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過度保護和形影不離,會使孩子變得脆弱,因為他們沒有學會如何自己解決問題

安全措施受到了褒貶不一的評價。舉例來說,如今的遊樂場地板都是塑膠材質,表面柔軟,(有些人表示)玩起來很無聊,不會特別引起小孩子的興趣。漢娜.羅森在《大西洋雜誌》上指出,對安全的重視已經扼殺了兒童對於探索、透過自己做決定來學習的本能需求。

文/珍.特溫格JeanM. Twenge

密西根州有所小學禁止學生玩兒童最愛的鬼抓人遊戲,說這種遊戲很危險。還有一所學校禁止學生側手翻,除非有教練監督。很多城市已經禁止玩街頭曲棍球(一種用球棍和橡皮球玩的街頭遊戲。喜劇電影《反斗智多星》裡呈現了遊玩的情景:有車子來的時候會先暫停,同時大喊「有車!」)。加拿大的多倫多有幾位市政府官員希望能解禁街頭曲棍球,在街頭設立了帶有防護措施的曲棍球場,還附帶一長串規則──這種玩法和1980 年代自製球棍與球門、不戴頭盔或護具的傳統玩法已大不相同,而且以前的規則是小孩子想出來的,而不是大人。

最近的一項民意調查中,有70% 的成人認為從他們小時候到現在,這個世界對兒童來說已變得越來越不安全,即使一切證據都顯示, 現在的兒童其實比較安全。我們總是保護孩子,讓他們避免遭遇(真實和虛構的)危險,等到他們上了大學,建立起拒斥現實世界的安全空間,我們卻很驚訝。

 

保護有利有弊

那麼,對安全的關注是好事還是壞事?與許多文化和世代趨勢一樣,可能兩者皆是。美國人對安全的關注始於一項令人讚揚的目標: 保護兒童及青少年免於受傷及死亡。相關的推廣行動當中,最顯著的當屬行車安全,包括強制使用汽車安全座椅、強制繫安全帶、限制青少年駕駛權的「漸進式」駕照法規,以及將全國合法飲酒年齡提高到21 歲的一系列法規。加裝了安全氣囊、防鎖死煞車系統,以及內裝材質變軟的汽車,也更能保障各年齡層乘客的安全。這些措施效果卓越: 車禍死亡率直線下降,且以兒少族群的下降幅度最大。2014 年死於車禍的兒童與青少年人數與1980 年相比只剩不到三分之一。

越來越少兒童和青少年在汽車裡喪命,這無疑是件好事。汽車安全座椅雖然不免造成父母的麻煩,卻能拯救人命。安全帶和青少年更安全的駕駛行為,也能產生一樣的效果。上述這些都是關注安全的明顯好處,而從這些方面來看,重視安全其實沒有壞處。每次有嬰兒潮世代和X 世代發表對汽車安全座椅和安全帶的看法,說「以前沒有這些東西,我們還不是活下來了」,我總覺得厭煩,對啦,你們是活下來了,但那些沒活下來的已經不在我們身邊,再也沒辦法懷念他們在旅行車後座滾來滾去的往事了。

其他安全措施也受到了褒貶不一的評價。舉例來說,如今的遊樂場地板都是塑膠材質,表面柔軟,(有些人表示)玩起來很無聊,不會特別引起小孩子的興趣。漢娜.羅森在《大西洋雜誌》上指出,對安全的重視已經扼殺了兒童對於探索、透過自己做決定來學習的本能需求。她提出了一項替代方案:英國有一種遊樂場,以過去的兒童可以自由嬉戲的常見廢棄停車場或垃圾場為設計藍本。孩童在那裡可以到山坡上玩滾輪胎,攀著繩索當鞦韆玩,盪一盪偶爾還會盪到小溪裡,還可以在鐵桶裡生火。羅森提出以下觀察:「如果有10 歲的小朋友在美國的遊樂場生火,有人會去報警,那個小朋友應該會被帶去接受輔導。」有一部以遊樂場為主題的紀錄片,其中一幕拍攝一個看起來大約8 歲的小孩子在鋸一塊沒有擺穩的木板。我猜不只是我,應該有很多現代父母也會立刻想:「他會把自己的手指鋸掉。」但他沒事。

羅森並不是第一個觀察到我們可能過分保護孩子、把他們養成軟腳蝦的人。《今日心理學》(Psychology Today)編輯哈拉.艾斯妥夫. 瑪拉諾(Hara Estroff Marano)在她的著作《軟腳蝦國度》(A Nation of Wimps)裡指出,父母的過度保護和形影不離,會使孩童變得脆弱,因為他們沒有學會如何自己解決問題。她寫道。「看看完全消毒的童年,膝蓋上沒傷疤、歷史課偶爾才拿C。孩子需要知道,他們有時需要覺得難受。我們能透過經驗學習,尤其是不好的經驗。」蕾諾. 斯肯納齊(Lenore Skenazy)也提出了與現今觀念背道而馳的育兒法, 在《自由放養的孩子》(Free-Range Kids)一書中稱之為「自由放養法」。她在自己的網站上解釋,她「一直在對抗一個觀念──我們的孩子不斷面對怪人騷擾、綁架、病菌、分數、暴露狂、沮喪、失敗、偷嬰賊、蟲子、霸凌、男人、在外過夜,與/或非有機葡萄帶來的危險」。她認為對安全的過度執著,代表了扼殺孩子的創造力和獨立性。2016 年她接受《衛報》訪問時表示:「這個社會逼我們總是設想最糟的情況,行動時要想著那可能會發生⋯⋯社會上的一切都是這樣建構起來的,這讓父母嚇得要命。為了因應,他們只好讓孩子時時待在有人監看的環境⋯⋯這毫無樂趣可言。」由於i 世代的恐懼、謹慎小心,而且熱愛安全空間,我有一個朋友說,我應該把這個世代改稱為「P 世代」── P 代表英文的Pussy(娘炮)。(我跟他說,我覺得這個稱呼不會受到歡迎。)

那麼,為什麼變得更安全的世界,沒有孕育出願意冒險的世代? 孩子為何沒有因為覺得安全而敢於冒險?簡單來講,因為人性不是這樣。一般來說,人克服恐懼的方法是挺身面對,而不是畏縮逃避。舉例來說,治療恐懼症最有效的方法是讓恐懼症患者起身迎戰最大的恐懼。此時若沒有任何壞事發生,恐懼感就會減輕,接著消失。如果沒有類似的經驗,恐懼感則會持續存在──或許這就是i 世代的遭遇。

 

摘自 珍.特溫格《i世代報告:更包容、沒有叛逆期,卻也更憂鬱不安,且遲遲無法長大的一代》/大家出版  

 

Photo:photoAC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