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谷翔平爸爸兼教練,在家則堅持以父親角色和自己聊棒球、寫交換日記,父親寫下這幾句話影響他一生

每次練球或比賽結束回到家,翔平就會寫下他對當天的感想與反思,例如「今天前三局投得不錯」、「今天連偏高的球也打了」、「揮打壞球結果打成飛球被接殺」,父親則會在閱讀之後寫下評語和建議。 在筆記本上,幾乎每一頁徹都會寫上這幾句話...

大谷翔平的父親徹在他小學與初中都擔任球隊的監督或教練。作家佐佐木亨就認為大谷徹與花卷東高校棒球隊監督佐佐木洋,是對翔平棒球人生影響最大的兩個人,若沒有這兩人的存在,也就沒有現在活躍於大聯盟的翔平。 

不過翔平從小就很清楚,自己絕對不會因為父親是監督而有任何優惠待遇,反而要比別人表現得更好,「如果我是球隊的監督,隊上有一個和我兒子實力相當的選手,那我一定得讓別人的兒子上場。」

「所以如果我想出賽,就必須以壓倒性的實力去說服球隊裡的每一個人,當時年紀還小的我已經清楚地看到這一點。這就是為什麼我一直堅持自己『一定要好好打球才行』的原因。」 

 

父子的交換日記 

如果說,身為監督的兒子有任何得天獨厚之處,那大概就是父子之間的交換日記了。這是一本小本的校園筆記本,封面手寫「野球ノート」(棒球筆記)字樣。「我們大概持續到他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所以應該寫了兩到三本吧!」徹說,現在他家裡也還保留了其中一本。 

每次練球或比賽結束回到家,翔平就會寫下他對當天的感想與反思,例如「今天前三局投得不錯」、「今天連偏高的球也打了」、「揮打壞球結果打成飛球被接殺」,父親則會在閱讀之後寫下評語和建議。 

在筆記本上,幾乎每一頁徹都會寫上這幾句話,而這也是他期許翔平在未來每個棒球階段都能謹記的基本原則: 


一、「放聲吶喊,有元氣地打球」 

與隊友之間保持密切的聯繫與溝通,建立互相信賴的關係。 

選手們並不是在烏雲罩頂的氣氛之下大聲喊叫,而是在守備時,用響亮的聲音確認比賽當下的好壞球數與出局數。選手們會相互提醒對方打者的打擊傾向,例如「小心對方觸擊上壘」,這樣做的目的是鼓勵隊友有元氣地進行比賽,用喊聲持續交流。 


二、「練習傳接球就要盡全力」 

從傳接球就開始感受球的旋轉,磨礪精準投球的技能。練習傳接球並不只是要為肩膀與手臂暖身,還要將球扔到你想扔的位置,或你瞄準的目標。為了訓練兒子用手指的縱向旋轉來投球,徹要求翔平從練習傳接球的階段就要全神貫注,傾盡全力。 


三、「全力奔跑」 

棒球的原點是從跑步開始,必須認知到盡全力跑步的重要性。 

 

棒球筆記本的初衷

徹說:「我要他記下比賽中做得好和做不好的地方,最重要的是在打不好的時候,讓自己思考下一步該怎麼做才能克服問題,並且採取行動。」 

「不管是三振還是失誤,你都要反思自己該怎麼做。透過書寫的方式,我希望他對自己該做什麼能有清晰的想法。換句話說,這是在練習中建立自己意識的做法,也是我開始交換日記的主要動機。」 

時至今日,人在大聯盟奮戰的翔平依然記得父親的教誨,「這三個原則雖然基本,但我到現在仍然牢記在腦中,因為這也是在不同階段人們持續告訴我的事,特別是『全力奔跑』,這種態度是很有意義的。」 

 

不把棒球事務與情緒帶回家裡:傾聽是一種藝術 

徹堅持不把棒球事務與情緒帶回家裡,練球回家之後他們會一起泡澡、回顧當天的狀況,接下來就恢復正常家庭生活,只聊聊生活或學校的瑣事。徹解釋他這麼做的原因: 

「回家之後我從不要求一對一的特訓,在球場上已經練得夠多夠深入了,回家就讓他自主訓練,我只會從旁觀察。畢竟他還處在發育期,回家之後如果訓練過度,反而容易受傷,這就是我堅持在家不做特訓的原因。」 

「事實上在翔平初中一二年級有一段時間,他的腳踝曾經因為生長痛而受傷。發育階段骨骼快速生長的過程中如果練習過度,確實可能導致身體出現異常。因為擔心這種風險,我決定回家後盡可能不給他『熱血指導』。」 

事後回想起來,父子共浴確實強化了親子溝通的管道,孩子能主動找父母談論他們的問題,將有助於自尊心的建立。

徹後來在受訪時就說:「我們一回到家就一起洗澡,在這裡,我會以父親的身分和翔平聊棒球。當時我只是單純想聽他說些什麼,但現在想想,這可是一段非常重要的時間。」 

 

摘自 張尤金《大谷翔平》/ 奇光出版

 

Photo by Maria Lindsey Content Creator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