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你相伴才是餘生

愛一個你愛也愛你的男人,愛一個對你好的,愛一個聰明有智慧、不斷進步的男人,愛一個善良的男人,愛一個有承擔的男人,或者至少,愛一個像男人的男人吧。

二十歲的時候,餘生對我來說還有很長的日子,長得幾乎看不見盡頭,三十歲的時候,餘生還是很長,四十歲了,餘生依然不短。而今,我漸漸明白,餘生也許不長了。

 

找一個人共度餘生,到底有多難?

二十歲的時候相愛,或者是青梅竹馬的兩個人,又是否可以一起走完餘生漫長的路?
我認識的兩個人,他們是青梅竹馬,長大後成為戀人,本來是可以一直走下去的,但他是極其聰穎的人,想要的不是男女之情,而是智慧。他很年輕就選擇出家,獨自走上一條不一樣的路。

多年以後,我問他,是不是放下她了?

我以為出家人的答案是放下了,當然是要放下的。

他微笑說:「哪兒會放下呢?為什麼要放下?無所謂放下,也不需要放下,讓它放在那兒就好。」

放在那兒,再也不會提起來,但他對她的這份感情,是跟他對別人和對眾生不一樣的,是親厚些的,卻也回不去了。

我終究是個凡俗之人,聽著聽著,心裡竟然覺著有點兒難過。他餘生還是會有她,她在他心裡終究是有一席之地,她的餘生也有他,他永遠在她心裡,沒有人可以代替,只是,這兩個人不會一起度餘生了。

每一次受傷,每一次對愛情失望,我們總想著放棄算了,從今以後再也不要這麼愛一個人了,有什麼意思呢?我們所愛的,我們所執著的,我們曾以為無論如何也放不下的那份感情,終究會消亡。

可是,當你再一次遇到愛情,你又重新有了希望,你跟自己說,有個人陪你走人生的迢迢遠路,有個人陪你吃飯,吃你吃不完的菜,有個人陪你玩,有個人陪你看花開、看雪落,有個人陪你看月圓月缺,有個人在冷颼颼的冬夜把你凍僵的手放進他褲兜裡暖著,有個人陪你滿世界跑,有個人跟你吵嘴,有個人陪你過生日,有個人偷偷吃掉你的巧克力,有個人被你欺負,有個人共度餘生,那多好啊。

長夜寂寥,如果可以,為什麼要孤單?可他必須是你愛的人。

可惜,並不是每個人都那麼幸運,一開始就遇到對的人。

分開之後,咬著牙放下,牙都碎掉了,卻還是放不下;放下明明在自己,為什麼這麼難呢?難道真的要走過萬水千山的路嗎?原來,是不需要放下的,只要放開手就好。

如果他是那個錯的人,把他有多遠就扔多遠吧,放下是那麼美麗的事,他配不起你的放下。

 

下一個對的人在哪兒?他會出現嗎?

我很想告訴你,那個對的人是一定會出現的,可事實卻不一定。那就首先讓自己成為一個對的人吧,你怎麼能夠期望一個糟糕的你會遇到一個完美的他呢?

你肯上進,就會遇到一個上進的人;你變聰明,就會遇到一個聰明的;你珍惜自己,就會遇到珍惜你的人。

一個人的時候,善待自己,學會自愛,學會自力更生,變聰明些,再聰明些,好好裝備自己,有一天,那個人會出現,到時候你也許還沒準備好,可哪兒會有人是完全準備好去迎接一段愛情和一個對的人呢?是永遠不會準備到最好的,而是遇到他之後慢慢變好。

愛一個人,就是找一個人,一起回去。他是可以一起回去的那個人。

有他的日子,才算是過日子;他在,你就不缺什麼;他很可惡,偷偷吃掉你的巧克力,可他也會陪你吃人間煙火,吃到世界盡頭。

不要只愛一個好人,不要只愛一個優秀的男人,不要只愛一個有才華的男人,不要只愛一個有趣的男人,不要只愛一個條件很好的男人,不要只愛一個肯遷就你的男人,也不要只愛一個愛你和疼你的男人,請你一定愛一個有擔當的男人。

深情不是重擔,而是擔當。

什麼都會幻滅,愛情也會有老去的一天,一個有擔當的男人才不會對你使壞,才值得你與他並肩。

愛情使人年輕,也使人年老,但我們心裡有一部分,直到永遠都是一個青澀的少年,雖然無數次失望卻也滿懷希望,等待著初見。

請你一定成為一個對的人,當你對了,那個對的人自會款款而來。

他一直都在,昨日天涯,來日咫尺。

人生是有一種遇見,微笑頷首,如夢如幻,如故如舊。明明素未謀面,卻也似曾相識,怎麼好像很久以前已經見過了呢?在剛剛好的時候,他喊你一聲,你聽見有人喊你,回過頭去,看到是他,你眼睛一彎,對他笑了:「是你呀!等你呢,請你一定陪我走到最後。」

人世茫茫,路漫漫,他就是歸途,他是歸途上陪你行走的那個人,直到人生散場。

誰又知道餘生有多長呢?但我知道,有你相伴才是餘生,否則,那只是一個人孤單漫長的路。

 

摘自 張小嫻《愛一個像男人的男人》/皇冠文化

 


Photo:Matthias Stiefel,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吳怡蓓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