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傷」這種情緒教我的事......

在痛哭的過程中,我覺察到,我受傷了,是受傷這種情緒來襲了。原來我曾傷得那麼深,那麼重;原來多年前的那個傷痛一直都在,並未消失⋯⋯

週六午後,獨自坐在書房裡,陽光安靜地灑落在陽台的土肉桂上,葉片閃閃發亮,一切都如此安詳、美好。

 

零星而久遠的記憶驀地從潛意識浮上意識層面來,我的胸口瞬間緊繃疼痛,呼吸越來越困難。我知道,有情緒要上來了。雖不確定那是什麼情緒,我還是立刻躺到床上,蜷曲著身體,像個孩子般,讓自己用較舒服的姿勢,準備全然迎接未知的情緒。

 

不久,我開始痛苦地哭泣。原本只是默默流淚,慢慢轉為大哭。

 

這可能是我這輩子哭得最慘,也最久的一次吧,儘管緊閉門窗,仍不免擔心會驚動鄰居、引來警察。孟姜女哭倒長城,大概也是這種哭法。

 

在痛哭的過程中,我覺察到,我受傷了,是受傷這種情緒來襲了。原來我曾傷得那麼深,那麼重。原來多年前的那個傷痛一直都在,並未消失,意識只是將它推往潛意識,時間只是將它埋藏在身體的角落裡,隱而未發。這次,透過身體與生理反應,我允許積累多年的傷痛,以非常激烈、不舒服的方式,恣意奔流。

 

痛哭許久後,我又逐漸回到默默流淚的狀態,呼吸不再急促,取而代之的是全身發麻,我感覺到全身都在強烈震動。也許,那不是發麻,而是顫抖。

 

我從未處理過這種情緒,它的規模之大、後勁之強,完全超乎想像。原以為憤怒是最難處理的情緒,沒想到受傷也會讓人如此難受。追根究底,是當年不知如何處理情緒,才會讓傷痛殘留至今。

 

如今,我已曉得這是個必經的歷程——過去不曾處理的情緒,現在得去處理;過去沒有走過的歷程,現在得去完成。只有這樣,過往的情緒傷痛才不會繼續積累體內,影響我現在的身心健康與人際互動。

 

眼淚流乾了,身體也不再發麻、顫抖,我從床上起身坐著,深深吸了幾口氣,胸口悶悶的,窗外土肉桂的葉片仍閃閃發亮。我知道,歷程還沒走完呢,還會再來個幾次。

 

到了晚上,全身酸痛不已,下午釋放出的能量有多豐沛,不難想像。

 

這是一次非常深刻的體驗,我雖然常處理自己與別人的情緒,但這場驚心動魄的情緒風暴,事後回想,還是心有餘悸。能不再被情緒宰制,是多麼難能可貴的自由!但同時,我也懷著敬畏與謙卑,看待這個深不可測的領域。

 

如果這兩年我不曾學到如何處理情緒,多年前的傷痛一定會繼續阻塞我的生命能量,以各種形式困擾我的生活,一旦像這次般大規模傾洩而出,我勢必應付不來,無法接納,反而會深陷其中,難以自拔,只能再去拿安眠藥了(或許要新添幾種藥)。

 

有時不免感嘆,如果不是遲至年近四十才學會安頓內在,我的人生應該不會有這麼多痛苦,而會過得輕鬆些。

 

然而,這些痛苦又似乎是必要的。羅洛・梅說,在面談與甄選諮商師時,他「從不考慮『適應良好』的人,或者是從來沒有和自己的生命做過搏鬥的人」,他認為好的談話者需要「知道在『自我和靈魂』之間的掙扎是怎麼一回事」。

 

沒有那些痛苦,我恐怕不會在安頓內在這條路上走得這麼快,這麼深。過去積累的傷痛,竟弔詭地轉換成肥沃的土壤,讓我得以滋長心靈力量,既能療癒自己,也能陪伴他人。

 

我的內在應該還有不少未曾清理的情緒傷痛,我等著它們教我更多事。

 

蟹蟹指教攝影工作室-楊尚倫

 

Photo:sylvain.collet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許資旻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