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孟昌》辭去大學講師.開始進廚房煮飯做菜後,我才真正了解妻子身為職業婦女的辛苦

當我把生活的重心回歸家庭,日日在廚房烹煮著晚餐飯桌上的吃食時,站在流理臺前,聽著排油煙機的「轟轟」聲,我終於能夠理解,在這個她站了十多年的位置上,內心所有的擔心、掛慮,和愛。

回歸家庭,我終於全然理解妳

離開大學的正式教職,展開「斜槓」中年的旅程,轉眼進入第三年。前兩年多把心神氣力放在調適與安頓自己,而在第三年的起點,眼看工作、生活已全然切換到自己想要的軌道上,深刻感覺到生命已在新路上平穩向前,對於「另一半」的虧欠感,才稍稍沖淡幾分。

猶記得當時對她說出將要「辭職」的提議時,她那「晴天霹靂」的表情,並點名家中老小,一個個質問我該如何安頓他們未來的凝重模樣,實在很難想像,當初那個最不支持我做這個決定的人,竟是陪我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同一人。

 

當我把生活的重心回歸家庭,日日在廚房烹煮著晚餐飯桌上的吃食時,站在流理臺前,聽著排油煙機的「轟轟」聲,我終於能夠理解,在這個她站了十多年的位置上,內心所有的擔心、掛慮,和愛。

她那時曾忿忿不平地說:「我沒像你那麼命好,可以自由地做自己。」但最後,她卻成全了我,把所有的擔心和掛慮,全都吞了回去。她擔心媽媽的晚年生活,需有對抗老病的資本;她掛慮孩子們的未來,不希望他們因為我的離職,而失去選擇的權利。

她愛這個屋簷下的每一個人,所以,最終成全了我,讓我可以在遲來的「叛逆期」,勇敢做自己。

 

沉默是最大的關心和祝福

回首前兩年,離開職場後,新的生活與工作狀態,都尚在摸索與調適的過程,「閒散」成了我大部分時間的背景,也間接開始挑動內在的不安和焦慮。她全都看在眼裡,但卻選擇不說,她知道沉默是對我最大的關心和祝福,只要一切如常,我終會慢慢找到自己的航道,穩健去飛。

此刻,當她拖著上了一天班的疲憊身子,載著女兒返家,看著我已將晚餐上桌,並將廚房打理乾淨,而面露「鬆了一口氣」的微笑時,我終於有種可以有所報償的安心。看著她在晚餐過後,因全然放鬆而癱坐在沙發上打盹的模樣,真的很難想像,過去的十多年,她是如何緊繃地過著宛如「作戰」的每一天。

飯後的散步時分,我們天南地北的聊著,我問她:「妳那時決定讓我辭職,真的都不會擔心、害怕嗎?」

她有點挖苦的說:「會啊!所以買了不少保險。」我們都笑了出來。

她繼續說道:「人生總是有捨有得,如果當初沒有支持你,我現在也不能這麼輕鬆。回家就有熱騰騰的飯吃,孩子的接送也幾乎都交給你處理,許多家事你平常也都幫忙做了,感覺很放心。我越來越享受我們目前的狀態,感覺好像已經在過退休生活了,何必等到真的退休,才要開始享受這一切呢!」

我回道:「我真的是開始進廚房煮飯、做菜之後,才了解妳身為職業婦女的辛苦。吃完飯後,還得盯孩子的功課,處理他們大大小小的問題。當媽媽真的很不簡單,何況我們家還有長輩同住,真的辛苦妳了,謝謝妳!」

聽到我表達感謝,她也回贈幾句讚美:「你也不容易,能夠走到今天,而且越來越平穩。更棒的是,還開發出做菜的潛力,說真的,有些還做得比我好吃。」

就這樣,我們的對話散落在每晚的月光小徑上。在進入人生新旅程第三年的起點,我們終於跨過種種擔憂、焦慮和恐懼,嘗到了「放手」帶來的幸福滋味。誰說資本雄厚的人,才有資格做自己,才有權利過想要的人生呢?只有願意為選擇負全責的人,最後才能甘之如飴的走在通往未來的路上。

回首這兩年走過的路,感謝她始終默默相伴。我堅信,那些顛簸、崎嶇的過程不只帶來考驗,也讓我們更理解了彼此。

親愛的,就走我們的路,唱我們的歌吧!且看生命之流會將我們帶往何方。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