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情,很難外求,必須是發自內心真正的渴望

把書念好了、如願考上大學了、沒有人逼著考試了、自由了、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了。然後呢?.......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了、沒有熱情了,隱約知道哪裏不對了、卻無從理出頭緒。這樣的過程,我也有過。所以,開始探索自我、願意自省,是好事。去努力吧!

幾天前,收到一位年輕讀者給我的私訊,我跟她往返了幾次書信交流,徵得她的同意,以她的案例讓我和讀者們分享「熱情」這件事。以下是她給我的私訊原文....

「Carol妳好,雖然我還沒有孩子......但是我有個困擾,不知道要跟誰說,希望妳不嫌麻煩!

我小學的時候偶然翻到妳所寫的《這些書可以讓你的孩子變第一名》,看完的當下,十分羨慕蝴蝶、荳芽有像妳這樣的媽媽。
那時年紀小,書翻過了就過了;沒有特別記住作者是誰,只記得荳芽跟蝴蝶(當時)小小的身影;後來那本書也消失在家裡了XD。
直到今天,我已經是個大學生了,又是偶然,我在學校圖書館又看到妳的書,才找到這個社團。

國小、國中、高中,我都在私校度過,大學考上了公立大學。
很幸運的,我沒有因為12年的私校教育而「討厭」讀書,然而,我卻沒有我想像中(高中時設想的)有興趣讀書。

原本我以為好不容易上了很喜歡的科系,再也沒有我不喜歡卻逼著要讀的科目,我應該會很開心的研究我的主科。但我卻沒有動力。
我不知道這樣說妳會不會覺得是藉口,但是過了那麼久的緊繃生活,現在到了幾乎沒壓力的環境,一部分的我想讀書,但更多部分卻要我享受著閒散的生活(白話一點就是耍廢)。我就像拉傷的手一樣,想舉也舉不起來。

我發現我所受的教育是如何想辦法在考卷上寫出正確的答案,但我卻不知道怎麼抱著好奇的心來觀察、研究這個世界。
或許我缺少的是當頭棒喝,但是當我看到任何勵志的句子時,只感到空虛。
我甚至懷疑起,人生一定要「充實」的度過嗎?
當然我知道,如果虛度一生,我大概會覺得很遺憾。
但這種想法卻像是毒瘤一樣,越長越大。

我在《荳芽,不上安親班》讀到carol說自己的母親也傾向比較傳統的教育,我想問carol,是如何翻轉自己的想法的呢?(還是carol有寫過這方面的書,可以請妳跟我說嗎?)我想可能你會不相信.....但我今天在讀《荳芽,不上安親班》的時候,竟然讀到酸酸的。」

這是個目前正念台灣名校的年輕人的困惑,或許,這也就是我們的年輕人總是表現出「只要小確幸」的部分原因。其實,我年輕時、念大學時,也有過這樣的困惑---

 

把書念好了、如願考上大學了、沒有人逼著考試了、自由了、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了。然後呢?.......

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了、沒有熱情了,隱約知道哪裏不對了、卻無從理出頭緒。

私訊給我的這位,可能要吃點苦頭,如果她不放棄自我探索,接下來的幾年她得質疑、摧毀某些一直以來她以為理所當然的觀念想法,逼迫自己做出改變,一再一再的,掙扎。有時享受成就新自我的喜悅,有時無奈的放棄、承受挫折困惑。

這樣的過程,我也有過。所以,我告訴她,開始探索自我、願意自省,是好事。去努力吧!

還有另一種類型的年輕人----有點能力、沒有熱情;沒有專業能力、也沒有熱情。就是沒有熱情!對人、對生活、對工作,一概如此。這兩年在我的工作場域裏,見識了不少。這樣的年輕人,無論如何苦口婆心的勸說,好似永遠也不會明白「有熱情的人該是如何表現的」,等到被疾言厲色的訓誡,便瀟灑的遞上辭呈來了。

我會錄用沒有編輯經驗的新人,我總是說:「我們有三個月的試用期,我絕對可以在三個月內教會你所有編輯流程,但三個月後,你要表現的是你這二十幾年來所受的家庭教育、學校教育及自我學習的成果。三個月後,我看的是你的價值觀、你對文字的敏銳度、你的自我要求、你的工作態度、你對人及世界的看法,這些......我沒辦法教你的,正是決定你適不適合的關鍵。而,這些決定你之所以是你的關鍵,不是我用三個月、甚或三年教得來的。」

 

留意那些沒有獎賞也無損妳投入的事

我把我面試新人的這些話同樣拿來告訴我的女兒荳芽、蝴蝶。什麼時候告訴她們呢?應該從她們小學吧!會不會太早了點?上班工作或許還遙遠,和孩子討論「熱情」這件事,卻得趁早。

當年堅持不讓荳芽蝴蝶上安親班,正是為了讓她們有點時間去做「讀書考試以外、不是大人安排要求的事」。熱情,很難外求,必須是發自內心真正的渴望。如果不嘗試,也不容易發現自己的熱情所在。

荳芽問我:「媽媽,我怎麼找到我真正感興趣的事?或者是我將來要念的科系?要做的工作?」
我告訴她,「留意那些妳做了沒有獎賞也無損妳投入的事、多想想哪些事是妳做得比別的同學多也不會抱怨的。還有,就算別人笑妳傻,妳還是想做的事⋯⋯妳的生活裏,每天每件看起來微不足道的細瑣小事,其實都在回答妳的提問啊!

荳芽住宿學校,她說她想要自製乾燥花去佈置她的寢室。有男同學訕笑她多事,學校又不是自家,何必大費周章?
荳芽說:「我住在學校的時間比在家還多,我希望我住的房間有我想要的氛圍。」


我聽了,眼睛發亮,看見荳芽臉上小小的熱情火光。
假日,我陪她去花市採買各式花卉。幫幾位花藝老師拍了幾本書的爸爸,帶著荳芽整理花材、製作乾燥花。做這些是能幫她什麼?現在能多考幾分?以後能多賺幾個錢?

正是因為都不知道、不確定也不算計這些,熱情,才如此難得。
我不確定這熱情的火光未來能否燃成璀璨的美麗烈焰,光芒萬丈荳芽的人生。我只知道我不想錯過任何ㄧ個帶荳芽認識「熱情是什麼」的機會。

 

 

Photo: LadyDragonflyCC -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