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理學派vs.心理學派〉家有過動兒,怎麼治療才好?

過動兒到底需要不需要用藥?對於過動兒的治療,台灣醫界有兩種不同說法。同樣是醫師,為什麼觀點會差異這麼大?家有過動兒的家長,不妨了解後,再選擇適合寶貝的治療方式。

過動兒到底需要不需要用藥?對於過動兒的治療,台灣醫界有兩種不同說法。同樣是醫師,為什麼觀點會差異這麼大?家有過動兒的家長,不妨了解後,再選擇適合寶貝的治療方式。

新北市政府在2014年發給小學二年級學生家長一份量表,檢測孩子是否具有過動症(ADHD)。許多家長在填表後非常緊張,社會開始檢討過動兒診斷是否過於輕率、過動兒是否必須用藥、甚至於過動兒是否存在等議題,對於過動兒的觀點,基本上有兩種不同意見。


第一種觀點偏向於治療身體(Body)的概念,因歷史久遠而蔚為主流,台灣絕大多數的精神科醫師皆屬於此。另外一種觀點則以治療心靈(Mind)為概念,其人數不多,有家庭醫師與精神科醫師,在台灣屬新興的後起之秀,代表人物是家庭醫師李佳燕。基本上,前者認為,過動症最重要的肇因是生理因素,藥物則是治療生理疾病不可避免的療法;而後者以為,孩子之所以會與眾不同,心理、環境或天生性格等因素,才是最主要的成因,面對這樣孩子,應該用理解的態度因材施教。


這兩派之間,雖然立基不同,但也並非絕對的意見相左,有些觀點甚至是一致的。這些觀點的異同,大致呈現在下面幾件事情上:

 


成因複雜,遺傳、飲食皆可能影響


過動症的肇因非常複雜。傳統觀點,如馬偕醫院兒童青少年精神科主治醫師臧汝芬所言,過動症是大腦皮質發育不全所造成的疾病,致病機轉仍未明朗,但已知與遺傳具高度相關。三總精神科醫師葉啟斌則強調,除了大腦因素外,在他超過20年的看診經驗裡,有一半的過動症孩子有過敏現象,另有三成孩子有運動協調問題,還有些孩子是早產兒,或母親在懷胎期間有抽菸、喝酒、用藥等行為,所以過動症可能是綜合因素所造成的結果。


其他像是睡眠不足、缺乏運動、飲食缺鐵,大量食入色素、咖啡因、含糖食品,或視力與聽力不良等,則被治療心理派的醫師認為是增加孩子的躁動或注意力不集中的原因。中醫則認為,凡具燥熱性質的油炸、燒烤、麻辣等食物,都可能使過動傾向更趨嚴重。


此外,兩方也都同意,孩子的過動症行為,也可能與家長的教養態度失當有關。


造成孩子過動的因素是多元的,但葉啟斌認為,就算飲食失衡會造成過動症,比例也應該很低。而李佳燕則認為,因遺傳造成的過動症,比例應該比實況更少,像是法國孩子的罹病率是0.5%,整個歐洲也約在1~3%之間,台灣的調查數據卻高達5~9%,她認為台灣的診斷過於寬鬆。

 


應經多次門診、長時間觀察,方能確診


過動症的原因之所以如此龐雜,是因過動症無法依據腦部檢查確認,只能依賴書面的「行為評量」(SNAP-IV量表)做為判斷。由於這些量表是由家長與老師填寫,而每個人又標準不一,而引發諸多爭議。


赤子心過動症協會理事長林玲華是過動兒家長,又擁有長達18年的會務經驗。她強調,診斷時一定要讓醫師親眼見到孩子,不能僅憑家長或老師的轉述即下斷語。協會曾有位孩子被兩位不同的醫師做出不同的判決,以林玲華的經驗判斷,那位孩子正恰巧瀕臨於分界點,所以當標準不同時,結論也會大相逕庭。


目前各大醫院的精神科門診的作法是,先以評量表進行初步篩選,孩子到門診後,門診醫師再協同其他的精神科醫師或心理醫師一起問診,同時以儀器測試孩子的注意力等,事後還會再發問卷給學校老師。診斷孩子是否過動,通常會經過多次門診、多道程序,並通過多位專家的評估才會定案。


治療心理派的醫師會怎麼做呢?李佳燕通常會在門診以外的時間再行約診,詢問孩子的作息、人際關係、飲食習慣,請家長把孩子的聯絡簿與作業拿給她看,除此之外,她還會陪孩子玩耍2~3小時,並故意派給孩子一些任務,然後觀察孩子的各種反應,再做研判。


李佳燕曾遇過一個孩子,是用衝的跑進診療室,然後不停在診療床上跳上跳下,還去翻醫師的醫療器材等。但他後來在書櫃上找到一本童書,便安靜的閱讀了一小時。李佳燕因此判斷這個孩子絕對不是過動兒。如果沒有充分的時間,醫師很容易就做出錯誤的判斷。但這種診療法,既耗時又辛苦,要求多數的精神科醫師,在既有的醫療體制裡要這樣診斷,幾乎不太可能。

 


不治療的孩子會變壞嗎?


如果孩子罹患過動症,又沒有治療,會發生什麼狀況呢?傳統醫學研究上認定,這些孩子很可能會因為功課與人際關係不佳,在現實社會受挫而尋思逃避,進而成為網路沉癮、藥物沉癮或是酗酒行為的高危險群。


治療心理派則不敢苟同。李佳燕認為,給孩子貼上過動症的標籤,才是使孩子受挫的原因。她接觸過一個實例,這名過動症孩子,只要上課時提出與老師不同的意見,老師就指責他沒吃藥;當他與其他同學發生衝突時,同學也指責沒他吃藥。過動症彷彿成了這個孩子的原罪。她說,一個孩子會不會發展成反社會人格,重點在於周圍的人用什麼眼光看待他,而不是這個孩子是否吃藥。

 


藥物治療不是唯一的辦法


臧汝芬強調,治療過動症的藥物是一種增加神經傳導物質的活化劑,而非鎮定劑,補充這種活化劑可以幫助孩子精神安定,並集中注意力。在她的臨床經驗裡,幾乎有八成的孩子用藥後有正向反應。甚至有人在吃藥後,從全班倒數第二名變成正數第二名。


葉啟斌則表示,過動症藥物的副作用,例如缺乏食慾、失眠等,都是暫時現象,只要體經過5~14天的適應期,用藥不適感就會消失。最怕的就是家長讓孩子服藥吃吃停停,適應期就會不斷的延長。


林玲華表示,該協會對家長是否用藥,是採取開放的態度,讓家長自己來決定。而她建議,可以等孩子慢慢學會自我控制,或度過升學壓力的階段以後,就可以依照個別狀況決定停藥,或選擇性的服藥。像她的孩子已經27歲,就只有在工作壓力特別大,或格外需要專注的時候,才會用藥。


李佳燕表示,過動症藥物非常有效,吃藥的孩子曾告訴她,「吃完藥後,會變得什麼都不想做,也懶得做,感覺累累的,就凡事照著大人的安排!」李佳燕形容疑似過動症的孩子,特別聰明、精力旺盛、喜歡挑戰權威,具叛逆性格。藥物確實會使孩子變乖、變安靜,變成大人所期待的模樣,然而長期吃藥的孩子,不敢放棄對藥物的依賴,往往會失去對自我的信心。


李佳燕最擔心的是,當大人用藥物處理後,便以為問題解決了,而遺忘了應該追查致使孩子搗蛋或不專心背後的真正原因。因為在她所知道的實例裡,就有被霸凌的孩子與受虐兒,因害怕而產生許多不恰當行為,但卻被當成過動症治療。


然而,看過各式各樣過動兒的林玲華也指出,在她的親身經驗裡,病況輕微的案例,透過運動與改善教養等方式,就能解決;但嚴重的案例,即使父母充滿愛心,孩子仍無法控制自己的衝動行為。
李佳燕表示,並非完全不用藥,但認為服藥是不得已時的最後辦法。

 


別這麼快處罰!利用「代幣制度」教養孩子


兩方都相信,讓孩子在友善的環境成長,才是最好的治療方式。


李佳燕舉例,法國教室裡都有呼拉圈或跳繩,孩子如果上課上悶了,就自行到室外去跳跳繩再回來繼續上課,老師絕對不會因為孩子有這樣的需要,就懷疑孩子有過動症。


林玲華說,對於過動症孩子,愛的教育就是唯一的教養之道。她提出「三明治原則」教養策略,當孩子犯錯時,要先想辦法挑出優點讚美,再提出改善建議,最後再以協商的態度爭取孩子的認同。她說,父母如果一開始就用打罵教育,破壞親子關係,將無法改變孩子的行為。


臧汝芬則呼籲,孩子犯的錯若是小毛病,例如吃飯流口水、速度慢等,請勿輕易懲處,而改以卡片記點的方式來制約與改變孩子的行為。對於攻擊、偷竊、忤逆長輩等較大的犯錯,則採取隔離、沒收心愛物品等方式處罰。只有事態嚴重的大錯,才用體罰。


另外,家長也要學習情緒管理。最好能尋求支援團體,並擁有自己休閒娛樂與朋友。只有自己先站穩了,才有力量幫助自己的小孩。


對於不同的聲音,家長可以多聽取意見,因為的確沒有標準答案。無論選擇了那一方,都要對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選擇雖然困難,但能有不同醫療哲學與作法,提供思考,還是值得慶幸!

 

 

過動症的類型
過動症分為三類:


1.「注意力不集中型」:這類孩子是選擇性的注意力不集中,尤其是愈複雜的認知學習,愈難以集中,這類患者約占整體患者的二成。


2.「混合型」:此類型結合了「注意力不集中」與「過動與衝動」。過動是指整個人不停動來動去,雙手不甘寂寞的東摸西摸。衝動是指不耐等待,而且有嚴重的急性子。混合型的孩子約占整體患者的半數。


3.「對立反抗型」:在第一種與第二種孩子裡,約有六至八成的患者同時具有「對立反抗症」。這些孩子屬於第三類,他們很容易鬧情緒,一點輕微的挫折就大發脾氣,並出現攻擊行為。


治療身體派的醫療觀點認為,有的孩子隨著年紀增長,腦部逐漸發育成熟而自然痊癒,但也有些孩子的腦部發育永遠也不會成熟,而必須與病症共處一生。另外,由於孩子在年滿6~7歲以前,腦部的發育僅完成75%,蹦蹦跳跳、多動活潑的表現皆屬常態,所以絕對不適合對學前的孩子驟下判斷。

同時,若以「SNAP-IV量表」檢測,其檢測標準是長達六個月在超過兩個地方以上都出現類似的行為,而且每個類別得分3或4的題數皆超過6項,同時伴有「課業學習」與「人際關係」困擾者,才疑似患者,而需要做進一步檢查。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