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孩子,讓孩子學到保護自己安全的能力

常常在看早上路隊的時候,爸媽匆忙地載著遲到的孩子到校門口,孩子一付不干我事的樣子,反而爸媽連聲道歉:「老師,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是我睡過頭了,他才會遲到….」,深怕孩子委屈地幫孩子求情。
  • 阿助
  • 2016-04-25
  • 瀏覽數6,693

常常在看早上路隊的時候,爸媽匆忙地載著遲到的孩子到校門口,孩子一付不干我事的樣子,反而爸媽連聲道歉:「老師,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是我睡過頭了,他才會遲到….」,深怕孩子委屈地幫孩子求情。

 

永遠躲在背後的孩子

有時孩子在家鬧起床氣時,爸爸媽媽幫他請假再睡;功課沒寫告訴老師孩子太累了;覺得孩子被欺負時,就大人出面去理論幫忙討公道….太多時候孩子碰到問題和困難,都是我們大人搶先而出,直接為孩子去出力、伸張,讓孩子不用自己去面對問題和困難,而退在第二線第待問題落幕。

關心孩子,我們常怕孩子太累、太挫折、太危險…,不敢讓孩子多跑步、騎單車、出遠門、…。東擋西阻的避免孩子不在身邊的不安,不過卻也常來不及、阻不住就孩子身邊左近所發生的意外和危機。誠然這不是我們所樂見的,卻也真的防不勝防。

我們可曾想過,孩子何時可以為自己多做一些判斷和保護,從中學到自我脫困的經驗和能力?! 其實,只設想「為孩子建構一個絕對安全、無害的環境」,反而常忽略了孩子如果多一些自我應變的能力,可能可以減少很多來不及的困難和傷害。

動作片明星布魯斯威利,在電影「扭轉未來 (The Kid) 」一片中,演出一位事業順利卻有人際課題的中年人。劇本讓小學的自己,穿越時空來現代求助。而中年的他穿越回到過去,幫助小學時被霸凌的自己。然而即使是幫助小時候的自己,劇本並不是寫中年的他,跳出去阻止或幫忙趕走霸凌者。霸凌發生時他只是教會小時的自己自我保護、面對困境去處理或反擊。從頭到尾只在遠處陪伴、激發勇氣,並沒有出現及介入。讓小孩子自己去完成課題。

當小孩的自己對抗了霸凌困境,而回到中年的他,也贏回了能力和魅力,完成人生的重要課題。我們真的可以看到西方人在協助被霸凌孩子的思維:大人是孩子永遠的依靠,卻不是出現處理的主體。孩子也才學會人生中自我保護、自我發展的能力。

 

家長現在幫助孩子的,未來就是孩子缺乏的

在令人心痛沸沸揚揚的新聞聲浪中,孩子安全和健康的議題,成為大人們心中不敢想像的大石。在孩子太小不能自我保護時,安全的環境與氛圍,誠然是大人重要責任。但是該為孩子建構的其實是能力,而不是一個無菌(零危險)的環境,因為儘管可以避免病菌(危險因子)的侵擾,但是人們終其一生,很難只活在無菌室中。我們其實不能忽略了孩子面對危險的自我處遇及應變能力,以免在面對突發危機狀況時,孩子們幾乎無招架之力。

校園裡,多年來在處理孩子被霸凌困住時,大人的出面討公道(甚至暴力出擊),常止於立即而短暫的效果。當孩子再一次碰到挑釁時,會怕事情鬧大而不可收拾,又會開始默默地隱忍,重啟另一段無助循環。

身為一位訓導人員,我通常是讓孩子安心信任地說出經過及擔心,引導他去觀察及判斷,如何不危害自己的自我防護下,找到勇於面對及求助的技巧,再加上大人零容忍地當後盾,讓孩子相信挑出來處理是好的。

孩子通常能面對霸凌者,清楚訴說自己的主張;霸凌者也才能看到自己所造成的危害,自己的作為將無所隱藏,及未來可能要承擔的後果,此時霸凌也才會及時停止。

校園外生活中,當孩子碰到騷擾、意外…等安全課題時,如果能學會如何躲避、應急求助,如店家、路人、回校、通報…等技巧。相信,遠比天天接送孩子,孩子所學會更多,也更能獨立去面對大人不在身邊時的困境。

幫助孩子建立保護自己的意思,培養維護安全的能,我們才能真的更安心。

 

執行編輯:王穎勳、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