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感實驗室創辦人賴以威:和孩子相處,能把與父親的時光找回來

師大電機系副教授、數感實驗室創辦人賴以威,同時也是一名小說家。然而,身兼數職的他,更重要的身份其實是丈夫和爸爸。對他而言,每一天與孩子的相處日常,都是最珍貴的親情時光。

點開賴以威的介紹,是一連串很斜槓的頭銜,師大電機系副教授、數感實驗室創辦人,同時也是一名小說家,結合數學和愛情的小說《戒指流浪記》還被翻拍成影集。然而,對他來說更重要的身份,是丈夫和爸爸。經歷過父親病逝和喪子之痛,更深刻體會到能平凡度過一天,就是最珍貴的幸福。 


乖乖牌的童年,父親是最好的玩伴 

捷運站裡沒有太多人,我們慢慢走回6號出口。他身上像裝了彈簧似的,走起路來一跳一跳。我牽著他小小軟軟的手。跟君君一起上班很特別,彷彿出國旅行那樣,原本平凡的路線都變得不一樣,連在捷運站都可以變成一場迷宮探險。 

這篇名為〈一起去天王星上班〉的文章,是賴以威在FB紀錄與二兒子君君的日常點滴,父子間的親密情感展露無遺。他發揮小說家說故事的功力,把童言童語寫出了極短篇小說的魅力,其實背後還蘊含對父親的追憶。「我父親離開的比較突然,跟他相處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時光,跟小孩在一起,可以把這些時光找回來。」 

如今回憶和爸爸相處的時光,是一起下象棋、玩俄羅斯方塊和逛寧夏夜市的親密互動,父子倆就像好朋友一樣,一起散步聊天。賴以威心中的父親兼具威嚴和溫柔,就連小時候耍叛逆也從未挨揍。而他所謂的叛逆,只是小學三年級想去同學家玩被阻止,他趁爸爸午睡時偷溜出門,到了同學家才打電話報備。「回家後我爸說,小學都聽我的,到國中隨你便。」父子就此達成協議,「我爸一直都很講道理,我們吵完架後都會去散步,他會跟我說生氣的原因。」 

從小就是乖乖牌,性格又散漫隨性,賴以威對自己沒有太多自我要求,卻造成父親大發雷霆。他說有次小學段考,考到全班第八名,回到家真誠地分享第一名同學有多認真聰明,認為他是實至名歸,沒想到得到父親一頓痛罵。「當時我爸非常生氣,覺得你考不好就算了,還認為這樣的失敗很合理,這種放棄的心理他不能接受。」當天的下場就是被罵到進房間抱頭痛哭,「哭完我爸又來抱著我安慰,很戲劇化,卻又很溫柔。」 

 

推廣趣味數學的傳承,有為者亦若是! 

「舜何人也,禹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是父親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不看輕自己,只要努力就能成功。這對賴以威產生了正面的影響,開始更積極努力,認為只要認真就能達成目標,「因為我爸是一個自我要求很高的人,受到他的影響,讓我開始督促自己要努力,給自己高標準,發揮最大的潛力。」

賴以威的父親賴雲台是小學的自然科老師,退休後開始推廣數學科普,希望能讓學生克服對數學的恐懼。即使在癌症末期,還是到處演講、走訪教學機構,希望能把數學科普的教材留下來。「那段時間我從德國飛回來陪他,找人承接的過程不太順利,現在我反而謝謝這些老師沒有草率接下。」沒有人接下這個重大託付,賴以威在父親離開後試著去做,沒想到不僅做出興趣,且重新找到父子間的連結,「父親留下來的書有他的手稿,讀他寫的東西,感覺持續和他進行對話,就這樣把六個書櫃的書全部看完。」

於是賴以威做了一個重大決定,繼承父親的遺願,創立「數感實驗室」,繼續推廣趣味數學。 

 

每一天的日常,都是最珍貴的親情時光 

「63個金幣分給9個海盜,一個人可以拿幾個?」晚上睡覺前,賴以威和兒子靠在一起,討論海盜的財產歸屬,聊了三、四個晚上終於得到答案。這中間他故意問兒子:「金幣分好了嗎?海盜很急著要這些金幣。」先從十個金幣分給兩個海盜慢慢引導,卡關無解時就睡覺,隔日再議。賴以威說:「我不是要他超前,只培養興趣和數感,用說故事的方式講,讓他覺得好玩,就想繼續學下去。」 

二兒子君君今年四歲、女兒悅悅三歲,正處在「十萬個為什麼」的時期,面對孩子問不完的問題,他認真對待,想辦法當一個有問必答的爸爸。四年前大兒子樂樂罕病離世,讓賴以威更深刻體會到平凡的珍貴,「親情對我來說很重要,就算身兼數職,我還是會留出親子時間。每一天看似很平常,都一模一樣,但這樣的日子過三十年後,你要用所有家產去換回短暫相處的一天都沒辦法。」因此他帶著孩子上班、演講,如同小時候父親帶著他去學校一樣。 

 

學數學像在逛一個博物館,先培養好奇心 

現在數感實驗室透過舉辦活動和營隊,企圖翻轉大家對數學的刻板印象。賴以威以懷德海(A.N. Whitehead)的理論分析數學教育的難題。懷德海將教育分成三個階段,0-12歲浪漫期、13-18歲精確期、18-22歲概括期,主張浪漫期應該讓孩子不受限去探索感受,有天馬行空的想像,再來才是精密知識和運用。「現在教育直接跳過第一個階段,從第二階段開始,大家不知道學數學要幹嘛。」

要讓孩子喜歡數學,就必須跳脫出背公式寫習題的框架。透過趣味科普文在生活中建立數感,在營隊中教孩子製作密碼筒和伊斯蘭藝術燈,藉由DIY製燈了解幾何圖形和鑲嵌對稱概念,數學不再只有數字和公式,還結合歷史、文化和遊戲。賴以威說:「我們的營隊不是讓你參加三天後就會開根號或進步二十分。比較像一個博物館,進來逛一圈覺得很好玩,想多了解,這樣就夠了。你逛完美術館也不會有人要求你要畫莫內的畫。」讓孩子對數學產生不一樣的想法,進而有好奇心,想要主動學習,是他和父親跨越世代和時空,共同努力的目標。 

 

 

當一個陪孩子探索自我的爸爸  

對於下一代的教育,賴以威希望孩子能找到熱愛的領域,並相信自己的潛力。「就像我父親所說的,要對自己有信心,你的潛力是無限的,可以做到很多事情,這個觀念我想傳承給小孩。」從事數學推廣這段時間,觀察到許多孩子每天被安排滿滿的學習課表,卻少了自我探索的時間。

「像我兒子最近知道很多火山知識,就是因為去台博館時看到火山,開始好奇發問。我趁他有興趣時告訴他相關知識,就可能繼續累積培養。」 他認為陪伴孩子探索自我非常重要,「就算一直換興趣也沒關係,反正從現在算還有二十年可以隨便換。只是要在過程中建立基本能力、自主學習,養成必要的基礎知識和邏輯思考,重點是最後找出你想做的事。」

一路從隨性敏感的小男孩,逐漸成長為孩子的父親。回顧自己的照片,賴以威說當了父親後,從裡到外更像爸爸,不僅以孩子為重心,也不太在意自己的節日。他笑說:「我以前很有儀式感,非常重視生日,會為了生日做很多計畫。今年四十歲生日卻沒有特別想要幹嘛,父親節也是,平凡度過一天就好,當然兒子能親口對我說父親節快樂,我還是會很開心。」 

 

 

圖:賴以威 提供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