自己交談);

㈢經常寫下或「記載」你的感受。

這種情緒技巧最重要的好處,或許是讓男孩有機會把感官經驗轉為有意義的感覺與思維。 

交織不同情緒。交織不必然是情緒跟思維,情緒也可與其他情緒交織。負面情緒可與正面情緒交織,這可能就是讓人生沒那麼糟的原因……悲痛時也感到安慰,害怕時覺得放心,就是兩個例子。正反兩種情緒交織的結果,就是男孩比較能面對、調整自己的情緒。把這視為一種平衡動作。太多悲傷太少安慰、太多憤怒太少希望,都是不平衡的情緒經驗,負面情緒不平衡,無感、憂鬱就可能成為固定模式。交織正面跟負面情緒,有助於平衡情緒體驗。 

值得一提的是,當負面情緒與其他負面情緒交織,結果會是「層層堆疊」的消極否定。情緒沒有處理,就一直累積,一層又一層。舉例而言,當賈柯把自己沒完成致勝球的失望藏在心裡,那失望就跟憤怒交織,之後又跟恥辱交織。把感覺說出來,也許就能防止這堆疊的負面情緒。 

 

提升正面情緒 

男孩的正面情緒也需要鍛鍊。正向心理學不是什麼新科學,但近來益發受到重視。正向心理學的研究包括:智慧與堅持等特質,和開心、希望、快樂、關愛等正面情緒,會如何影響孩童與成人。用在男孩的情緒看來,日常生活能感到正面情緒的男孩,要比不能如此感受的男孩更有韌性也更健康。 

男孩生活裡缺乏正面情緒是很嚴重的事,原因有幾,最明顯的是:這樣的男孩無法充分體驗人生的各種經歷。再想想正面情緒在交織所扮演的角色,我們需要正面情緒來平衡身心。若男孩缺乏正面情緒,就只剩下負面那一半……害怕而沒有安慰,憤怒而沒有體諒,失望而沒有樂觀,絕望而沒有希望。 

 

情緒表達對男孩的好處 

能夠確認和表達(「鍛鍊」)男孩的正面及負面情緒有哪些好處,這裡做個總結:

㈠釋放生理層面的緊張,防止身體出現狀況;

㈡釋放心理層面的緊張,防止情感失語症(沒有能表達感受的詞彙)、憂鬱、焦慮、行為違常之類的心理糾結;

㈢能交織想法與情緒;

㈣能平衡正面及負面情緒;

㈤能避免男孩的情緒消失不見─之後再以其他形式重現。 

 

摘自  瑪麗・寶絲林區《男孩情緒教養:引導他好好說話,遠離恐懼、憤怒、攻擊行為》/ 橡實文化

 

Photo by Jep Gambardella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