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張榮發的遺囑爭議看到的幾件事

家庭的幸福不僅在人生在世要營造,如果身後事沒及早安排好,可能會令一世努力毀於身後,令手足之情分崩離析。

2016年1月長榮集團前總裁張榮發先生過世後,關於其子女所公布之遺囑已經引發社會廣泛的討論。一些質疑包括:

1.何以一大國際企業集團之總裁,其鉅額遺產之分配竟建立在對於子女間和睦相處的願望上?

2.對於特留分規定的明確違反,也造成了大房子女之不平可想而知。

3.就企業經營權接班人之指定(這其實本非遺囑能處理之事),面對大房子女在公司持股比例上明顯多於二房子女之現實,仍指定二房子女,卻期待大房子女遵從這份遺囑?

4.相較起來,特留分的爭議還算是比較次要的了。

我們也許都不像張榮發先生有這麼多財產可能造成子孫間的波濤洶湧,但是與其立了一張可能造成子女對簿公堂的遺囑,那還不如不立,一切依照應繼分就好。

由此看來,家庭的幸福不僅在人生在世要營造,如果身後事沒及早安排好,可能會令一世努力毀於身後,令手足之情分崩離析。

我曾經有客戶明明是正值壯年,在傳統觀念下不會跟「立遺囑」產生聯想,但他努力了半生,掙了點財富,屯好了養老金,也作足了保險規劃。但他擔心的是若自己跟另一半共同發生什麼不幸,剩下的財產,他希望能照自己的意志分配,想像這種可能性,我就非常能理解他的想法,於是也幫他擬定了設想各種狀況的遺囑。

人總是有私心,總想留給某些待自己好一點的人,可能是老伴,可能是哪個最孝順的孩子,但立遺囑當然是希望繼承人能夠接受自己分配的方式並和睦相處,而如何避免爭議,可以提供以下幾點分析:

 

一、形式合法性的必備:

1.遺囑是有嚴格的法定程式的,民法承認的也只有自書遺囑、公證遺囑、密封遺囑、代筆遺囑及口授遺囑五種,證人有幾個,如何宣讀、如何簽名,都有詳細臚列,萬一自己看不懂,還是建議找法律專業人士諮詢。遺囑一旦有不合法律規定的地方,可能造成效力全無,立了也只是枉然。

2.就算依照法院見解,某些形式上部分違反之情形並非遺囑全部無效,但是一旦需要透過法院才能確定遺囑效力,必然還是造成配偶、兒女、手足為此對簿公堂,殊非立遺囑人的本意啊!

3.再來,在自己意識還清醒、表達能力良好時,別避諱了,早點準備吧!因為,在預算可及時,公證遺囑比代筆遺囑更好,代筆遺囑又比自書遺囑或口授遺囑爭議性更低。雖然自書遺囑跟口授遺囑,只要形式要件符合、證據保全方法(如:錄音錄影)做好,效力並無差異,但是因為公證遺囑與代筆遺囑的見證的人多了(幾個證人同時說謊的機會比較少吧?),日後繼承人爭執的機會跟風險就更低了。

4.法律有規定,未成年人、受監護或輔助宣告之人、受遺贈人、繼承人及其配偶或其直系血親(子女或祖父母)不能為遺囑見證人,可別千萬找了有利害關係的繼承人或受遺贈人當證人,那遺囑效力就喪失了。

 

二、實體爭議性的降低:

1.之前說過,人都有私心,撒手人寰之前,也許還有對哪位繼承人(可能是配偶、子女或兄弟)無法化解的不滿,但是如果在遺囑中給不到特留分或連特留分都不給,那恐怕連有分配到的繼承人也高興不起來,因為特留分遭受侵害的繼承人本來依法就可以行使扣減權,回復相當於特留分比例的遺產。這種狀況下,一場訴訟在所難免,難過的是,往往是手足之間,或是父母一方與其他子女彼此興訟。

2.除了遺產分配外,莫作過多非遺產事項的指定。一來,繼承本不包括職位方面的指定,可能造成未被指定一方的不滿,張榮發先生的遺囑就是個適例。

3.事先就不同種類遺產的價值做好估算,並且據此指定比例,別讓繼承人間為了鑑價又起紛爭,也非被繼承人在天之靈所樂見。

4.特留分之指定務必清楚,最簡單的就是直接書明比例,勿以特定項財產作為特留分之分配,一旦繼承人對價值有歧見,那免不了也生鑑價的爭議。

5.遺囑執行人之指定,最好確認遺囑執行人有意願,也可在遺囑中載明其報酬給予方式,就可能避免遺囑執行人與繼承人意見不合,又需要法院酌定報酬,或甚至遺囑執行人不願意執行職務之僵局。

6.遺囑執行人有數人時,以過半數決之,因此最好是指定奇數人選,像張榮發先生的遺囑執行人指定了四位,那萬一爭議事項表決結果二比二,就僵持不下,都沒有過半數,如何執行遺囑?

 

從以上分析,可以知道,想要避免身後親人失和,遺囑的形式要件跟實體妥當性同等重要。被繼承人立遺囑的心願,念茲在茲的就是希望自己離開人世後,「大家都聽我的,都不要吵」。但是如果因為形式要件或實體妥當性,任何一項的缺乏,而可能造成子女、配偶、手足之紛爭,都絕非立遺囑人的初心,就像是維繫家庭的最後一點溫柔吧!

 

 

執行編輯:許資旻、王信惠

Photo:Fredrik Rubensson , CC Licensed.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