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孩「歡必霸」,怎麼講才聽得懂?陳志恆心理師:似懂非懂的兩歲小孩,光和他講道理,是一點用也沒有的…

每次被問到學齡前孩子的問題,我總推說我不懂,請找羅寶鴻、李儀婷或澤爸,他們才是專家。直到我家女兒滿兩歲,進到令父母頭痛的Terrible two時,每天嘴裡說著「鼻要!鼻要!」,我才驚覺真是不容易。

有人說,兩歲開始是人生第一個叛逆期,下一個則是青春期。叛逆期這個名詞頗為負面,意思是會故意和大人與常規唱反調;但正面而言,就是一個人開始發展出自主意識,想要自己做決定,並努力探索與嘗試自己與外在的時期。

這是個自然發展的過程,若被過度抑制,長期來看並非好事。

問題是,兩、三歲的孩子就是調皮搗蛋,很有自己的堅持,動不動就發脾氣,情緒反覆無常,俗稱「歡必霸」。而父母總要引導孩子學習規範,該怎麼做呢?

 

有一天,我帶著女兒到朋友家作客,忘了幫女兒帶水杯。朋友拿出一個馬克杯,倒了半杯水在裡頭,拿給我女兒。女兒歡喜地接住,正要就口暢飲時,我的神經緊繃起來:「慘了!馬克杯,要是摔破了怎麼辦?」

女兒剛在學習如何拿杯子喝水,對於這檔事情正興致高昂,用手握杯子的力道還拿捏不穩,常常翻倒或濺灑一身濕;在自己家裡就算了,在朋友家,可不能造次。

我毫不猶豫,一把抓住女兒手中的杯子,大喊:「把杯子給我!」。

女兒見自己手上的新鮮玩意兒要被奪走,更是緊緊地握著杯子,臉部扭曲,眼淚就要奪眶而出,嘴裡不斷喊著:「鼻要、鼻要、把拔鼻要!」。

我倆形成了一股對抗的力量,僵持不下;我看女兒是用盡了全力,要是我一鬆手,也會是悲劇一場。

當下,我仍緊抓著杯子,和緩地對著女兒說:

「妳很想自己用杯子喝水,是嗎?」

「啊啊啊…..啊啊啊……」女兒仍用力嚷嚷著。

「妳很想自己喝水,但把拔不讓你自己喝,你很生氣,是嗎?」

「啊啊啊…..啊啊啊……」這次哭喊的力道小了點。

「不能自己用杯子喝水,很生氣、很難過吧!」

「…..嗯嗯嗯…..」這次哭喊的力道更小了點。

「把拔不讓妳自己拿杯子,是擔心妳拿不穩,會摔壞杯子,很危險的。」

接下來,我這麼告訴她。女兒的情緒似乎漸漸和緩,手也漸漸鬆開,我順勢將杯子取走,然後說:

「謝謝妳和把拔合作,把拔覺得你很棒喔!」

我趕緊給她一個大大的微笑,並轉移她的注意力到其他地方。

日後,我也在許多孩子挑戰規範或冒險行為出現時,用上前面的對話方式,十次中大概有六到七次,能成功地讓孩子平靜下來。

我做了什麼?只不過是表達我的理解,以及使用正向聚焦罷了!

讀者可以對照著《正向聚焦》的書閱讀,就會知道我正向聚焦在哪些地方。

當然,你一定會問,兩、三歲的孩子,聽得懂你在講什麼嗎?

我想,應該似懂非懂吧!就是因為聽不太懂,所以和他講道理,是一點用也沒有的;而大聲斥責,也只會得到更強烈的反抗。

然而,就算只有兩歲,雖然聽不懂你話語裡的內容,卻可以接收到你的傳遞出的訊息——透過和緩的語調、試圖理解的態度、以及純然欣賞的眼光所表達出來的。孩子感受到自己的需要被看見、心情被理解,卡在身體裡的感受感受獲得了流動與釋放,於是就能平穩下來。這時候再告訴他,你希望他怎麼做,他就比較能配合。

請別誤會,我不是要把「正向聚焦」當作一種控制孩子的手段,而是一種與孩子相處的態度與習慣。我期待的是,透過正向聚焦,孩子能深深感受到自己被理解、被看見與被肯定,而能逐漸長出自我價值,以及面對生命挑戰的力量。

當然,我也有理智斷線,大吼大叫的時候;不過,我仍常常提醒自己,深呼吸,安頓好自己,然後,用正向聚焦與孩子對話。

一次又一次,孩子在學習,大人也在學習。

 

Photo:unsplash

 

 


陳志恆心理諮商師最新著作

《你怎麼沒愛上你自己》從今天起,陪孩子一起練習「愛自己」!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