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頸酸痛、我希望媽媽能夠快樂!

我們不能期待媽媽一定要快樂、要滿足,我們只能接受媽媽如是的模樣。媽媽能否快樂或滿足是媽媽的功課和選擇,做孩子的得要學習允許和接受媽媽可以有不快樂或傷心的能量。

病人:肩頸酸痛半年,很僵硬,有時睡覺會痛醒,現在一點點,有時會很痛,不大能轉。左邊比較痛。
醫師:你在氣媽媽什麼?或媽媽什麼讓你很有壓力?
病人:我很感恩媽媽耶,我不知道為什麼你這麼說?
醫師:媽媽給你什麼壓力?
病人:想不到。
醫師:妳覺得自己需要做什麼事讓媽媽感覺好過?
病人:我想要賺很多錢讓她過好日子,想帶她到處玩、走走。
醫師:為什麼想帶媽媽到處走走?
病人:可能是因為我在單親家庭長大,都沒有機會帶她到處玩,以前都工作很忙,會想讓媽媽過的很好、帶她到處去玩 、讓她快樂,媽媽常常不快樂(哭)。

醫師(幫病人調整能量):這個就是妳的壓力源了。我們不能期待媽媽一定要快樂、要滿足,我們只能接受媽媽如是的模樣。媽媽能否快樂或滿足是媽媽的功課和選擇,做孩子的得要學習允許和接受媽媽可以有不快樂或傷心的能量。看看脖子現在覺得怎麼樣?

病人:比較好了,但是左肩還有些刺痛感。
醫師:那裡還是有一堆擔心媽媽的能量卡住。妳不需要擔心媽媽,她有權力為自己的生命做選擇,而不是聽妳的安排。妳的肩頸卡著一堆和媽媽有關的擔憂和想法,這就是壓力。
病人:我不曉得這是壓力?
醫師:當你感到很沮喪時,家人卻希望你應該很快樂的時候,那你們彼此都會給對方壓力。

沮喪有什麼不好呢?如果媽媽笑,妳就覺得很好,媽媽沮喪,妳就覺得不好,那是自己的分別心,認為這樣才是好,和那樣就不好等。其實情緒就只是情緒,要允許每種情緒都能自由的流動;人不可能一直很快樂,但也不會一直都很不快樂,因為快樂和不快樂本來就是一體兩面的,有快樂的存在就會有不快樂的存在。所以,要學習當媽媽有沮喪的能量時我們很OK,當媽媽有快樂的能量時我們也很OK,都很好。

不然她每天在你前面都得要很努力的假裝很快樂,妳也要很努力的想辦法討好她讓她快樂,這樣雙方都會活的很累,你累她也累。人的情緒本來就是會起起伏伏的,接受情緒如是的樣子就好。

病人:我覺得我先天比較憂鬱、比較焦慮,我常常告訴自己要樂觀。
醫師:這也會是個問題,常告訴自己要樂觀就是在否定自己真正的情緒。 例如:當我們感到很緊張的時候,如果一直告訴自己不要緊張、不能緊張,那我們一定會越來越緊張的,因為我們的心念會一直聚焦在抗拒和否定緊張,所以緊張的能量反而會如影隨形。 如果你可以不強迫自己一定要樂觀,你反而可以比較放鬆和樂觀。

病人:我憂鬱時才會這樣一直想要快樂,所以不應該一直想要快樂?
醫師:當我憂鬱時,我接受我有憂鬱的感受和情緒。
病人:可是憂鬱的感受很痛苦。
醫師:痛苦來自於抗拒,而不是感受本身。我們會不斷的告訴自己:「我討厭這個感受,我為什麼會有這種感受呢?為什麼我就不能快樂一點呢?我想要快樂一些?我為什麼就這樣悲觀不快樂呢?我怎麼老是這樣差勁!」 我們就像這樣不斷的打趴自己,所以就越來越痛苦了。

我們來做個練習: 去察覺和感受憂鬱的感受,帶著好奇心去看看憂鬱到底是什麼樣的感受和身體反應? 是酸酸、痛痛、還是緊緊的感受? 當我們仔細和專注的觀察這個感受,它有產生什麼樣的變化嗎?

病人:覺得比較鬆開了,沒有那麼不舒服了。
醫師:是啊,感受會來來去去,沒有特定性,它來了就去看這個感受是什麼感覺、去探索,當我們不抗拒時,感受就會慢慢改變和消失了。任何感受本身都不是問題,我們的問題是在於對某些感受我們不要它、討厭它、排斥它,認為它不應該存在等。當我們的心念不斷的抗拒它,那它就緊緊跟著我們了。

病人:謝謝醫師,感覺肩頸鬆開多了,我回去會繼續練習!

*每個人肩頸痠痛的原因都不一樣,不一定是跟媽媽有關,得要找到背後的原因和調整背後的原因,痠痛的症狀自然就消失了。

 

 

Photo:Romain Toornie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楊逸慧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