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儀婷》親子溝通,少一點「你都」,多一些「我想」

每個人都能是一座橋,連接相愛的人走向彼此。

前兩日帶著孩子去了一趟貓村。距離上一次走訪貓村,已經七年,當時三三剛剛邁入三歲,而川川也才一歲半,一一還沒出世呢。

我們在貓村最高一層的山頂上,找了一家可愛的貓餐廳,每個孩子各點了一盤熱食,各自享用。

第一盤餐點上來,也不知是誰的餐點,只見上頭有五個焗烤麵包,老闆輕聲在我們耳邊說了一句:「第五個焗烤麵包是我送給你們的。」

看到有五個焗烤麵包,每個人都想拿,包括我,先生亦是如此。

先生比我的動作更快些,一隻手已經拿起其中一個麵包。

這時三三焦急了,她說:「我們一人點一份,這份應該是我或妹妹的那份吧?」

先生的手顫了顫,不悅的說了聲:「你有這麼多個麵包,你怎麼這麼貪心,這些難道都你的?剛剛老闆說她有多做一個,我不能吃嗎?」

三三:「我也沒說你不能吃阿,我只是說了一句這份餐點可能是我或妹妹的那份,這樣而已阿。你要吃,你吃阿。」

先生:「不吃了、不吃了,沒見你這麼小氣的,這些餐點都是我出錢,都不能吃,都是你的。」

三三:「幹嘛生氣啦,我只是說了一句話,那好像是我們的餐點,這樣都不行喔,為什麼你都這麼愛生氣。」

我坐在父女兩的對面,看著父女兩的互動,心裡想著的卻是:

先生想吃卻不能吃,心裡肯定很委屈。女兒想確認這是不是自己點的那份餐點而已,連問一句都不行,心裡也肯定委屈。父女兩都沒有錯,各自都有委屈,只是站在兩端的兩個人,要怎麼溝通才能彼此理解彼此的委屈?

 

晚上回了家,每個人舒服的坐在客廳裡,直到一一想喝水了。

一一:我想喝水,可是我搆不到飲水機。

先生:我幫你吧。

先生走進廚房,拿了一一的水杯,稍微清洗了一會兒。

這時三三走進來,手上也拿著一只杯子:可以先借我洗一下嗎?

先生:你沒看到我在洗杯子嗎?你怎麼每次都只顧你自己,不用管其他人嗎?

三三:我有哇,所以我才會問你「可以先借我洗嗎」不是嗎?你幹嘛每次都這麼生氣?

先生:因為你都不懂得體貼別人。

三三:我要是不體貼,我就直接搶水龍頭洗杯子了,幹嘛還問你?這樣你也要生氣,你很愛生氣耶。

先生:要是別人搶你的位置,你難道不生氣嗎?

三三:我又沒搶,我有問你可不可以。

先生:我說不可以。

三三:對阿,你說不可以,我就沒有搶阿,就讓你先洗了阿,這樣也要生氣?

父女兩,情緒一下子又到了頂端,將原本悠閒鬆散的氣氛,都堆的滿滿的情緒。

我坐在客廳,一邊看著父女兩,一邊想著:

爸爸洗弟弟的杯子,姊姊看到了,沒有體諒爸爸,卻還要求爸爸讓她先洗杯子,這對於任何人而言,就是蠻橫不體貼的行徑,所以先生當然有委屈。

而姊姊呢,因為想趕快洗好了杯子後可以趕快喝水,所以當她看見爸爸還在洗東西,基於信任和禮貌,很自然的問了句「我能先洗嗎」,對她而言,這就是她的體貼,她都已經體貼到這個份上了,還被爸爸罵了,她當然覺得非常委屈。

面對同一天兩件事,父女兩的對話,彼此想溝通卻無法溝通,困境在哪兒?要怎麼調整,才能讓他們往前邁一步,走向彼此?

 

我在《薩提爾的親子情緒課》裡面提到,當一人或多人溝通時,可以運用「一鏡多橋」的概念介入紛爭。

因此第三方要介入家人間的溝通時,可以運用「橋」這個概念,幫助兩人彼此相連結,將兩人的話語,做一定度的轉化並傳達,如此一來便可以讓兩人真正的表達自己內在的意思,而不是受情緒影響後的語言。

就在爸爸洗完一一的杯子,路過我面前時順便抱怨了三三的行徑時,在廚房洗滌杯子的三三聽聞後,也立刻放下杯子,來到我面前,抗議爸爸的說詞,表達自己並沒有插隊,而是先問爸爸「可不可以」。

三三不解,為什麼自己已經有問了而且當爸爸說不行時,自己也沒插隊,為什麼這樣也要被罵?

我在父女兩中間,讓自己僅僅只是一座橋,運用橋的特性,連結雙方過橋,來到對岸面前。

因此我對三三說:我想,爸爸的意思是,他覺得自己有被忽略的感覺吧,所以希望有人能看見他為這個家努力的付出,看重他在這個家的位置,尊敬他是個爸爸,然後有人可以對他溫柔以及體貼他,在他想品嚐一口麵包或洗杯子時的順位上,給予他多一點的尊重。

我:不過,你也並沒有做錯什麼,因為我看到你很努力做到了自己該做到的事,例如盡自己的能力在每件事情上做出提問和核對,在吃麵包的事情上,你做到了核對「這麵包是我們自己點給自己的那份吧?」在杯子事件上你也先提問「我可以先洗杯子嗎?」你在這兩件事情上,都盡力做到了你的表達(核對),所以爸爸這樣生氣,你當然會有委屈,我能體會你的委屈。而爸爸也有爸爸的委屈,兩個人都沒錯,你們都有著自己的委屈。

說完這句,父女兩就相對平穩且安靜了。

因為我只是橋,立於中間,只是傳遞了彼此的委屈讓對方知道。

久久之後,三三才問了一句:我不想一直被罵,下一次如果還有類似的情況,我應該要怎麼說,爸爸才不會生氣?

問題是對著我問的,我則看看三三,轉頭又看向先生。

我將三三的困境,借用橋的特性,過濾掉不必要的情緒語言,引渡給先生。

我:三三想知道之後如果她有困惑想問,她應該怎麼問,你比較不會生氣?

先生愣了好一會兒,才說:不知道,總之有不被尊重的感覺就是了。

我:爸爸,不然這樣吧,如果你想吃麵包,下一次要不要直接詢問三三「我想吃一塊麵包,可以嗎?」畢竟在點餐的時候,我和你確實是告訴孩子我們不吃,讓他們想吃的人,自己點一份餐點的,當時我還提醒他們,一旦點了就要負責將餐點吃完,如果怕吃不完,可以兩個人點一份,預防剩餘太多。既然每個孩子都各自點了一份餐,當我們想吃他們餐點的時候,也許可以直接告訴她們「我想吃」,而不是告訴她們「我都不能吃嗎?」你覺得好嗎?

先生:嗯。

我:三三,下一次爸爸又想吃你的餐點時,爸爸若告訴你「他想吃麵包」,你會讓他吃嗎?

三三:當然會阿,因為我只是想確定餐點到底是不是我的,若爸爸想吃,我會讓他吃。

我:謝謝你體恤爸爸和媽媽。下一次我們就這麼辦吧,若看到爸爸先用了水龍頭,也要請你耐心的等一等,因為你雖然有提問,但很容易讓別人感覺你只重視你自己,不在乎別人的感受,這樣就很容易被人誤會。所以,下一次如果爸爸已經先用了水龍頭,那麼就先讓爸爸使用完,你再使用,你覺得對你而言會有困難嗎?

三三:不會有困難,好啦,我知道了。

父女兩的衝突,在橋的連結下,很快的消散了,家庭又恢復以往的生機,彼此又歡笑一堂,也偶爾各自埋首自己想做的事,既連結又獨立的沈浸其中。

兩人的溝通,之所以有衝突發生,是因為我們太習慣在言語裡加上情緒的字眼,如何讓溝通回歸一致,只要上位者能善用一個轉變,將「你都」的字詞,改以「我想」來替代,先生要的只是吃麵包,但因為情緒,所以扭曲了原始訊息,成了「你都很自私」。先生洗杯子的時,只是想要趕快洗完,但因為情緒湧上,扭曲了原始訊息,出口變成「你都只想到你自己」。

只要上位者能坦然的表達內在的原始訊息,直接表達「我想」吃麵包,「我想」要先洗杯子,親子的溝通就會相對和諧。

 

全文獲 《李儀婷的薩提爾教養》授權轉載

 

Photo:Shutterstock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