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委屈的美好相遇

當情緒來襲,或情緒導致的身體不適,都是十分美好的禮物,我能藉此清理過往的傷痛,成為身心更健康的人⋯⋯

前陣子因為參加了工作坊,開始編寫家庭生活史稿。在編寫的過程中,隱約感覺到腸胃不太舒服。起初我並不以為意,但隨著越來越疼痛,不得不停下手邊工作,深呼吸過後,開始觀察——我的內在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應該是有情緒上來了。

這並不合理。一來,整理這種資料會有什麼情緒呢?二來,我如今對情緒是很敏銳的,但此時並未覺察到有任何情緒。

由於疼痛並未減緩,也理不出頭緒,我決定先離開書房,出門吃飯去。

 

點了一碗麵,在等待的幾分鐘內,我持續專注在腸胃的不舒服。慢慢地,有些端倪了——原來,那種疼痛是「絞痛」,絞痛裡埋藏著焦慮的情緒。但我不明白,我為什麼要焦慮呢?

 

麵端上來了,我先不吃,先處理內在的不舒服。我和絞痛感靜靜共處了一會兒,竟覺得似曾相識……

 

這份資料的寫法其實與履歷表很接近,在整理的當下,過往投履歷、找工作不順利的經驗又被帶出來了,腸胃絞痛裡不僅暗藏著焦慮,也隱含著挫折、沮喪、失望乃至於絕望等複雜的情緒。六、七年前,我經常在這種絞痛中度過,履歷一份份投出,有些被退件,有些石沈大海。努力了兩年,不堪這種身心折磨,我放棄了。

 

原來,是當年的情緒傷痛未曾處理,遂一直殘留至今。

等等,還有更早以前的。

 

十多年前,我離開任教的中學,猛然掉入失業的深淵,腸胃絞痛就是從那時開始的,之前不曾有過。當時以為純粹是腸胃的問題,看了很多醫生,吃了很多藥,收效甚微,我有時甚至會痛到抱著肚子在床上打滾。如今思之,仍不免惻然。

 

吃了麵,回到家,靜靜坐在書房裡,和焦慮、挫折、沮喪、失望、絕望等情緒共處,接納它們的存在。在共處時,我隱約感覺到,還有其他情緒深藏其中,未被找到。我仔細覺察內在,耐心核對各種情緒。幾分鐘過後,找到了——是委屈!

 

覺察到委屈的存在,讓我大感驚訝。原來失業期間,我有這種情緒,而我將它壓抑了。

 

離開任教的中學時,我曾發下宏願——這輩子再也不教書了。滿心以為可以成功轉行,卻在接下來的兩年間一再碰壁,投履歷、面試的過程充滿委屈。但我無法向別人甚至自己傾訴,因為轉行是我自己的決定,我得為自己負責。因此,我將那些委屈硬吞下去了。

 

多年後,拿到博士學位,滿心以為可以很快找到大學專任,沒想到是另一個失業惡夢的開始。好不容易有幾次面試機會,卻因為口才笨拙,或前一晚緊張到整夜失眠,遂與工作失之交臂。這些委屈也無從訴說,只能往肚裡吞。

 

找出積累多年的委屈後,猜想背後潛伏著龐大的能量,不妨趁此機會好好處理。處理情緒的方法很多,可就情緒處理情緒,亦就情緒背後的觀點、期待或渴望去處理。這次,我嘗試用我較少使用的方式——「觀點」去處理。

 

當年那些委屈的背後,隱藏哪些觀點呢?

「我又不是沒能力!」

「我又不是不努力!」

「這個社會真不公平!」

當這些觀點一一出現,我竟然開始落淚,進而哭泣,淚水停不下來。

 

在允許自己哭泣的同時,我才驚覺自己壓抑了這麼多委屈。原來,我以前不准自己委屈,也不承認自己委屈,但這些委屈並未因此消失,反而深藏在我的身體裡,成為絞痛的一部份。

 

雖然我早就不認同「社會不公平」這個觀點了,但為了清除當年的情緒傷痛,我得讓那些觀點如實呈現,經由覺察、承認、接納等流程,轉化觀點與情緒。

 

果真,淚水流完後,我的絞痛也消失了。

 

每當情緒來襲,或身體不適(如果不適是由情緒導致的話),都是十分美好的禮物,我能藉此清理過往的傷痛,成為身心更健康的人。

 

Photo:Helmuts Guigo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許資旻、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