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爭吵時,請先顧好自己的情緒

你無法勉強別人同理或是理解你,重要的是透過明確、清楚的溝通,讓自己感到舒暢。這是你能做到、控制的。

文│琳賽‧吉普森

不論是何種互動,評估對方的情感健全度才能保護自己,了解對方的情感狀況,將更容易預測對方的回應。

若你的父母表現有類似情感缺失的行為,用下列三種方式和對方鍊接,就不會讓自己生氣難過:

一、表達然後放下。

二、專注在結果,而不是情感交流。

三、處理,而不參與。

 

表達然後放下

明確、平靜且客觀的告訴對方你想說的話,同時享受自我表達;不要想控制結果,也不要期待對方會聽進去或改變,因為你無法勉強別人同理或是理解你,重要的是透過明確、清楚的溝通,讓自己感到舒暢。這是你能做到、控制的。

 

專注在結果,而不是情感交流

捫心自問,在這段互動中,你想要得到什麼?假使是你的父母,你想要父母傾聽你?了解你?後悔他的所做所為?向你道歉?補償你?

倘若你的目標是父母學會同理或改變有關,最好就此打住,另找一個明確且能達到的目標。記住,你不能指望不成熟、恐懼情感的人變成另一個樣子。

在每次互動中確認你想要的結果,然後設為目標,例如:「就算緊張也要向母親自我表達」、「告訴父母今年不回家過年」、「要求父親和氣的與我的孩子說話」目標可以很簡單,像是全家達成共識,或決定是否要吃年夜飯,甚至只要表達自己的感覺就可以達成。儘管你無法讓對方理解你的感受,但可以要求對方聽你說,關鍵就在進行互動時,都要想清楚你要的結果。

再次強調:專注在結果,而不是交流。一旦專注在雙方的情感交流、想改善或改變感情關係,互動就會惡化,這個人會在感情上退縮、想要控制你來擺脫自身焦慮。若是專注在特定問題或是結果,反而可能接觸到這個人成熟的一面。

當然,面對具有同理能力的人,提出雙方間的情感問題並尋求解決是健康的。對情感健全者可以坦誠談論自己的感覺,他們也會分享感覺和想法,只要雙方情感夠健全,這種明確、親密的溝通就能讓彼此更認識對方、得到滋養。

 

處理,而不參與

與其和情感缺失者談感情,不如設定互動目標,包括時間和主題。或許你得不斷引導對話,朝向你想要的目標進行,以四兩撥千斤的方式避開對方改變話題的企圖心,或是逗弄你的情緒圈套。互動時請記得保持風度,並做好心理準備,問題可能需要重提很多很多次,直到獲得清楚的回答。堅持不懈的提問讓情感缺失者無力招架,分散注意力或逃避的企圖心終會瓦解。不過在觀察對方和敘述自己的感覺時,也要處理好自己的情緒。

 

對象是父母,多少會有些疑問:

Q:這方法聽起來好像是用冷酷、不舒服的方式,建立跟父母之間的互動。我不想跟他們在一起時還得無時無刻的動腦筋。

A:如果萬事如意,你也很享受和父母的相處,就沒有必要使用這個方法。若你變得情緒化、生氣或失望,最好切換到客觀觀察、互動處理模式。你並不冷酷,只是幫自己維持平衡。


Q:若在情感上和父母保持距離,我會覺得不自在、有罪惡感,我想要自在的和父母相處。

A:客觀觀察並非不坦率或是欺騙,只是避免捲入情緒漩渦惡化大局,避免造成不良結果。身為一個成年人,要能夠獨立思考,互動也是一樣,具有明確的自我覺知不等於不忠。


Q:和父母相處時不情緒化雖然好,但你沒看過我父母多激烈、多會操弄人的樣子!我對他們的反應不知所措。

A:我們都會因為另一個人的情緒不知所措,這稱為情緒感染。若把重點放在觀察,就會比較有安全感,而不會被颱風尾掃到!若自己有一點點改變,都能從感受對方苦惱的壓力中抽離,因為那是他們的苦惱,不是你的,就算有一點感受,也不會像他們一樣痛苦。


Q:父母對我很好,他們負擔我的學費還借我錢,若覺得他們情感缺失,感覺是大不敬。

A:感覺、想法並沒有所謂的對錯,只有行為才分對或錯。覺得父母有情感上的缺陷,並不是大不敬;有自己的想法,並不是不忠。要成為一個情感健全的成人,要能在自由的觀察、評估他人。父母給了你一切,你可以欣賞、感激並尊重他們,但無需假裝他們沒有人性缺陷。


Q:當父母讓我有罪惡感的時候,我怎麼能保持平靜、繼續觀察呢?

A:罪惡感並不是不好。要保持平靜可以藉由專注在吸氣、吐氣,讓自己集中觀察正在發生的一切,並默默的用確切的字眼敘述。在心裡描述能幫你從大腦的情緒中樞轉移到較為客觀、邏輯的區域。另一個方法就是數一數:父母發作了幾秒?可以看著時鐘決定你還願意聽多久,等時間一到,有禮貌的打斷,說你有是要忙,很快就得離開或是掛電話,然後切斷互動。你也可以告訴自己:是他們想把自己的感覺強加在我身上,我沒有做錯任何事,我可以有我自己的想法。試著提醒自己,父母就像一個鬧脾氣的孩子,只是想要分散注意。只要平心靜氣,把注意力放在想要的結果上,不要被惹惱,不快的情緒很快就會過去。


Q:平靜的時候,我可以實行這些技巧,但當父母批評我的時候,一切都飛到九霄雲外去了。我就像超級盃裡的足球選手一樣緊張,要怎麼平靜的觀察並處理呢?

A:超級盃的足球員也許很緊張,但可以確定的是他也盡力保持鎮定。運動心理學大多學習在壓力下如何放鬆,你的目標就是練習專注在想要的結果上,讓自己不緊張。這不是在打超級盃,所以無須緊張,你不需要引導父母表示什麼或說些什麼,也無關輸贏,只是讓自己不被父母情緒渲染。


Q:我很擔心我的父母,一點小事他們都能不高興,我只想讓他們快樂點。

A:辦不到的。你可曾發現:無論做什麼,父母都不會開心多久?他們抱怨,但不代表他們想要讓心情變好。在他們的療癒幻想和偽自我中,可能需要受很多苦還有不停埋怨。你不該放棄自己的人生推他們前進,一旦如此,他們可能變得更難搞而且更不快樂。

摘自 琳賽‧吉普森《假性孤兒:他們不是不愛我,但我就是感受不到》/小樹文化

 

Photo:Joan Sorolla,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