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普通又特別的求學路

自學是一條需要很大的耐心,耐力,及自律能力的路,但日後回望,那一年的確是無可取代的一年,其辛苦,充實,之中迷惑的時候,與快樂的瞬間,難以言傳。

美國的早療體系依年齡而分,兩歲可進入公立學校,如資格符合,則可在義務教育制度中習業至二十一歲。其各式計畫,約略以幼稚園為分界,入園時由心理師評估後建議合適的診斷名,及適當的安置環境。

 

親愛的小圓

小圓五歲,在經過兩年公立學校密集早療課程後,學校給我的唯一選擇,是自閉特教班,屬於自閉程度較重的孩子待的地方。於是就去看學校了,看了低年級班,又看了高年級班;高年級班有個十歲的女孩,因為無法表達自己的想法,激動的哭起來,旁邊的老師面色凜然,嚴肅的大聲命令她:『Use your words!』對當時的我來說,是個不小的衝擊。

回家的路上,我簡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無法說,想著女兒就要孤伶伶一個人去那冰冷的地方讀書了。車程顛簸,終於到家,打開車門時,我跟身旁的小圓爸爸說:『我不要讓她唸了。』

 

自學的一年

因為如此,小圓就自學了一年。

這個決定當然不是一個長考後的周延結論,但選擇自學的主要原因,是我不認為郡教育局屬意的特教班適合當時的小圓。我的想法很簡單,假如她是可以教育的,我希望她學到的人生第一課,是情感表達,及與人互動,而不是怎樣作個好學生。即使行為不逾矩是如此重要,但將大把力氣花在管束與修正上的教育,畢竟不是我的首選。

自學那一年,我們額外安排了醫生,找了治療師,也找了營養師。在家添購各類教具,鞭策自己偷懶的個性,定時排親子活動,還報名參加體操課及舞蹈治療課。

原本不說話的小圓,從那一年開始,漸漸有了破碎但穩定成長的語言,漸漸認識世界,漸漸讓我除了辛苦的記憶之外,也有了快樂的回憶。

 

辛苦後甜美的果實

自學是一條需要很大的耐心,耐力,及自律能力的路,但日後回望,那一年的確是無可取代的一年,其辛苦,充實,之中迷惑的時候,與快樂的瞬間,難以言傳。

終於有了語言的女兒,在六歲時,重新回到了公立教育體系,換了一個環境較自然的特教班,並且成為班上比較有反應的學生。但我念念不忘那個十歲女孩,我不願小圓成為那個激動難語卻無人體恤她的孩子,於是很自然的,在公立教育體系中尋找合適的安置班級,成為我的職志。小圓在九歲時,轉入特教學習中心,入國中時,由於我不同意學校推薦的安置班級,申訴後進入以修業為主的特教班,現在已是在一些幫助下,可獨立學習的某個普通又特別的國中二年級學生。

如今的學校,是一間明亮,感覺純樸,而不太大的中學。

上午教授課本知識,下午學習生活技能〈比如煮菜〉,體育課每天都有,每週另有與一般生融合的音樂,美術,電腦,及表演藝術課程,以及兩次社區教學。

師生比約一比三,老師雖有許多要求,但不太勉強孩子,在鑑定會議的時候,她這樣向與會人士介紹小圓:『禮晨是個聰明的孩子,她的能力比她表現出來的要強多了。』一種讓人安心的感覺。

我想我當初的決定應該不是個錯誤的決定,而我但願女兒的求學路雖有挑戰,但安穩平順,並有足夠的快樂,讓她勇敢面對未來的人生。

 

 

執行編輯:王穎勳、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