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署越南籍輔導員 嚴沛瀅:敞開心胸,幸褔就握在手中

新住民家庭因為語言及文化差異,需要花更多心力來經營家庭關係,嫁來台灣二十年的嚴沛瀅,也曾因不適應而萌生自殺念頭,所幸有先生的包容鼓勵,不僅伴她走出低潮,甚至重拾書本,拿到大學文憑,成為移民署首位越南籍輔導員。

新住民家庭因為語言及文化差異,需要花更多心力來經營家庭關係,嫁來台灣二十年的嚴沛瀅,也曾因不適應而萌生自殺念頭,所幸有先生的包容鼓勵,不僅伴她走出低潮,甚至重拾書本,拿到大學文憑,成為移民署首位越南籍輔導員。

 

來自越南的嚴沛瀅,嫁到台灣二十年了。面對跨國婚姻,她曾因為中文不流利、生活落差大,動不動就用「哭」來抒發情緒;現在,她不僅花十年讀完空中大學、成為移民署首位越南籍輔導員,就連和婆家的相處也愈來愈融洽,在平淡穩定的生活中看見幸福。


語言隔閡是新住民家庭最大的挑戰
「跨國婚姻,其實面對的是兩個家庭文化的問題,」嚴沛瀅談到和丈夫朱繼濤相差16歲,在越南因工作結識,原本期待嫁到台灣能夠找到薪水更優渥的工作(當時兩國的最低平均月薪相差約7倍),不過卻很快就有了第一個孩子,又和公婆、小叔等親戚同住,不但語言有隔閡,很多生活習慣也都不一樣。


她分享自己曾鬧過的笑話,包括把微波爐拿去清洗、飲水機冒煙仍不知要加水、不會使用洗衣機(有衣服就丟下去洗,不知道會耗費很多水),也不懂為何要將地板擦得很乾淨,卻又要穿室內拖鞋……,「生活中有很多的不習慣,甚至覺得婆婆都針對我,後來才慢慢明白其實是長輩的叮嚀和教導。」


在朱繼濤的眼中,老婆的不適應,除了不熟悉台灣的生活環境和方式外,也因為年輕想家,更難融入在地的生活,加上中文表達不好,譬如「我很餓」卻說成「我餓了」,往往造成更多的誤解及不快。
結婚初期爭吵、衝突不斷,甚至經濟一度陷入困難,嚴沛瀅曾想回越南居住,也曾望著住家後方的火車軌道,萌生自殺的念頭。


幸好,透過時間的磨合、彼此的了解,家人的生活相處逐漸獲得改善,尤其是先生願意費心去同理、了解,並給老婆最大的鼓勵及支持。


走出去接觸人群,世界變得更美好
家中僅有三兄弟、沒有姊妹的朱繼濤說,當時難以體會另一半的心情,以致容易發生口角,後來只好適度遷就她、了解她,「我發現她整天關在家、個性變得封閉,因而想辦法讓她走出去,鼓勵她去救國團上課。」


上課的目的,並非為了學習技能,而是要多接觸人群。在先生的支持下,嚴沛瀅跨出重要的第一步後,世界就變得很不一樣。例如,她在伊甸基金會擔任志工,幫忙分類整理二手衣物、打電話邀約身心障礙朋友來參加活動,雖然只領微薄的車馬費,但「沒賺錢就少花錢」,生活過得相當充實。


此後,她決定繼續念書、擔任志工和通譯、投入職場工作,一路走來,感謝有另一半的支持及建言,而先生則肯定老婆的態度,認真付出、不計較,就是熱衷做好每件事。


「除了願意付出外,適不適合是最要緊的,」隨時掛著笑容的嚴沛瀅說,了解自己的興趣和能力很重要,也要懂得為自己鋪路,例如持續進修中文,因為語言就是一把萬能鑰匙,可以開啟生活文化的大門。


目前分別就讀高一、大一的女兒分享,爸媽在教養上各自扮演不同的角色。媽媽十分注重生活的禮貌和態度,爸爸因為較熟悉台灣的教育制度,主要負責功課方面的陪伴。


「與人相處懂得謙虛、忍讓,不會與人起衝突,平安就能順利,」這是嚴沛瀅在職場上的生存哲學,而談到夫妻及親子之間的相處,則主張「心與心之間的包容,可以讓家的生命維持更好、更久。」


以婆媳的相處為例,即使早年經常發生摩擦,她總會對婆婆說:「媽媽不要生氣,我不懂,下次不會這樣了」;幾年前,婆婆因為脊椎問題住院開刀,擔心沒人照顧她,她也答應婆婆,開完刀就在旁邊照顧她一星期,從此感情互動更好。


嚴沛瀅指出,即使工作再忙,每週都會找時間和先生、女兒一起吃飯,有時晚上也會陪先生走路運動,過年過節時整個家族也會聚餐出遊,到北投或陽明山泡溫泉、到武陵農場看風景,「只要家人相處在一起,不管到哪,都是最幸福的時光。」

 

嚴沛瀅一家
家庭成員
朱繼濤(工程顧問公司副理,56歲)、嚴沛瀅(移民署越南籍輔導員,40歲)、大女兒朱綺婷(19歲)、小女兒朱玉絢(16歲)
家庭故事
因為家人的支持,外籍配偶在台也能繼續求學、取得文憑,在工作上有不錯的表現,讓家庭生活更加穩定和樂。
幸福心法
全家人每週再忙,也要找時間一起吃飯,每月一次家族聚餐出遊,陪伴長輩且讓感情更融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