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孩子是真的不想跟另一半走嗎?

父母離異後,不論是誰取得監護權,都應該將孩子的權益列為最優先的考量。

近來一則社會新聞報導,南部一縣市某女某日上午到前夫住處接四名未成年子女會面時,子女都拒絕上車,甚至還躺在地上「抵抗」。某女溝通甚久無效,與同行的兩名未成年姪女合力將四人又拉又抱上車,造成兩名女兒手腳瘀青或破皮。前夫提告,檢察官依違反兒少福利法和刑法傷害、強制罪起訴。但法官認為某女並非故意犯罪,且難認定孩子受傷是她的過失,判她無罪。檢方指孩子不是父母的財產,就算行使探視權也不能使用暴力,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參考歐洲人權法院認為,應考量未成年子女遭離間的可能性。某女離婚後,女兒指母親不照顧她們等負面言詞,不排除受父親或他人離間。某女與子女「對峙」時,前夫與家人袖手旁觀,未鼓勵子女與某女外出,已使陳女探視子女權利受損,仍判無罪,全案可再上訴 。

 

在未成年子女與父母一方不同住很長一段期間,嗣後父母一方經由法院裁判才取得會面交往權的很多案例中,後來執行會面交往之權利時,子女的抵抗與拒絕會面是十分常見的狀況。

 

同住的父母此時往往睜隻眼閉隻眼,抱持著看好戲的心情,平常再嚴厲管教,此時也縱容孩子任性地在地上打滾,堅持著不跟對方走。

 

但孩子往往一旦被半哄半騙帶走,從一上車開始乃至於到他方家中,孩子又「剛剛發生什麼事啊?媽媽你剛剛為什麼哭?我好喜歡來妳這邊玩喔!」,簡直像是史瑞克電影裡鞋貓的一副沒事樣的無辜表情。 

 

然後,過了兩個禮拜,這種「我不要去!」哭哭啼啼十八相送的戲碼一定會再度重演。

 

而在新聞報導中這個案例裡,如果檢察官能夠在訊問時開導一下前夫,試著同理孩子在這種情況下,不過是在前夫面前展現對前夫的忠誠度而已,孩子都比我們想的精明,懂得最大化自己在離異夫妻之間生存的利益,這是與生俱來的求生本能,怎麼可能不渴望兩邊父母都對他好?所以孩子在雙方都在的場合拒絕,其實並不代表他真實的意願。

 

並且,再進一步開導:如果前夫能夠大度一點,換個方式想:就當讓孩子享受到兩個家庭的關愛(好吧!我承認是有點太烏托邦,心胸寬闊的離異夫妻世間少有),能勸導孩子跟著媽媽去,半推半就上車去吧!從兒童心理學的觀點,這樣正是幫助孩子把肩上的壓力卸下來,不用陷在父母雙方忠誠度的衝突之中痛苦萬分(最後導致身心崩潰的孩子們所在多有)。這種協力,雖然不是什麼法律明定的義務,但絕對是在未成年子女最佳利益之下,友善父母原則所能推導出來的協力義務。

 

而如果檢察官能在單純適用法律之外,能用這些話語和技巧勸導,讓兩造在偵查中就能和解,也許,這對怨偶就不需要在歷經離婚、會面交往、親權酌定這一系列令人喘不過氣來的訴訟之後,信任關係早已支離破碎,再衍生增加「強制罪」、「傷害罪」這些不必要的訟累,兩造未來的敵意與僵局,更是不利於未成年子女的身心發展。

 

遺憾的是,本件檢察官還順著前夫的意願提起上訴,除了浪費訴訟資源,我真想不到別的形容了。如此對於刑責之「大是大非」的追究到底究竟有何益處?這似乎不是司法公信該彰顯的角落,司法此時的介入又為這個家庭徒增多少無法解開的結?

 

執行編輯:黃琛為

(封面圖片作者攝於紐約布魯克林)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