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學習

我的一位好友,前些年丈夫去大陸做生意,他們的孩子那時念高中,她自己白天在出版社上班,晚上回家要照顧快90歲的婆婆,還有一位大伯(她先生的哥哥),但大伯從小智能障礙,生活上就像個老小孩。


前幾年,先是這個一生都在童蒙狀態的大伯猝死,家裡只有她和婆婆和兒子,她只好自己扛著,幫死者擦洗、換衣褲,唸經,等天亮找葬儀社;第二年換成她婆婆過世,還是她帶著兒子扛著,處理葬禮一切,她丈夫在整個過程中只回來一天。這中間她還要應付小叔夫妻的騷擾,他們硬說媽媽的遺產(事實上沒多少)分得不公。


那一年,她自己的父親過世,因為是外省人,家裡人丁單薄。當時她對...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此篇文章僅限訂戶觀看?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