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的一個決定,讓我掉入地獄,成為大人之後,我學會在決定前,多點緩衝和保護

當我們成為大人、老師或父母時,每一個決定都會是眾目睽睽,即使一切有思考安排,或許也避免不了類似的狀況,因此,希望能提醒自己,在決定前,多點緩衝的照顧。

國小五年級是我最風光的時候,因為個子高,比一般同學提前在四年級就進入樂隊的我,到了五年級也破例成為最年輕的指揮。高高的個子,與每天定期出現在司令台上,在小小的校園裡,算是風雲人物。

每到運動會前夕,我們學校的樂隊就會轉型變成鼓隊,每天早上與放學,都會固定練習,當整齊的鼓聲劃破天際,響亮的節奏響起時,總會吸引全校同學在操場圍觀。身為鼓隊指揮,我拿著長長的指揮棒,吹著哨子,站在隊伍的最前面,當「嗶~~~撥~~嗶」的長短音一結束,鼓聲瞬間響起,全體隊員便在我的指揮下器宇軒昂地前進。

從操場的這一頭走到另一頭,距離不長,但卻變化豐富。司令台前,我會再變換哨音,全體隊員轉換鼓聲,向台上長官敬禮;走到操場尾端,指揮棒往後一揮,全體隊員同時變化鼓聲與隊形,成為花式交叉,整齊又壯觀!

即使每天同樣的內容不斷重複,但大家卻百看不厭,每到練習時刻,四周圍觀的小朋友與熱鬧的掌聲,從沒停過。

國小五年級因為被編到體育班,老師成天帶著校隊練習、比賽,我們這群不是校隊的同學,也就過著很鬆散的生活;那時,沒人留意到上課跟成績的事,對我而言,鼓隊與運動會的正式表演,就是全部的重心,我每天都會把指揮棒帶回家練習,雖然長長的指揮棒攜帶不便,又因裡面放著的鈴鐺有些吵雜,但指揮棒就是我的自信所在,成為鼓隊指揮就是最快樂的事!

___

有一天傍晚,那是運動會前一天的週五放學時間,我和同學留下來準備明天的海報。當我們在教室開心畫著海報時,卻突然聽到操場傳來指揮棒的聲音,起初,我以為是聽錯了,指揮棒明明在我身邊,怎麼會有哨音跟指揮棒的聲音呢?但當我跑到走廊一看,竟然發現指導老師正在教一個隊員指揮的手勢,老師很有耐心一個步驟一個步驟教她,她做得很熟練,也指揮得很好,看起來他們練習了很久很久了。那一刻,我震驚到不知如何是好!

我直覺地跑到他們身邊,哭著問老師說:「你們在做什麼?」老師突然見到我也嚇了一大跳(平常放學,我都趕著回家幫忙工廠),他很為難地說:「你的動作一直不標準,我跟你說了很多次,可是你都沒有改進,所以我私下就想讓XXX來試試看,她做得很不錯。」


我只能接受這個結局

老師說的這些話沒有錯,我想起老師的確有跟我說過有些動作不夠標準的事,但我不知道我有這麼糟到要讓老師私下訓練別人,如果老師有這樣的想法,我一定會更努力練習,讓動作百分百到位。只是,我心裡想到的這些話都沒辦法說出口,慌張難堪的我大哭著跑開了,我覺得丟臉又難過,越跑越快,老師在後頭追不上我,還趕緊回頭騎摩托車,我一路跑到校園外,老師才終於追上我,他抓著哭得難堪又狼狽的我說:「對不起,我本來想告訴你,可是又不知道怎麼跟你說,但既然你知道了也好……。」老師後來說的話我已聽不清楚,那時的我覺得自己是個失敗者,看著老師也不知回應什麼,只能說:「好,我知道了。」

回到家,我哭得很傷心很傷心。一直以來,我都活在自己的驕傲裡,我懊悔自己竟沒有把老師的糾正認真改進,最後換來這個結局。爸媽總是用善解教我不與人爭,他們安慰我,要我體諒老師的難處,接受這個結局。

第二天,就是運動會。去學校的路上我非常忐忑失落,一下子就到了鼓隊集合時間,老師可能想說我畢竟都知道了,另一個指揮也的確比較好,就直接要我跟另一個指揮交換位置,我在隊員的注目下尷尬地把指揮棒交給她,背起小鼓站在左邊第一排第一個位置,也是全校同學都清楚可見的位置。

隊員們對這突如其來的安排都感到錯愕,礙於時間短暫,老師只匆匆交代:「陳怡嘉同學的動作一直有些問題,老師跟她說很多次了,但她沒有明顯改進;所以老師另外也教導XXX,今天就換XXX上場,怡嘉也同意了。」

我不知道老師竟然會在今天就直接把我換掉,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又深怕自己哭出來,只能尷尬點頭。

匆忙的幾分鐘內,升旗典禮開始,鼓隊又在大家面前出場,當我們站定位時,我聽到全校的嘩然聲,接下來的窸窸窣窣與對指來的手勢,我知道應該是在討論今天指揮變成鼓手的事,我在全校的指指點點中艱難前進著,含著淚水走完長長的一條路。

表演一結束,大家得趕緊回到班上,繼續接下來的活動。

這件事,就這樣結束了。
 

後來的人生,我非常努力

老師如天高,老師的理由沒有錯,都是我的錯。隊友們只能拍拍我的肩膀,要我別難過;父母教我看其他面向,說老師讓我四年級就進樂隊,其實對我很好了;小小的我因為覺得是自己不夠好,才被換掉,在發現的那一天大哭之後,就從沒跟老師抗議過,默默承受著委屈和失落。老師或許看我「適應得很好」,也從沒再多說什麼。

但,這件事的粗糙作法打擊了信任,雖然後來的人生,我非常努力過好了,也願意繼續給別人信任和愛,但到了心的最底層,就有深深的不安全感。我還是能夠給愛,但害怕背叛,對於別人的離開不會吵鬧反擊,而是先把自己變得獨立勇敢,築好最堅強的堡壘,做好最壞的準備,讓自己隨時能夠不帶眼淚、不糾纏的離開。

我不斷學著跟這件事和解,不斷跟那個小女孩的我對話。我想老師也是第一次處理這樣的情況,他沒有經驗,所以做得不好。我想著老師其他的好,還是感謝他。我早已不怪他了,但我不知道「我內在的不安全感」,是不是跟這件事有關?
 

在決定前,多點緩衝的照顧

現在,我成為老師,也是大人了。寫出這篇文章,是希望提醒自己:當我們成為大人、老師或父母時,每一個決定都會是眾目睽睽,即使一切有思考安排,或許也避免不了類似的狀況,因此,希望能提醒自己,在決定前,多點緩衝的照顧。

如果要做一個重大決定,我會事先提醒對方,明確讓對方知道還有幾次機會,是不是快到底線了?我不會突然就下生殺大權,用絕對權力要求對方只能接受。在每個決定後,也會寫小紙條或找對方談談,讓他瞭解我希望他學會的事情,以及我的心意。

大人的一個決定,是小孩的天堂或地獄。當我們成為大人的時候,要格外小心保護每一個小而脆弱的心。

至於那個不小心被傷害的自己,也要學著原諒別人的不夠周延,放下只剩自己還待著的過去。「沒有關係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痛苦與挫折,終有意義。」

生命的一切都是養分。放下過去,才能讓能量進來!

願我們成為大人的時候,同理包容,照顧好每個相遇的孩子。


每一個成功學生的背後,都有一個人生導師!」

我是嘉嘉,我陪你更強!

FB專頁「女王的教室 國文老師陳怡嘉」

LINE@「女王的教室」群組,歡迎提問。

 

Photo By:pixabay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