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孩子的健康,別再給他們吃糖了

生命中固然有許多東西對我們有害──糖、酒精、電視實境節目──但關鍵往往在於覺醒和適度。糖這種東西固然令人心情愉悅,卻會要你在營養方面付出高昂的代價。

文/伊芙‧蕭帛

 

 

關於糖,我整理出以下重點:

 

一、    所有糖都含有果糖。

 

二、    果糖不能滿足飢餓,所以你會吃下多於身體需要的食物。

 

三、    除了肝,果糖或許無法被我們身體任何細胞運用。

 

四、    肝在處理果糖時會製造出壞東西:尿酸和脂肪酸。

 

五、    太多尿酸會導致:痛風、高血壓

 

六、    太多脂肪酸會導致: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心血管疾病、胰島素阻抗和第二型糖尿病、肥胖

 

七、    以上四種病症若同時有兩者以上,稱為代謝症候群(Metabolic Syndrome)這個名詞二、三十年前還沒人聽過,但現今每五個美國人就有一個罹患。

 

八、    另外,在體內循環流動的脂肪酸已證實會加速癌細胞生長。

九、    過去一百年來,果糖的攝取量已增加三四一%,且仍在攀升。

 

十、    那麼,某種我們身體不需要,一旦攝取又會在體內製造有害副產品、導致衰弱、疾病和早死的東西,我們會怎麼稱呼它?沒錯,醫師叫它毒。

 

 

糖有害健康,卻是我們最常給孩子的獎賞

 

如果我之前始終沒注意到,那我現在當然注意到了:一提到讓孩子開心的主意,人們便不由自主了。畢竟,有什麼方法比一點點不貴的糖果更容易使孩子開心呢?當然,問題是那太容易了,所以人人,每個人,每一個人都這麼做。羅賓漂亮的手工自製蛋糕不是真正的問題;問題在於所有可能比蛋糕早到,以及比蛋糕晚到的垃圾。

 

我與糖保持距離的有利位置給了我獨一無二的角度來觀察這個節日的季節,而我的所見所聞令我震驚。我發現給孩子甜食已經變得如此便宜又簡單,於是變本加厲。老師給孩子每人一個甜甜圈已經不夠,後面還要跟著一堆糖果。孩子在每一戶人家拿到一種糖果已經不夠;現在很多家庭都費心地包裝有好幾種糖果、每一種一顆的小糖果袋。那天晚上從糖果袋裡拿一、兩種(或十四種)糖果吃已經不夠;我們還要另外準備甜點。因為,不然你還能怎麼做?這可是萬聖節!或耶誕節!或情人節!或某人的生日!不然你就是會覺得憂鬱!要開心啦!你看,我很了解吧。

 

在我們碰面時,《甜的毒藥》的作者大衛‧葛拉斯彼告訴我,他一直很喜歡觀察美國小孩在萬聖節之後的情況,他們全都開始生病。當然,你也可以歸咎於氣溫變化、在密閉空間度過的時間變多等諸如此類的因素,但萬一不是這些造成的呢?如果我們知道那些唾手可得的快樂有礙孩子的免疫系統,我們會馬上減少發給孩子的量嗎?我們會以現今看待二次大戰時免費發菸給士兵的態度來看待這件事嗎?

 

 

實踐無糖生活一年後

 

我對食物本身和其來源、組成及烹調所需條件的鑑識力更勝以往。最重要的是,我們無糖的一年讓我體認我有多愛食物,食物有多重要,以及我們的文化給予它的關注是多麼少。食物是生命的本質──我們吃什麼,就是什麼──給自己好東西吃就是照顧自己(請選擇你喜歡的諺語)。這些都是千真萬確之事,只是我們從來沒有徹底了解。

 

這一年也讓我明白:一如其他有毒的物質,比如酒精和尼古丁,我們全體社會必須開始小心處理糖(果糖)的事情,因為那可能成癮、可能造成危害。我懷疑,我們做得到嗎?我們能否沉著冷靜地了解:「適度」的意思不是「我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我也明白,糖這種東西固然令人心情愉悅,卻會要你在營養方面付出高昂的代價。我憑什麼要把糖的配額浪費在自動販賣機的餅乾或早餐的麥片上?為什麼不留給真正特別的東西?美國人決定什麼都要有糖──好的、壞的、醜的──然後當健康的後果接踵而來,才目瞪口呆、追悔莫及。沒有人告訴過他們,糖可能真的非常有害。

 

 

沒有健康,一切都是枉然

 

針對我的家人,我有許多期望。我希望我的孩子學到你可以去做任一件你下定決心要做的事、遠大的構想值得去試,以及你最大的靠山就是──理想上──你的家人。希望她們了解健康的飲食是一種選擇;生命中固然有許多東西對我們有害──糖、酒精、電視實境節目──但關鍵往往在於覺醒和適度。

 

最後,我希望她們學到,大部分的事情都值得花費時間、心思和力氣,包括吃好的食物、養育快樂的孩子、發展實現抱負的事業。人生有許多捷徑,但或許每一條都會要你嘗到苦果。糖是我們拿來開闢許多捷徑的媒介之一:通往更好的滋味、更多的便利、更高的食品業利潤。但代價呢?俗話說得好:沒有健康,一切都是枉然。

 

 

摘自伊芙‧蕭帛《無糖生活的一年》/皇冠出版

 

Photo:Don Hankins,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