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孩子的安全,沒有一件事是小事!

用一種「賭賭看」的僥倖心態在面對育兒,但是危險往往就隱藏於我們看似平常的生活中,無論在任何時候,孩子的生命安全都該放在育兒的第一順位,是任何事物都不能取代的堅持。

母親到底能不能在忙碌的育兒生活中,抽空到外面呼吸自由的空氣?當然可以,問題在於爸媽是否有身為父母的責任心,以及這個社會有沒有友善的托育環境。

一名母親和朋友外出吃飯、購物,獨留兩名幼子在家長達4個小時,結果不幸造成8個月男嬰因趴睡窒息身亡,父母也因觸犯兒少法,被帶至警察局製作筆錄。這雖是昨天一早的新聞,卻已引起台灣民眾的熱烈討論,大部分的人都將攻擊的火力集中於母親的身上,認為這個媽媽自私、沒有責任心。

母親到底能不能在忙碌的育兒生活中,抽空到外面呼吸自由的空氣?當然可以,同為兩個孩子的母親,我非常了解育兒生活有多麼苦悶,必須常常抽離家中環境,適時到外面呼吸一下自由的空氣,問題在於當母親獨自外出時,有沒有合適的人選接手育兒的工作。

 

身為父母,想要獲得自由得先為自己的行為負起責任

婚後,因為歷經6年不孕的磨難才終於有了孩子,雙胞胎出生之後,我相當珍惜自己身為母親的身份,所以願意傾盡所有來做好母親的工作,但也因為過度疼愛孩子,而忘了要好好照顧自己,難纏的產後憂鬱跟隨我將近兩年的時間,在家人的陪伴和自己的努力下才慢慢康復,因為走過產後憂鬱,讓我對所謂的「負責」有了更深的認知,開始願意嘗試用更多不一樣的方式來照顧孩子,而不再只堅持事必躬親。

負責是指能自己或他人的行為承擔責任,因此負責有兩個層次,第一個是對自己負責,第二個才是對他人負責,以人性的角度來看,一個人必須先做到對自己負責,才有能力對他人負責。每個人都需要自由,但是身為父母,想要獲得自由之前先為自己的行為負起責任吧!否則是沒有資格談論自由的。一個能對自己行為負責的父母,必須常要有「自己這樣的行為會造成什麼結果」的認知,才不會在育兒生活中產生矛盾,或發生危險憾事。

偏偏有些父母,明知道某些行為可能會造成什麼危險的結果,卻還是選擇假裝不知道或沒看見,用一種「賭賭看」的僥倖心態在面對育兒,但是危險往往就隱藏於我們看似平常的生活中,無論在任何時候,孩子的生命安全都該放在育兒的第一順位,是任何事物都不能取代的堅持。就像事件中的母親,她不可能不知道把幼子獨留在家中的危險,卻還是選擇不願意去面對,自己出門逛街和朋友吃飯。又比如說安全座椅,都已立法實行規定這麼多年,仍然有父母甘願拿孩子的安全來冒險,總是讓我百思不得其解,很想搖晃這些父母,看看能否讓他們清醒一些。

 

建構友善的托育環境

除了檢討父母是否能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之外,以小窺大可見這個社會缺乏友善的托育環境。筆者育有一對龍鳳胎,龍鳳胎兩歲的時候,先生到中國工作,我則留在台灣獨自照顧兩個孩子,考量到自己一打二的不容易,於是商請婆婆同住,協助照顧兩名幼子。這種生活過了半年,我和婆婆都不堪負荷,於是我提議開家庭會議,討論如何改變育兒模式,最終家中三個大人決定讓孩子去讀幼兒園。

我們的想法是這樣的:我和婆婆得利用孩子去讀幼兒園的時間,雙雙可以喘口氣,做一些個人喜歡的事情。雖然生活開銷因為兩個孩子讀幼兒園增加不少,但我們都認為非常值得!因為不管是外出與人聊天、或是到健身房運動,都可以讓我和婆婆在忙碌的育兒生活中,抽空讓自己的身心得到休息,當主要照顧者的身心維持健康平衡的狀態,孩子才能因此獲得更有質量的照顧。

雖然我是母親,當我不只有考慮到自己,還把範圍擴大至婆婆,除了出自於對夫家長輩的尊重,更多是提醒自己,雖然身為母親,不要只看見自己的付出,忘記其他家人也同樣一起在承擔家庭的責任,讓自己保有休息的同時,也要體恤家人也有此需求,不論對象是長輩或者另一伴,應該給予每個家人想念自己的機會。

當時,為了尋覓一個適合的托育環境,真是煞費苦心,從做完決定到找到幼兒園整整花了三個月的時間,這已經是距今整整7年前的往事了,沒想到台灣如今的托育環境,仍然有改進的空間。在發生憾事後檢討,雖然有點事後諸葛的意味,但我認為改善托育環境,建構一個友善建全的系統,才能真正減少問題發生,防患於未然。
 

困難和挑戰,讓我們成為更好的父母

十月懷胎一朝分娩,一對男女從此多了父母這個身份。只要有正常的生育能力,在身體上成為父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但要在心理上接受並確認父母這個身份和角色,相對而言就困難重重,尤其對於女性來說更是難上加難,因為社會普遍對母親這個角色的期待比父親偏重很多,想要安然渡過角色轉變的適應期,必須付出很大的努力。

以我自己為例,雖然在六年不孕的時間裡,我一直渴望成為母親,但在生下雙胞胎後,仍然經歷一段難熬的角色適應期,同時成為兩名幼子的母親,讓我總是忍不住感嘆父母的難為,但是我知道就算父母再怎麼難為,都不能成為自己不想負責任的籍口,這種心理上的矛盾和衝突、理想與現實的差距,頓時將育兒生活變成一只編織細密又巨大的牢籠,層層罩著我無法呼吸,只要一逮到機會,就忍不住拚命想飛向外面那個看似可愛的世界。

在雙胞胎上小學的現在,回頭看過去那段與孩子生命緊密結合的時間,才驀然發現,那些年我只看到困難帶給我生活上的限制,卻忘了檢視因挑戰所累積的豐富經驗和多元能力,因為兩個孩子,因為育兒的困難和挑戰,讓我成為更好的父母,真心感謝那段淚水與汗水交替而成的歲月。
 

最後,我想分享自己將近9年當父母的心得:

也許下面這段話,可能會在少子化的台灣社會引來謾罵批評,但我深深覺得,負責雖然只有兩個字,但實際要做起來確實非常困難,照顧孩子需要各個層面都巨細靡遺,如果自知沒有辦法承擔起責任,那千萬別輕易生小孩,與其當一個不負責任的父母,還不如當一個對生命負責,卻選擇不生孩子的人。

 

Photo:tung256,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