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大學畢業只得到賺錢的能力,而沒能維持好婚姻與親子關係;奠定一輩子所需的多元能力,教孩子:別把大學念小了

在這個文憑貶值而能力重於學歷的時代裡,每一個人除了要善用學校的資源去培養自己在職場上的各種能力,更要善用學校的資源去思索什麼是愛情和人生的幸福,也努力培養攸關人生幸福的其他能力。

在這個文憑貶值而能力重於學歷的時代裡,每一個人除了要善用學校的資源去培養自己在職場上的各種能力,更要善用學校的資源去思索什麼是愛情和人生的幸福,也努力培養攸關人生幸福的其他能力。

 

別把大學念小了

人生的幸福是靠持續的努力和多種不同能力共同作用的結果,而非只靠收入或職場的成就就能有功。人需要一點外在的肯定來建立自信,需要在職場上的成功來養活自己和家人,也需要跟家人互動的能力來建立溫暖的家,還需要有一些自得其樂的能力來欣賞大自然、文學與藝術,以便在精神上獲得滿足。此外,還要有人生哲學來協助自己解除沒必要的痛苦和煩惱,並且看見自己的人生意義與價值。

 

有些人誤把升學過程和職場的勝利當作是人生的全部,從小就犧牲一切人格成長所需要的時間與心靈空間而埋首書堆,上了大學更急著要靠名校的頭銜和亮麗的成績單進入最熱門的公司,在三十歲以前賺下第一桶金,並且把這一堆叫做生涯規劃與自我實現。結果,除了賺錢的能力之外,其他一切的能力都失去了,甚至因為太驕傲而欠缺與人溝通的能力,結果還反而在職場上得罪一大堆人而終於抑鬱不得志,那就更加不值得了。

 

其實,職場與人生都需要多元的能力,而今天大學所能提供的課程內容也遠比以往更多元化:通識課程與跨所系的課程可以引導學生去探索兩性關係、社會與政治的運作原理、自我探索與情緒管理,以及藝術欣賞與人生哲學等,乃至於金融、投資與媒體分析。

 

念大學不可以被科系的藩籬所限,更不可以自我設限。不需要因為念的是機械就不去碰文學與會計,也不要以為自己成績不好就一定沒有前途。不要給自己設限,永遠不放棄尋找自己可以發揮的機會。此外,大學也提供我們許多種課堂以外的學習機會,透過社團以及跟不同科系學生的互動,乃至於暑假打工、實習的機會,去探索各種屬於自己的可能性。

 

而大學與碩士班期間更是探究人生意義的最佳時期。高中時心智不夠成熟,頂多當一個情感豐富的文藝青年,對人生的意義頂多只能有懵懂的啟蒙,而很難更加深入;離開學校之後,很多人都很快地要成家立業,接著扛起一家重任。因此,你在大學與碩士期間能對人生各種值得追求的領域、意義與價值有多少的體會,往往也就決定了你這一生的胸襟氣度與人生的格局。我畢業四十年了,見到大學時代的朋友,很少人能超出他們當時的格局。

 

探索人生的各種意義與價值,印象最深而效果最大的莫過於親自接觸各種大師的生命丰采。而大學最可貴的地方就是她有各種不同特質與人格風範的學者,引導年輕人去探索各種社會與人生的角度,讓年輕人可以在這環境裡尋索最讓自己嚮往,或是和自己的稟賦最相親和的發展方向,從而打開自己的人生視野,看見值得自己追求的方向。

 

這些可以讓人醍醐灌頂的大師不見得都在你自己的系上,不管他們是在哪一個系、哪一個學校,只要覺得傳聞可信,就該去親身一試。如果大學四年加碩士兩年都不曾跨越系所門牆去學習,那可真是把大學給念小了。

 

打開自己的人生格局和視野

我常跟年輕人說:大學的學習三分之一靠老師,三分之一靠同學,三分之一靠自己。老師對人的啟發毋庸再論,同學的相互啟發、淬礪卻往往被人忽略。

 

不管是科技或者人文的領域,本科系或者課外的學習,老師扮演的角色主要是向我們展示值得學習的內容、方向與最後的境界,但是上課時間有限,不足以替我們鉅細靡遺地鋪陳學習過程的所有細節。聽完課回家,或者自己閱讀書本時,總會有些細節模糊或連結不起來,甚至卡在那裡就再也過不去,這時候同學是最好的助力。

 

有時候會被問到某一本書我是什麼時候讀懂的,想起來好像都是畢業後才讀懂。再更仔細去想,第一次讀它好像是大學的時候,只是當時並沒有讀懂。可是大學時期最重要的不是讀懂很多書,大學的重要性在於它是一個關鍵性的發展過程,我是在大學期間找到自己與東、西人文世界對話的基礎。開始的時候我與中西文化可以接軌、對話的部分僅限於自己最敏感的極狹隘範圍;然後靠著跟朋友的對話,學到一些他們遠比我敏感的東西,使你有辦法在大學四年中一再擴大自己可以有感受的領域。所以大學四年這樣一個和朋友交往的過程,擴大了我的閱讀領域,累積了畢業後自己繼續在整個人文世界進一步發展的重要根基。

 

因為我所有的學習都是以自己的生命史與生活經驗為基礎,去跟中西文化史對話,以及靠著朋友對我的啟迪來擴大自己對生活與生命的感受範圍,所以我後來累積的人文素養都有屬於自己的生命根基,而不是浮沙建塔,硬靠書本死讀堆積起來的空中樓閣。後來我有機會和人文與社會科學領域的人交往,就發現我與這些朋友有一個非常大的差別:我談的東西都和自己生命的某一個地方有非常緊密的連結,他們談話卻常常像背書。可是我不一樣,我可以把所有的先哲都丟到旁邊,然後憑自己的生命累積談哲學、談文學、談社會。如果我不曾經歷大學四年那樣自己讀書,又有各種朋友相互激發、淬礪,就不可能發展出今天這樣踏實而又寬闊的人生視野,以及跨越各種學術領域的思考架構。

 

所以,我覺得在大學裡面有三個東西都是個人成長上不可或缺的:首先是自己閱讀各種書,並且逐漸培養出跨領域閱讀深奧書籍的自修能力;其次是在朋友的陪伴下走過青澀的自我摸索階段,去尋找知識跟你這個人的關聯,也靠著朋友幫忙把你不敏感的地方逐漸變成可以敏感的領域;最後則是看到一些老師的丰采,從中看見值得憧憬的人生,值得效法的風範,以及一些值得堅持與追求的理想。

 

我常看見年輕人浪擲時間、在大學裡任意揮霍時間,把這叫做「青春不留白」。假如大學四年加碩士兩年只換來歡樂的記憶,而沒有累積出可以幫自己打開人生格局的觀念與視野,或者人文素養、情感能力與人生的智慧,一旦青春消逝,將只留下逐漸褪色的記憶,這樣的大學生活實在很可惜。

 

很多人離開大學時只得到賺錢的能力,而沒有能力維繫自己的婚姻,也沒有能力處理自己的親子關係,甚至妻離子散之後,還是不知道人間存在有避免這些悲劇的智慧,更別說是知道去哪裡尋求這些智慧了。這樣念大學,真是浪費了大學寬廣而近乎無限的寶貴資源!

 

 

摘自  彭明輝 《生命是長期而持續的累積:彭明輝談困境與抉擇》/ 聯經出版

 

 

圖:photoAC
數位編輯:陳宣雯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