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學校2〉康橋雙語學校

校長許銘欽認為,從運動中能學習堅持到底的意志力、克服困難的體能、突破現狀的勇氣以及團隊精神,「運動家精神比學到什麼高超的技巧更重要!」

校長許銘欽認為,從運動中能學習堅持到底的意志力、克服困難的體能、突破現狀的勇氣以及團隊精神,「運動家精神比學到什麼高超的技巧更重要!」


新北市新店山區的私立康橋雙語學校,從2002年招生開始,就一直在「全台灣最難進學校」名單之內。除了「與國際接軌」的學習環境,讓許多父母甘願每年花超過40萬學雜費,也要擠破頭把孩子送進來的主要原因,是該校強調「康橋的孩子是全台灣最快樂的學生」。最重要的關鍵在:運動。

「讓孩子多運動」是康橋的重要任務。創辦康橋的康軒文教集團董事長李萬吉曾經多次在媒體撰文提醒「台灣孩子運動的機會太少」,並強調「我的學生要會玩」,主張從學校做起,幫孩子創造運動的機會。因此,康橋小學上午和下午各有20、30分鐘的「大下課」,讓學生有足夠時間在球場或遊戲場跑跑跳跳。
「一般學校只有10分鐘的下課時間,孩子們走出教室跑到球場,就要3分鐘,投兩顆籃球,上課鐘聲就響了,根本不夠。」康橋青山校區校長許銘欽說,運動可以穩定情緒,增加專注力;孩子運動的需求如果沒有被滿足,彈性疲乏,學習效果反而受影響。
下課時間之外,康橋每週固定2堂體育課、2堂游泳課,三年級開始,加入每月1次的探索課程,全都是「一級課程」,和國語、數學、英文一樣重要。
對康橋學生來說,游泳課期末檢測比學科考試更讓他們緊張,因為這關乎下學期的泳帽顏色能不能「晉階」。

 


九成畢業生擁有長泳2000公尺的能力


在康橋,不同顏色的泳帽代表不同級數:剛開始學游泳戴的是白色泳帽;自由式和仰式可以游15公尺就可晉階到黃帽;然後是藍帽、紅帽。想要戴上最高級的黑帽,得通過蛙式、仰式、自由式各50公尺和蝶式25公尺的檢定。之後還有黑帽一顆星、黑帽兩顆星等。


戴上不同顏色泳帽,是康橋孩子們最期待、驕傲的時刻。指了指黑帽上的金色星星,學務處主任張錫鏞說,每一顆星都是教練親手燙印在泳帽上,然後親手幫學生戴上的,意義就像「將軍肩上的星星」一樣,是長大的象徵。


有了目標,孩子便有自我挑戰的動力。90%以上的學生畢業前可以戴到紅帽,並擁有一小時內長泳平均2000公尺的能力,把教育部規定小學畢業得會游15公尺的評鑑標準遠甩在後。


除了長泳,康橋強調孩子們「長時間、長距離」的挑戰,小學部的「終極任務」是:背著6~8公斤的登山裝備,以三天兩夜的時間,登上海拔3886公尺的雪山主峰領畢業證書。

 


為了登上雪山,六年級生須接受9個月的訓練


為了登上雪山,一升上六年級,就開始為期8~9個月的訓練,從在學校爬樓梯、跑步練習心肺功能,進行短、中、長程的山訓。受訓過程換算成數字是這樣的:登過三萬階梯,相當於完成台北101大樓登高賽14.6次;跑了6萬公尺,如同完成一次全程42公里馬拉松和一次半程馬拉松。


「登頂雪山」是連大人都難以完成的夢想,每年200多個畢業班孩子卻做到了,許銘欽說,「他們的人生視野、高度是不是從此不同!」他回憶自己第一次登頂時,「我自己其實也很擔心、很緊張,後來登頂成功,發給孩子們畢業證書,我內心的高興和成就感,跟孩子們一模一樣!」

 


校風感染家長,重新找回運動樂趣


康橋的運動風氣也帶動家長,組成一支有40幾個成員的「鐵人集團」,一起訓練三鐵,並到處征戰馬拉松。「鐵人集團」成員之一的家長會長吳芳玲,原本是「每天逛街、喝下午茶,運動離我太遙遠」,孩子進了康橋小學,吳芳玲從「不得已要陪孩子運動」,到後來竟能參加15公里路跑;先生同樣從「從不運動」到參加「鐵人集團」,做爸媽的這才發現,原來運動這麼有趣。


許銘欽認為,孩子從小在運動中學習堅持到底的意志力、克服困難的體能、突破現狀的勇氣,還有現在小孩最缺乏的團隊精神,都將成為孩子們成長的養分,「運動家的精神比學到什麼高超的技巧更重要」。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