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儀婷》手足衝突先別急著想「解決問題」,先傾聽孩子,再展開對話

我的信念是「沒有永遠的事件,只有永遠的孩子」,所以溝通的目的,不會是為了解決問題而存在,而是為了讓孩子明白,不管再怎麼難過,我永遠與他在一起,他不孤單。

允許孩子哭泣,就是陪伴

「面對孩子的衝突,不解決問題,父母該做什麼?」

這大概是所有父母在接觸薩提爾模式導入親子教養時,最大的困惑了。

工作坊結束,回家之後,正好遇到川川和一一吵架。

吵架的起因很小,為了一包零食。


 

零食是川川的,一一想吃,但姊姊不想給他,一一受傷了,最後川川分享了一個糖給一一,但川川一面給糖,一面對一一生氣,過程不停罵弟弟:「一直叫一直哭,東西是我的,為什麼一定要給你,再哭就不給你了。」

一一嘴巴吃了糖,內在卻受了傷,跑到我跟前,紅著眼眶,對我說:「媽媽,姊姊都罵我,所有人都罵我……」

面對一一的傷心,父母該如何面對?

一般父母可能面對家庭的紛亂,時間的緊繃,就可能會出現底下幾個選擇:

1. 指責 川川:你怎麼一直欺負弟弟

2. 討好 一一:不哭不哭,媽媽心疼,姊姊真壞

3. 超理智 一一:沒關係啦,那就是姊姊的阿,沒辦法。

4. 打岔 一一:好啦好啦,媽媽讓你去玩平板

以上便是薩提爾模式裡常見的四種應對姿態。

這是從母親的角度,因為事物繁忙,所以可能會有的回應。

如果從一個孩子的角度來看這個事件,孩子哭著跑來訴苦時,孩子要什麼呢?

孩子要指責?還是要被討好?還是想要敷衍?或者想要父母給出解決的方法?

一個極度難過的孩子,哭著跑來找父母,究竟要什麼?

我想邀請大家學習的,也就在這裡「孩子想要被關心、被愛、被理解」,整合這些想要精簡兩個字,那就是「陪伴」。

是的,孩子要的就是陪伴,能在難過的時候,有一個人能聽我說話,陪我坐一會兒,等我哭一會兒,讓我感覺我不是孤單的,這就是真正的陪伴。

因此面對一一哭泣的當下,我立刻坐下來,將一一拉近我。

我:你說大家都罵你,是指川川嗎?一一點頭。

我:是川川不給你吃零食又罵你嗎?

一一點頭:我對她很好,可是每次她都罵我。

我:她每次都罵你,你很難過吧?一一點頭。

我:你雖然很難過,但是每次姊姊一叫你,你又會立刻跑過去,你怎麼能這麼勇敢去面對姊姊?

一一:我跑過去,姊姊還是罵我。

我抱著一一:鼓起勇氣之後又被罵,你肯定很委屈吧。

一一將頭埋在我的身體裡,在這個地方,他哭的更難過。

我輕輕拍著他,緩緩的說著他剛剛的遭遇,將剛剛發生在他身上的遭遇,重新以我的語言複誦一遍。(聽核心)

我:你剛剛想吃姊姊的零食,被姊姊拒絕,你很難過,對吧?一一點頭。

我:你很難過,但是姊姊面對你的難過,卻是用罵你的方式來面對你,讓你更難過了,是吧?一一哭的更多了。

我:你這麼難過,所以哭了,媽媽很高興你這麼勇敢的選擇哭了,哭泣對媽媽來說,是很好的,只是需要很多勇敢。(欣賞)

一一落淚更多了。

我:雖然這麼難過,可是姊姊一叫你,你又立刻跑去,你真的好努力想要對姊姊好,只是姊姊又是罵你,讓你這麼委屈,媽媽都知道了。

一一不停的哭泣著。

我就這樣的一直抱著一一,讓他好好的與眼淚在一起。這就是「陪伴」。

孩子,你有一份難過,一份委屈,一份孤單,媽媽都知道了,也都聽見了,媽媽聽了很心疼,但是媽媽要告訴你,媽媽會陪著你,媽媽很愛你,媽媽也要告訴你,你很勇敢,你的努力,媽媽也都看見了,謝謝你願意把你的難過讓我知道。

面對孩子的衝突,面對孩子的悲傷與哭泣,父母如果能陪著孩子,帶領孩子看見自己,接納孩子是可以有情緒的,這就是愛。

 

至於和一一吵架的川川,需要對話嗎?

這個提問,讓我有了想像,是不是在提問者的這個問題背後,有一個不輕易發現的目的,那就是「想解決孩子吵架的紛爭」,所以才會有想要和川川聊聊的想法?

如果確實有這想法的話,我能回應的是:「對話,不是為了解決問題而存在。」

所以一一跑來找我哭訴時,我不是以「解決一一情緒」為導向的對話,我只是允許孩子的情緒,理解孩子的處境,成為支持孩子的力量,讓孩子成為他自己。

我的信念是「沒有永遠的事件,只有永遠的孩子」,所以溝通的目的,不會是為了解決問題而存在,而是為了讓孩子明白,不管再怎麼難過,我永遠與他在一起,他不孤單。

所以要不要去和川川做對話,我的選擇是:不會。因為川川並沒有來我訴苦。

但如果孩子「主動」來找我,我才會傾聽孩子,並且與孩子有一場對話。

誰來到我面前,誰就是最重要的人。我的眼裡,永遠只有眼前的──孩子。

 

全文獲《李儀婷的薩提爾教養》授權刊登

 

Photo:Shutterstock


學習薩提爾模式的大家回饋了許多美好,針對文章內容,也跟大家分享我覺得值得關注的困惑:

溫柔的接納一一,當下感覺很美好,但是以後如果沒有人可以溫柔對待他,長大以後的一一,不會很失落嗎?或自我放棄?

關於這個問題,請大家試著轉換一下身份,用孩子的眼光看待這個題目,然後問問自己,如果你是孩子,你想要什麼?

 

問題1:假設你是個孩子,在漫長的20年成長過程,你的父母只能有一次深刻愛你的機會,你想要還是不想要這份愛?

1. 拒絕愛:只能擁有一次「愛」,我寧願不要,這樣我以後得不到愛才不會失落

2. 渴望愛:即使只有一次,我仍然想要「真正有人愛我一次」,這樣以後就算沒有愛,至少我曾經深刻的被愛過,我能依著這份愛,滋養自己

 

問題2:你是個從來沒感覺到愛的孩子,你的父母對你非常嚴厲,你的生活過的非常緊繃,你沒有一天是放鬆的,因為父母說溫柔的養育會害了你,所以你一直活在堅強中。現在,你的生命已經走到盡頭,回首看看你的人生,從來不曾被父母溫柔接納自己有情緒的你,此刻的想法是?

1. 慶幸:很高興我擁有嚴苛的人生,沒有人接納我的情緒,沒有人溫柔的對待,真是太好了,我就是想這樣走到生命盡頭。

2. 後悔:真希望我這一輩子,能嚐嚐爸媽對我溫柔的時刻,接納我一次我想哭的任性,哪怕只有一次也不枉此生。

 

透過這兩個問題,也許能幫助大家去思考,哪一種會是你理想的應對。

答案永遠不需外求,答案永遠存藏於自己的心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