荳芽媽媽Carol:不要讓升國中的孩子,只學到「認命」!

大部分的人到了國中,最先習到的能力是「認命」,屈服於目前的教育體制,一旦認了命,往後的中學生涯於是成了漫長的痛苦煎熬或者是漫不經心的混日子。我們不應以課業和升學為理由,壓抑孩子奔放開闊的心志。

孩子漸長之後,慢慢的因為生活閱歷和年紀增加而有了自己對事物的想法。在青少年時期,孩子逐漸建立起自我價值觀,也需要藉由同儕的互動來省視自己,於是,和父母的關係往往出現微妙的變化。孩子有自己的喜好、看法,不再以父母的意志為選擇的唯一考量,父母不免失落,若再加上親子之間都不擅表達情感,溝通理念,所謂的「青少年叛逆期」也就無可避免了。

 

這幾年的青少年孩子更辛苦,十二年國教令人不放心,僅僅是為了念不念私校,念哪個學校,恐怕都可能成為青少年和父母之間的一場戰役。我和我家的青少女荳芽在今年她升國中之前也曾面臨選校意見不合的困境,我也曾經很困擾,也想不麻煩自己的將荳芽的反應簡化成「青少年無理的叛逆」來處理。但我後來做了不一樣的選擇,回到我教養孩子的初衷──尊重。

 

這個選校事件滋養我成為一個更接近自己心目中適任媽媽的角色,荳芽也成功的邁入另一個更自信、更開闊的成長階段。

 

我很想和大家分享我和荳芽的這段經歷……

 

我也和很多家長一樣,對於政策與執行細節變幻莫測的十二年國教感到憂心。於是,讓孩子念私校,將來直升高中,似乎是條可規避風險的道路。我也打聽了一所可能適合荳芽的私校,建議她考慮就讀。但任憑我怎麼分析得失利弊,荳芽都堅持她要念公立國中,不願念私校。她的理由很簡單──她不想每天早晚浪費三、四個小時在通勤上下學的路上,她只想和她的好朋友一起搭一小段車程上下學。

 

我跟荳芽生了幾天氣,氣她只看眼前、不重視未來。但是,學校是她要念的,不是我要念的。我氣歸氣,還是沒勉強她。之後便一心一意準備讓她就讀學區內的公立國中,雖然我聽說那所國中是升學率頗高的明星學校,但我一點也不在意,打定主意既然要念公立國中,便是學區內的這所國中,不必再費心打聽了。

 

直到五月,小學安排孩子們到將來要就讀的國中參訪,荳芽參觀後,回來對我說:「媽媽,我不想念S中(她當天參觀的學校)。我想念L中(家附近另一所國中)。」

 

當時,我剛結束了一整天的課程,累得癱在沙發上,一聽荳芽這樣說,心想又有麻煩了,整個火冒上來。「為什麼?我們不是說好了要念公立國中,就是念學區內的這個學校嗎?妳只看一眼學校,憑什麼斷定妳不想念?L中不是我們的學區,妳也沒去看過,妳又怎麼決定要念這個學校?」

 

我的口氣一定聽得出來很煩躁,但荳芽還是很努力的跟我講她的想法。她說有同學問S中為何有髮禁時,他們得到的答覆是髮禁讓孩子看起來清爽、像個好孩子,披頭散髮的孩子容易因外表的散亂而被曲解其他表現。荳芽表示她無法認同這樣的解釋。

 

荳芽有一頭長髮,我很難不聯想她是為了保留住她的長髮而排斥S中(雖然這想法很小人,唉!但是,媽媽有時候就是會這麼小人!)。「只因為這個理由?妳會不會太小題大作了?」我還是沒被她說服。

 

荳芽回我:「現在中學本來就沒有髮禁了,學校為什麼做違法的事?學校不是應該教我們言行一致嗎?

我有點動搖了,她說得沒錯。「另外那個L中,妳連看都沒看過,妳用什麼理由決定要讀那個學校?」

「同學拍了L中的校園照片回來給我們看了。我看到L中的廁所很乾淨,他們很重視細節;他們還有生態池,在樹上幫小鳥蓋樹屋,他們一定很有人文氣息,我喜歡。」

我啞口無言了。但還是想省點麻煩、最好不要變動。「現在已經五月了,學籍卡都交出去了,把戶口遷進L中學區,應該來不及了。再說,我找誰讓我們寄妳的戶籍呀!」

 

荳芽說她都問過了,現在遷戶口還可以,她也找好同學讓她寄放戶籍了。

 

喔!原來自己都打點好了,看來心意堅定。

 

我只好打起精神,開始撥電話找荳芽的老師打聽家裡附近的三所國中的狀況。情況是這樣的──我們學區該念的這所S中和附近的另一所T中,是大部分父母中意的選項,因為這兩所學校功課逼得緊一些,升學率高,是明星國中。荳芽中意的L中,最近幾年因為校長打造的人文環境和人性化的教學,很得某些家長的認同。但是,明星光環不及另兩所競爭激烈的國中。很了解我對孩子教育想法的荳芽班導,認為我會傾向她選擇的這所學校。

 

一個週末,我們全家一起參觀了L中的校園。校門警衛在我表明來意後,很禮貌的指引我們參觀路線。連警衛都這麼氣質呢!我在心裡暗暗加了分。之後,我們在操場上遇見了幾個打籃球的男學生。我隨機抽樣調查,問了幾個孩子對L中的看法。這些孩子溫文有禮,告訴我他們喜歡這所學校,因為老師對他們的管教很人性化,校方對學生很友善。同時,也跟我說了他們所知道的另外兩所國中的狀況。

 

就這樣,我們同意了荳芽的選擇。因為荳芽小學班導師的成全與幫忙,我很順利的將戶籍做了轉換。現在,荳芽在L中已經念了幾個月,她果真很喜歡L中。雖然功課壓力還是免不了的,但她適應得很好,每天開開心心的上學。照她的話形容是:「國中課業變多了,但是也很好玩,因為有更多樣化的學習機會了。」

 

荳芽的小學同學讀L中的人不多,直到現在,不太熟我的家長聽到荳芽念了L中,還是很訝異,總是宛轉而含蓄的暗示我怎麼讓孩子念了一個不具競爭力的學校呀!我一旦見識了青少女荳芽所展現的自我覺察能力與判斷力,你說,身為媽媽的我,還會在意旁人質疑的眼光嗎?

 

青少年期的孩子,相對於小學階段的懵懂,這個時候的他們有了初步成熟的理解、判斷能力,已經足以用來學習、探索許多更深刻的議題和學問。上國中,意味著我們可以藉由各類新知的學習來啟發也深化孩子們內在的許多潛能,而不是以課業、以升學的理由壓抑他們奔放開闊的心志

 

在傳統的教育體制下,我們大部分的人到了國中,最先習到的能力是認命、妥協和委屈求全。大人的態度讓很多孩子覺得「反正上國中就是這樣嘛!大家都一樣,誰也沒有辦法改變什麼!」認命,似乎是讓自己好過一點的方式。一旦認了命,往後的中學生涯於是成了漫長的痛苦煎熬或者是漫不經心的混日子,熬過一天算一天、混過一天是一天。這麼年輕的生命早早習得了無能為力的無奈,這無奈日漸深深的植入心底、融入血液裡,終於內化成為性格的一部分。我們之中,有多少人是這樣的其中一份子呢?

 

我是。我曾經是這樣看待自己的人生的,從青少年時期逼迫著自己念書開始,一路到高中、大學。之後,花了更多更多倍於青少年時期的時光,自我懷疑、摧毀、再重建,重新努力的找回自我。如果可以,我不願看到我的女兒或者任何一個和我不一定相干的孩子再走一趟這樣辛苦的冤枉路。

 

十幾歲的孩子原來對人生充滿夢想,想像著自己可能成為這樣或那樣的人,嘗試著、努力著,也可能失敗或夢想幻滅,然後,再重新造一個夢想。上國中,便是這個人生夢想的起步。

 

即使身為荳芽的媽媽,我都不很確定她將來會長成一個什麼模樣、何種樣態的人。我除了想像和期待,應該要對她盡的責任是──讓她成為她希望的自己。

 

我從讓她自己選校開始,體會了這有些艱難但理應如此的媽媽之路。 

 

P.S  如果讀到我這篇文章的您知道我文中所指的S中、T中和L中是哪幾所學校,請理解我並無意貶低任何一所學校,也不是說荳芽念的L中是最好的,我們只是選擇一個可能不那麼熱門但適合的學校而已。荳芽有些同學就讀S中或T中的,也同樣過得很開心。重要的是孩子和家長看待讀國中這件事的心態吧!我衷心期盼大家可以認真的思考孩子所表現出的意願,隨著孩子的眼光重新看看讀國中這件事,即使我們現在覺得他們是那麼的不懂事。

 

Photo:Funk Dooby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黃琛為、陳若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