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考上日本食育執照

仔細想想,父母最在意的,大部分跟食育有關。若孩子有強大的食育教育基礎,知道要如何煮好吃的白飯,每天乖乖吃早餐,或知道要如何看消費期限、營養成分,父母一定可以放下心頭千斤重的牽掛。

陪伴孩子讀書時,我強制自己不滑手機和不插嘴。眼睛瞄到作業時,雖然常手很癢、很想拿起橡皮擦,但強忍著;雖然話到嘴邊,還是吞下去。於是,我決定來考一個什麼執照,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專心念自己的書,就不會忍不住想當糾察隊長。結果,我不理他們,他們反而安靜專心下來。親子一起努力比較有說服力,和一種同船共渡的同理心。

我一直對料理很有興趣,以前在台灣考過廚師執照,現在換挑戰日本食育講師。

奮鬥大半年後,我終於如願考上!很想跟大家分享中年婦女暗自熬夜苦讀換來的喜悅,但總是踢到鐵板。

「我考上日本的食育講師耶!」

「真的嗎?好棒棒喔!不過,那是什麼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此篇文章僅限訂戶觀看?

本篇文章出自第48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