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姝伶—我們都希望孩子堅強,但堅強不是爸媽用兇出來的

過度恐嚇往往達不到想改變孩子行為的目的,因為人太害怕時候,往往會產生防衛心理,否認事情的嚴重性,也沒辦法針對問題做理性思考。

在一次兒童組(5~8歲)的聚會裡,有位媽媽提問說,先生認為不能對孩子太好,若做錯事要狠狠的教訓,因為好好說的結果,孩子會如同溫室裡的花朵,以後在外面受不了別人的重話。換句話,兇一點,孩子才會變得堅強(tough)。是這樣嗎?


20多年前,我寫博士論文時,訪談了30對夫妻,其中一個問題是父母做了哪些事情,你不想用在自己孩子身上。其中有位爸爸回答,他最討厭母親對他大吼大叫。每次被罵,他都在心裡告訴自己:「我以後一定不要這樣對待我的孩子。」然後他告訴我:「可是有一天,4歲的女兒把玩具摔在地上,我對著她大吼,吼到一半,突然愣住,我的天啊!這不是我媽媽嗎?」


孩子需要的是講理的父母,而不是「兇」的爸爸或媽媽。我們都希望孩子堅強,但堅強不是兇出來的。可以在挫敗中站起來的,是心中有愛,有足夠自信和安全感的人。


12歲以前,會把人、事混為一談。也就是說,即使父母針對孩子的行為在發脾氣,孩子仍會覺得父母是全盤否定他這個人。


所以用來糾正孩子的方法很重要。好好的說,孩子比較能體會就事論事的態度;兇巴巴的罵人,只會讓孩子覺得你在嫌棄他、不愛他。


再加上孩子可能模仿我們的行為,認為只要別人做錯了,就可以罵,以至於也會以兇的方式對待同學或弟妹;或長期在責難之下,孩子產生畏縮的行為;或如上述的爸爸,對母親心懷怨懟等。種種副作用證明,「兇」顯然不足採用。


正確的教養方式,應該是用堅定的語氣,讓孩子感受父母對這件事的不贊同,如簡單告訴孩子:「這樣的行為不能被接受」,和對正確做法的堅持:「請立刻停止」。父母堅定口氣中蘊含的沉著,可以帶動孩子冷靜面對錯誤。

 


父母口是心非,阻礙同理心發展


近年來神經科學蓬勃發展,科學家發現了「鏡像神經元」,讓我們對大腦在非語言溝通的機制上,有更深入的認識。


理論指出,當我們很生氣的對孩子說話時,孩子是會感受到我們的憤怒,而且不自覺的模仿我們的面部表情。美國臉部情緒表達研究專家艾克曼(Paul Ekman)說:「當你做出某種臉部表情,自己身體的反應會隨之改變」,可知孩子當下也會處於生氣的狀態。


所以當爸媽很生氣的責怪孩子時,啟動的是孩子模仿生氣的機制,而孩子憤怒的「頂嘴」表情,又會再度觸動爸媽的鏡像神經元,而掉入一場惡性循環。


當然,要求父母在孩子犯錯或頂撞時,不起情緒反應,絕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在明瞭了鏡像神經元的運作機制之後,保持沉著的態度、平靜的表情,絕對是想和孩子有較佳溝通的爸媽們,可以努力的目標。


有些媽媽在孩子犯錯時,嘴裡說「沒關係,沒關係!」但臉上皺著的眉頭、往下垂的嘴唇、沮喪的神色,都足以讓孩子知道「媽媽很在意,媽媽很懊惱」。


父母的「口是心非」,往往阻礙了孩子原始同理心的發展:我察覺到媽媽的不高興是錯了嗎?那種表情原來是「沒關係」?所以在情緒的表達上,父母要誠實以對,以免給了孩子困惑的訊息。親子情境演練,提早面對社會負面情境
堅定的語氣,還是屬於溫和的,有些父母仍然擔心無法訓練孩子承受他人強烈批評。社會裡的確存在許多負面的情境,孩子是需要學習如何去應付那些場合或狀況,但比較好的做法是,和孩子玩角色扮演的遊戲。


簡單的說,就是模擬萬一犯錯時,別人可能會用的各種刻薄言語、憤怒表情或舉止,再和孩子討論因應之道。告訴孩子把謾罵當作反省的參考,但不必放在心上。有些父母的作法,是讓孩子了解現實中可能存在的不公平。如在孩子面前講職場上的不公平,或讓孩子看電視真人秀裡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或警匪影集中對人性的描繪等。


需要注意的是,在講述這些「黑暗面」的時候,不要只講事情,要把因應之道配套教給孩子。譬如,若是想用公司裡同事搶功的不公平事情,作為教育孩子的題材,就一定要同時和孩子討論可能的處置方法和正面的面對態度,甚至如何調適自己的心情。如此才算是一套完整的教育。


有些父母更強悍的作法是「嚇」孩子。在父母成長班裡談到孩子的性教育,有位媽媽的想法是,學校應該把很「可怕」的結果,如墮胎,呈現給孩子知道,讓他們害怕,就不敢偷嘗禁果了。


過度恐嚇往往達不到想改變孩子行為的目的,因為人太害怕時候,往往會產生防衛心理,否認事情的嚴重性,也沒辦法針對問題做理性思考。


讓孩子知道有些事情後果很嚴重,適度的讓他們因為害怕後果,而產生抑制行動的能力,這是可行的。但需要注意的是,溝通和傳達這些訊息時,要在愉悅的氣氛下進行,千萬不能在生氣罵人時,否則是達不到效果的。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