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的孩子說要創業時,你準備好了嗎?

對創業者的家庭而言,這就是我們「唯一的投資」,失敗就失敗,成功也就成功了。那麼,根據法則,極大機率是失敗的,我們有心理準備接受創業的失敗嗎?

「工作不是找出來的,是創出來的。」這是現在很in的一句話。但是,身為父母的你,準備好了嗎?

 

女兒讀電機時,熱中於創意及創業,與管理學院、文學院、理工學院各方英雄英雌砥礪切磋,在創創學程老師的鼓勵支持下,完成很多創舉活動。畢業後,她用了一筆小小獎學金,走了一趟北京大學交換學生之旅,還記得女兒說起在北大的洗澡經驗,讓我們驚訝於人的適應能力。那裡熱水澡的熱水是要用卡計算錢的,所以每個人都洗很快,邊洗邊看著數字跳動,又因為浴室少排隊人多,為了省時間,大家脫光了衣服排隊,一人出來後下一人立刻進去,一點也不浪費時間。好傢伙,看起來未來要吃苦是沒問題的。

之後在面臨出國留學研究所的抉擇時,左右為難,要接受普林斯頓大學全額獎學金的支持讀博士?還是去史丹福大學自費讀碩士?聽到普林斯頓,我眼睛亮起來了,遙想全美最美麗的大學校園、全額獎學金的榮譽、優秀的老師同學、設備完善的實驗室、以及只要想研究,甚至於其他學校都為你準備好了的研究環境、還有爸媽不用籌措學費的自在。當然,研究也很辛苦,然而,穩紮穩打沒有後顧之憂的生活,多麼讓人放心。我微笑了。

 

可是,女兒一點也沒有左右為難,她要去矽谷闖一闖創業家的天堂,很堅決。

 

我與她爸相看,在她清楚陳述自己之路後,換我們吞下那夢想與放心,開始把兩年學費與生活費給備好,這筆錢我們仍負擔得起,但接下來的弟妹就很吃緊了,故我們也要她承諾,身為大姊,要把錢賺回來作為日後弟弟與妹妹進階學習之用。

 

於是女兒走入史丹佛,親臨創業天堂,矽谷。

 

在碩一暑假時候,她進NVIDIA實習,亦足以令我們驕傲,NVIDIA實習缺額,也只留給史丹佛大學數個名額而已,實習生薪水加上津貼,比我在臺灣的薪水還高。NVIDIA是以設計圖形處理器為主的半導體公司,視覺運算技術以及繪圖處理器(GPU)領先全球。創辦人即是現任的總裁黃仁勳,1963年出生於臺北,9歲時候舉家赴美,之後便在美國發展。讓我欣賞的是黃仁勳一直用他的姓名直接拼音(Jen-Hsun Huang)行走天下,而且還是臺灣獨特的典型拼法,讀起來雖然拗口,但反而是一個特色。黃仁勳為史丹佛捐贈了一棟樓(Jen-Hsun Huang Engineering Center),他們簡稱the Huang Building。看到女兒進去實習,為她開心,這也是女兒走IC設計路線所夢想進去的公司。

 

第二年夏初,碩士學業結束了。NVIDIA由於女兒實習期間表現很好,提出工作邀請,除了三百多萬臺幣的年薪外,還加上期限內接受工作邀請的獎金,就怕她不來。霎時,兩年來史丹佛的學費生活費,都回來了,而對於弟弟妹妹日後進階學習的經濟壓力也一口氣減輕了。這又是女兒的專長,又是她曾夢想進入的公司,我們都為她高興,也為家庭高興。

 

可是,女兒說,她在實習第一天工作完畢時,就決定了,以後不要在這兒工作,她要創業。正因為完整走過實習,她更清楚自己的方向,不是從這裡出發。

 

我翻一翻黃仁勳的歷史,他也是工作過10年後才創業。我們想著,先進入公司或大企業,了解市場、建立人脈、精進能力與技術,有何不妥?何況公司力邀,哪裡為難?女兒使勁地搖頭,告訴我們,我們不懂想要創業的急切與熱情,如果這段時間過了,一切就過了。女兒說,她還不到沉潛低調時刻,到那時,她會加入公司,只是,不是現在。我們只好再吞下我們的美夢,讓她去追求轉眼可能會消逝的熱情,我們兩人都是公教身分,但還是加碼投資一些錢,否則,在昂貴矽谷,生活如何過?這樣,轉眼一年半又過了。女兒已經失敗了第一個創業,正在努力第二個創業。

 

說到創業,我想到臺灣近日有一位科學創客很有名,江宏仁,集科學技術與社群奉獻於一身。江宏仁利用物理的凹凸透鏡原理,採用壓克力素材,研發自製一套儀器,江宏仁給了一個名字「科學影像(Scimage)」。把手機架在這套設備上,普通的手機就成了顯微鏡。江宏仁把材料整套備好,免費致贈偏鄉學校和研究機構,個人亦可自由捐贈。在今年六月底新聞發布時,江宏仁已送出了五千台科學影像器(Scimage),使用者且形成科學社群,彼此相互聯絡,所攝得的照片或影片分享超過1萬幅。江宏仁如何生存呢?38歲的他並不是一位純然的創客,他不靠手機顯微鏡維生,他也不是來自財力雄厚的家庭,江宏仁讀了博士,曾是研究員,現在是臺灣大學應用力學研究所的助理教授,有固定薪水,無需靠創物交易買賣過日子。這是生存與生活的問題,有了固定工作,感覺上與創客的熱情投入之形象背道,但卻是需要真實面對的條件。黃仁勳不也工作了10年後才開始創業?

 

穩定的生活,是生存的基本哪,不是嗎?但顯然,女兒並不這麼想,我與女兒的爸對於生活穩定的要求,放在下一代身上,好像已經過時了,女兒對於基本生活的底線是,溫飽即可。她現在正是適婚年齡,參加了好幾次婚禮,每次總盤算著紅包的大小,她問其他同學他們包多少。同學說,我知道你們比較辛苦,不要管我們包多少,我們知道你的狀況。女兒說時,雖是樂觀,但也帶著點苦笑,我眼眶都紅了。為了這熱情,她與訂婚的男友住公寓,還要再分租出去好讓房租壓力少一些。他們現在雖募集了一些資金,但也要養幾位需要薪水的員工。女兒上班時間都去一個場域叫做Plug and Play Tech Center,把自己公司的海報掛出來,幾個人就開始工作了。現在的創業環境,比起過去,有很多資源了。然而,機會雖多,競爭也多。但我看看這個創業空間,周二下午,人這麼少,幾乎要全空了。女兒說對啊,很多創業團體都有自己的空間,其實真正來這兒工作的,確實少,不像他們,每天報到。雖然這樣冷清,但要進得去這樣的工作空間,也是有篩選過程的,他們還得到兩張免費午餐卡,一張卡一個月20餐,我聽了就笑了,這很像學校提供給經濟弱勢孩子免費午餐,free lunch,一樣。還有呢,女兒說,如果工作太晚,也可以去另一地方,有簡單的免費餐點。我與女兒的爸沒料到有這麼一天,女兒放下曾經擁有的成就光環,「享受」免費午餐與晚餐。看她生活這麼簡樸,卻也甘之如飴,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繼續給她精神支持。

 


 Plug and Play Cloud工作場域

 

有一天,女兒很高興地告訴我,產品賣出了,賣了3套,先收到2套的錢,她要盯著第3套錢進得來才算數。很微薄微薄比例的收入,我看到這小小公司小小的第一步,終於跨入市場,可以給投資人一點小小的交代。雖然女兒的爸說,我們投資出去的,就當是丟入水中了,也不期待有交代。是的,需要交代的不是我們,是公司背後的投資人。不過,投資人當然不是省油的燈,他們如何想呢?

 

女兒頂著副總裁的高位職稱,全家人常笑說,只比黃仁勳低一級。未來,還不知道在哪裡,故事說來,當然不是一個典範,如Google、Apple、NVIDIA,吃盡千辛萬苦,最後成功了。女兒的公司是一個很現實的案例,是成功範例背後無數個失敗結果中一個很大可能仍是失敗的案例。投資人的勝算比是這樣算出來的,失敗案例很多,但只要一個成功,獲利就可以回來。所以,失敗的創業比成功的經營多多多了,這是事實。

 

然而,對創業者的家庭而言,這就是我們「唯一的投資」,失敗就失敗,成功也就成功了。那麼,根據法則,極大機率是失敗的,我們有心理準備接受創業的失敗嗎?女兒經過一度失敗後,這第二個公司,可能再度失敗,也可能做下去,最後以收山結束,如同很多曾經存在過的中小企業或店面開設一樣。走這一趟,靠的是一股熱情與傻勁,而且相信,即使失敗,所有花下去的心血都是收穫。女兒畢業後,迫不及待想創業的心,讓她感覺這時代的滾輪不等人,她不想浪費生命在一丁點她不想做的事情上。雖然熱情無法持久,但熱情足以燃燒,燃燒後是否有薪柴加添得以續燃?就要看市場對他們的需要了;否則熄滅後成炭成灰,就得收拾起炭與灰,笑笑說,還可以再度利用。

 

生命各有樣態,當兒女說要創業,對於不曾創業過、已是父母的我們,雖有滿腹生命經驗,也只能攤開來坦誠相照。生命長成甚麼?生活活出甚麼?我們唯一的把握,就是挺她,支持她,是她失敗與疲累時,永遠可以回來停泊的港口。創業者的爸爸與媽媽,你準備好了嗎?目送孩子揚帆勇闖自己的人生路。

 

 

本文作者:吳毓瑩

三個孩子的媽—2015年此刻,創業者的、待業者的、以及高三拚大學的媽。一輩子生活順遂,現在是大學教授,生活安穩,看起來命好過她的孩子們,可是她的孩子總挑戰媽媽,你的夢想在哪裡。無言,只求小確幸的媽。

 

 

Photo:Apps for Europe,CC Licensed.

執行編輯:黃琛為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